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网络草根力量将是颠覆性的

中国官方开展的打击网络色情活动已经持续了4个月,其间已经有数千网站被关闭。与此同时又传出中国工信部加强域名管理的消息。包括今后将不再办理个人域名申请,以及没有在中国备案的国际域名将无法进行访问等内容。中国博客作者,"中文网志年会"组织者之一毛向辉(Isaac Mao)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官方对互联网的控制手段基本已经全部用完,最终只剩下"断网"唯一"一条绳子",但这无疑意味着"同归于尽",是一种没有任何建设意义的做法。

default

中国的网络受到管制

德国之声:4 个月来中国官方开展了清理整治互联网色情内容的活动,在这期间已经有数千网站被关闭,而且最近中国工信部也加强了域名管理。有中国网民将这一系列行动称作对互联网管制打出的" 组合拳" 。您认为,这套" 组合拳" 背后有什么样的背景?

毛向辉(Isaac Mao):互联网发展到今年是特别关键的一年。从我最早的分析,2009年到2010年,网民的数量已经达到了一个很大的基础,普通网民之上还有一层"精英网民"。他们所采用的一些工具和互联网的一些运作手段,另外就是网民之间形成的互动关系,形成律师、技术人员站在一起的局面,维权人士、网络艺术家也走到一起。在这种情况之下,我觉得互联网开始变成更大的平台开展社会运动。这种社会运动可能在很大程度上对政府来感觉到一种威胁。政府不会坐视不管。

另外,在中国官方行动都是出师有一种"名",做事情的目的又是另外一种。所以从2009年中期到现在的这些活动,包括官方各种各样的举措,媒体上的大规模的宣传攻势,都是用扫黄的名义,或者是打击非法的活动,但实际上最后的目的都是为了消除对互联网上一些政治性的"威胁"。这些政治性的"威胁"无须用好坏评论,很显然可能和官方的方向不一致。所以更多的网站实际上被殃及。除了扫黄之中确实有黄色网站被扫掉,但是手段非常粗糙,连带把网络域名,主机托管以及网民自己的小网站全部铲除掉。

这带来很多负面影响。很多网络上的创新服务一瞬间被拔除,根本没有任何理由。另一方面,更大的问题在于,网民对这种运动或者打击的反抗。2009年"翻墙"这个词非常流行,对官方来说这也是一个负面结果。

Symbolbild China Pressefreiheit Zensur

德国之声:您自己的网页也是一个个人域名。您的这个网页的服务器是在中国托管还是在境外?

毛向辉(Isaac Mao):2005年的时候还是在使用中国托管的服务器,但是由于讨论防火墙的问题,整个博客被清除掉。那时候我是第一批受害者。后来就把它转移到海外去。所以现在被封的网站实际上是一个海外网站。我的网页内容和其他很多用户来比,越来越显得不敏感。我的内容多是研究性和技术性的问题。但是这个扫黄行动完全殃及了一些无关的网站,这种辐射面非常广,对所有人产生影响,抵触情绪也会越来越多。我会觉得从心底里和其他网络用户一样喊一声"草泥马"。另外,我现在把更大的精力花在Twitter上,因为我觉得Twitter是更重要的媒体。

德国之声:为什么您认为微博客更为重要?

毛向辉(Isaac Mao):Twitter的力量在于连接性。过去7年,我写了很多篇博客,也帮助很多人建立"分享"观念。但是我也发现,在很大程度上不是有很多人去写非常长的内容,这在全球来讲都是一样的。更重要的是普通人怎样把自己的日常的念头消息分享出来,并且不需要花太大代价,但是这种力量变成普及面的话就会非常大。三年前我在分析微博客的力量时,一些朋友就在中国帮助不同的人建立微博客。而今天是一些已经熟悉微博客的人再帮助其他人。这种力量可能在未来3年会产生爆发过去7年间博客积蓄的力量。

China Internetcafé in Peking Zensur im Internet

德国之声:无论是在技术上还是在内容层面,互联网是否能够被控制住呢?

毛向辉(Isaac Mao):我认为,官方的"组合拳"在小的战役上好像都获得胜利,但是中国网络用户开始用更创造性的方法和更大范围的连接跟控制体系做斗争。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互联网本身有很大的价值在于把中间层面很多人联系起来,我觉得官方很害怕这个力量。它比经济学上的中产阶级力量可能爆发更快,因为积蓄钱财的过程比较慢,而积蓄媒体的力量是非常快的。

德国之声:那就是说中国官方担忧的事情是可能发生的?

毛向辉(Isaac Mao):这是肯定的,只是时间点的问题。我觉得,大家都在玩一个时间的游戏。比如说,每个人都知道自己会变老会死亡,但是怎样去延长这个周期,每个人都想搏一下。在这个过程中,新生的力量肯定会慢慢占据优势。我只是从社会学政治学去分析。微博客所产生的价值不是让每个人在上面发牢骚,而是一种编织起来的网络力量,会瞬间推翻到主流媒体的言论。所以面对花100亿的主流媒体,100万每个人一分钱的用户可能会产生过去想象不到的颠覆力量。我觉得这个是官方今天没办法预测到的,如果他们的思维逻辑追上了,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做。

Symbolbild China Internet Internetcafe lan party zensur

德国之声:您的这种预测会不会过于乐观呢?

毛向辉(Isaac Mao):我做过一个12年分析。从2002年到2008年是已经发生过的6年,之后还有6年的预测。2008年中国互联网内容的容量是2002年6倍。只有1倍多是来自官方和主流媒体,5倍左右是来自草根媒体。也就是说在快速增长的内容上草根媒体远远快于主流媒体,这是所谓的Web2.0。我预测之后的6年还会有120倍的增长,这120倍的增长完全可以淹没主流媒体的影响。主流媒体将失去以前的影响力。这种力量是颠覆性的。我从数据的分析做出这样的判断。

德国之声:既然互联网的力量是排山倒海般的,那么中国官方的控制最终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

毛向辉(Isaac Mao):我觉得很微妙。如果官方慢慢意识到,这种力量没办法真正控制,可能会有一些主动的变化。当然有人说,从本质上讲他们不会这样做。但是我觉得还是有可能。实际上,大家已经看到这种力量的转变,官方最后的手段就是拔网线,切断互联网。但是我觉得这个是致命的,每个人都拴在这条绳子上,拔网线的结果就是"同归于尽",这没有任何建设性意义。我觉得比较好的结果是,官方做到一定程度之后同民间形成非对话性的平衡。民间有自己的传播渠道,官方的措施也照旧,但是大家都置若罔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方法已经用光了,从域名到网络空间,到访问国外网站的翻墙工具,这些该控制的已经控制到极点。我猜想所有的绳子都用完了,最后一根绳子就是断网。断网是关键点,如果不能断,事情的希望还是很大的。

采访记者:洪沙

责编:叶宣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