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网络-被政治化的了虚拟空间

我们生活在一个信息技术革命的时代。越来越发达的通讯与计算技术在2010年又写下可以载入史册的篇章,那就是这一场信息革命越来越显示出军事化的一面。德国之声为您回顾一年来现实世界中的“虚拟”大事。

default

Stuxnet-工业设施的超级杀手

网络空间军事化的代表词汇就是Stuxnet,中文被称为"超级工厂病毒"。今年夏天发现的一款名为Stuxnet的电脑病毒突然席卷全球工业界,据信该病毒到被发现时已经给伊朗核电站的控制系统带来了破坏,特别是其中的铀浓缩设施。至今不清楚是谁编写了这一病毒。让专家们吃惊的是,Stuxnet是首个专门针对关键工业基础设施编写的破坏性病毒,而且能侵入与外界绝缘孤立的网络。

Stuxnet Virus

Stuxnet让全球工业界胆战心惊

受到"超级工厂病毒"攻击的工业控制系统遍布世界各地,例如核电站、化工厂和炼油厂等等,它们的安全措施现在必须要重新考虑。位于波恩的德国联邦信息技术安全局存储中心的专家里特尔(Stefan Ritter)说:

"我们现在掌握有证据。它不再是少数几个专家私下里谈论的虚构的威胁,而是切实的存在,而且威胁巨大,手段高超。"

北约开始重视网络战争

北约也对网络战争的威胁作出了反应。今年11月中旬举行的里斯本北约峰会出台了一项新战略,其中将恐怖主义、大规模杀伤武器和网络攻击定义为当今三种最大的威胁。前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Madeleine Albright)负责领导了起草这一北约新战略的委员会。她指出:

"我们已经认识到,虚拟网络空间是我们必须要认真对待的重要议题之一。"

今年5月,美国军方成立网络战争司令部(Cyber Command),总指挥由美国国家安全局局长亚历山大(Keith Alexander)将军兼任。今年六月,亚历山大在介绍网络战争司令部的任务时说:

"我们网络战争司令部负责监督国防部的信息网络的保护与日常操作,负责所有网络战争行动的系统性调整、融合和同步。在美国总统、国防部长和战略指挥司令部的授权下,我们也执行广泛的网络军事行动,以保障美国及其盟友的行动自由。"

美国“网络战争司令部”奈何不得维基解密

今年11月初,也就是网络战争司令部正式进入待命状态三天后,"华盛顿邮报"一篇报道具体描述了这些行动意味着什么,那就是亚历山大将军明确希望,为了保卫美国的利益,他们可以对世界上所有的电脑网络发动攻击。

U.S. Army Lt. Gen. Keith Alexander

美国“网络战争司令部”总指挥亚历山大将军

假如网络战争司令部真的有了这样一把尚方宝剑,恐怕它最想做的,就是立即将维基解密网站(Wilileaks)连锅端。这家网站今年7月底公布了大约8万份有关阿富汗战争的美国官方秘密文件。文件中士兵、情报机构和使领馆人员描述出一幅阿富汗的阴暗画面,引发出一场关于战争意义和迅速撤军的大讨论。美国军方对这一泄密大为光火,美国国防部长盖茨(Robert Gates)指责维基解密网站创始人阿桑奇(Julian Assange):

"发表这些文件会在战场上对我们的士兵和伙伴造成潜在的巨大的威胁与后果。这会损害我们的声誉和我们在这一地区建立的伙伴关系。"

阿桑奇则反唇相讥说:"国防部长盖茨谈论的是假设的流血。但是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土地上却真正浸渍着鲜血。国防部长盖茨的任务就是监督执行对成千上万的儿童与成人的屠杀。"

今年10月22日,维基解密再接再厉,又发表了近40万份有关伊拉克战争的秘密文件。在美国,此前还从来没有过如此数量的秘密军事文件曝光。美国司法部正在审查,阿桑奇是否违反了间谍法。显然,美国国防部没能做到对自己的文件与数据严加看管。

预防性存储个人通讯数据被判违宪

德国公众今年也从另外的角度对数据保护问题高度关注。自2008年1月以来,德国的电信企业必须将客户的信息存储6个月,例如谁在什么时间和谁通了多长时间的电话,或向谁发了短信以及什么时候在哪里上网了等等。今年3月2日,德国联邦宪法法院判决,这种所谓的预防性存储信息是违反宪法的。当时的联邦宪法法院院长帕皮尔(Hans-Juergen Papier)在解释判决理由时表示:

"没有缘由地存储通讯信息会给人造成一种莫名的被观察与威胁的感觉,这会在很多领域负面影响人们自由行使其基本权利。"

因为,即使不知道电话通话或电子邮件的具体内容,也能根据这些通讯数据勾勒或自动分析出一幅相当准确的某个人的数字画像。本来,预防性存储信息是为了打击犯罪和恐怖主义。因此,联邦刑事局局长齐尔克(Jörg Ziercke)呼吁在宪法法院禁令宣布后,应该出台相关的新法律:

"对我们来说,很重要的是我们在一定条件下能够获得这些数据。因此我们迫切需要一个新法律,来填补打击恐怖主义和有组织犯罪中的法律空白。"

“谷歌街景”在德国受质疑

德国民众对数据保护十分重视,对无论是国家还是私人企业的热衷收集个人数据的行为持根本的怀疑态度。这在谷歌街景服务(Google Street View)在德国推行中反映得十分清楚。

Google Street VIew Oberstaufen FLash-Galerie

在谷歌街景中被打上马赛克的一条德国街道

从今年11月中旬起,任何人都可以在互联网上虚拟游览德国20个城市的街景。这项服务投入运营前,在德国曾引起有关个人私密空间保护的激烈争论。在谷歌宣布欲启动街景服务后,德国联邦数据保护和信息自由专员沙尔(Peter Schaar)指出:

"当然又引起我们怀疑的,是这家企业几乎是突然袭击般地宣布,人们可以很快就能使用一种网络工具,而数据保护部门迄今还不知道它是如何运作的。而且如何具体使用的程序和方法,我们也是刚刚知道,要想对此作出什么修改显然也太晚了。"

如今,大约有25万德国人在谷歌启动"街景"服务前已经提出了将自家房屋外观打上"马赛克"的申请。

尽管如此,对某些人来说,这一服务也因此带来了一个机会,对物理空间和虚拟空间的侵入也造就了一位现实世界的英雄,例如鲍博.梅夫斯(Bob Mewse)。这位今年56岁的英国男子不久前成了名人,因为他碰巧在谷歌"街景"里看到自己的照片时,被自己的大肚子"雷倒",于是决心减肥,经过健康饮食和体育锻炼等训练,最后竟减去体重的三分之一,足足减掉了46公斤!

作者:Matthias von Hein 编译:潇阳

责编:叶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