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民抗议官方扫黄喊“东莞挺住!”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0.02.2014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网民抗议官方扫黄喊“东莞挺住!”

央视报道东莞色情业,遭到网民前所未有的集体“吐槽”。色情业在中国存在争议,但运动式的“扫黄”被斥为虚伪,网民尤其反感对弱势群体尊严的践踏。

(德国之声中文网)“央视无情,人间有爱,众志成城,东莞加油!”“东莞不哭,东莞挺住!”“今夜,我们都是东莞人!”2月9日,这些话语在新浪微博反复转发。它们来自社会出现灾害时中国主流媒体的煽情鼓动,被网民用来表达对官方扫黄打非的反感。

中央电视台从2月9日开始多次对东莞色情业进行揭露性报道。报道称,央视记者日前在东莞的多个乡镇进行了暗访,发现东莞多个高档酒店都有“选秀”活动,实为卖淫嫖娼。当天,东莞出动6525名警力进行突袭查处行动。据广东省公安厅消息,2月9日对东莞涉黄娱乐场所清查中,共检查各类娱乐场所1948间,有问题场所39间,带回162人审查。

Prostituierte Symbolbild

色情业在中国不合法却又遍地开花,这被认为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扫黄打非”是中国的长期政策,虽然一直存在争议,主流舆论却始终站在道德高地进行报道。这一次央视报道遭到前所未有的反弹。网络上随处可见对央视的反讽挖苦和对东莞的支持声援,网民希望东莞“迅速进行灾后重建工作,尽快恢复正常工作和生活秩序”。网民“巴依老爷子”说,“相信通过此次宣传,可以更加提高品牌知名度,促进行业间的交流学习,并促进业内努力建立标准化质量管理体系,进一步提高服务质量”。

色情业在中国不合法却又遍地开花,这被认为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东莞则被揶揄为“业界良心”,指其在色情业的管理上已达到较高水平,甚至发展出一套流程性极强的“莞式标准”。在它的背后,是一整条庞大而复杂的情色产业链,从短信制播、化妆品市场到酒店业、按摩服务业等等,成为东莞地方经济的一大支柱产业。东莞官方予以否认。

镜头对准“弱势人群”

北京律师杜兆勇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色情业在中国存在是一个客观现实,跟地方经济发展模式单一、女性就业渠道狭窄、收入贫富分化及人口性别比例失衡等都有关系。他认为大多性工作者为生活所逼才从事此业,属于社会弱势群体。央视记者没有深入挖掘更严肃问题,追究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现象,却将镜头对准弱势群体(没有进行马赛克遮蔽等技术处理),践踏底层人群的尊严,因此遭到网民的普遍反感。

China Internet Sina Weibo auf Handy

央视报道东莞色情业引起了网民的广泛关注

政治学者张鸣撰文说,中共建政之后迅速禁娼,几乎得到全社会的拥护。半个世纪之后,色情业的发达却远胜民国。“多年以来,一边扫黄,一边兴娼,就成了某些地方政府的惯习。好些警察,脱下裤子嫖娼,穿上裤子扫黄,都成了小姐的熟客”。他认为,“现在的某些地方警方和央视,在人们心目中的信誉都大有问题”。

《南方都市报》评论官方微博发文:“东莞挺住!舆论对央视暗访东莞色情业的揶揄和反弹,不仅是对报道本身的不满,更是对权力僭越要管住公民下半身的恐惧的本能反应。媒体不是不能报道色情业,这个原始行业是否仍存在暴力血泪、娼妓们的生存状态,及其屡禁不止背后的权力庇护,更需要媒体关注。”该评论发出一个小时之后即被删除。

媒体人秦子嘉认为,“央视记者挟央视之威、挟媒体所谓的监督权利,去暗访这类行业,本身就已经犯了‘只见芝麻、不见西瓜’的错误。中国比这类事情重要得多的新闻,从来不见央视记者正经去报道。”这也是网民的主要意见,评论“记者还是去干点正事吧”获得了大量的支持和转发。

记者职业道德不如性工作者

不仅如此,杜兆勇律师分析说,网民比较央视记者与东莞性工作者后认为,后者要强很多。央视作为官方喉舌,充斥着谎言、虚伪和说教。刘晓原律师在推特表示,“说央视记者暗访东莞是同行相争,这是对性工作者的侮辱,因为性工作者只出卖肉体,没有出卖灵魂!”同样的评论也指向中国其他公权力部门。

杜兆勇认为,色情业不能禁绝而又置于非法处境,给了警方允许其存在并乐于罚款的空间。同时,它也容易遭到黑社会等势力的控制,在卫生与健康方面都不能得到保障。因此,运动化打击色情业不可持续,除罪化是一个合理的选择。但是这涉及到法律和意识形态改良,一时不可期待。

女权主义社会学者周韵有不同的看法,她在微博表示,“多少妓女入行是被强迫拐卖诱骗,后受心理肉体控制虐待,你当妓女就是另一种职业?以为不禁娼任人嫖是保护弱者,津津乐道东莞如何,不过是给肉欲窥私欲批个心灵鸡汤的外衣。这不叫维护弱势女性,这叫消费弱势女性。”她认为应该学习瑞典模式,惩罚嫖客而非妓女。

作者:张平

责编:叶宣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