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缺水:尼罗河沿岸国家冲突在所难免

近6700公里的尼罗河是世界上最长的河流。然而,长期来通过各种国际条约而保持着河水主要用户资格的埃及,现在却严重缺水。沿河绿地8000万居民人均可用水量只达联合国最低水需求标准的三分之一。

default

盐碱地

“沙漠绿洲”

Ägypten Kairo Boot auf dem Nil Hochhäuser

尼罗河上看开罗

干瘦的驴、牛和羊趴在枣树的叶子下;沙原上到处是黑色的灌溉软管;风在破败的泥房和水泥房之间一片千疮百孔的沥青场上扬着火热的沙:这就是埃及尼罗河三角洲的新努巴利亚,距离地中海仅80公里。80年代时,埃及政府为在他们的家乡失去了出路的20万农民,把这片25万公顷大的沙漠地带改造成了农田。通过运河,人们把尼罗河水引到了这里。穿着灰白色长袍的农民在这里种植、豆类作物和柑橙。

然而,远比他的年龄苍老的阿布德尔·查特尔对记者说:"我有两公顷土地。从1987年12月开始我就在这里了,已经23年了。当时我读到农业部的一个广告,说是在这块沙漠里可以按优惠条件得到土地。我到这里来种瓜和花生。可是两年后这块地就没法用了。从此我开始打短工。一天有活干,下一天就没有了。"

一个失去希望的人。象他这样的人在这里比比皆是。新努巴利亚15%的沙漠里造出的田地已经不能用了。因为地下水水位太高,而那水是咸水。造成这个现象的原因很明显:流入地中海的尼罗河水越来越少,导致越来越多的咸水侵入局部低于海平面的埃及陆地。灌溉成了埃及越来越大的困难所在。

缺水+水污染

为埃及政府就灌溉问题提供咨询的德国技术合作公司GTZ专家维伯尔(Paul Weber)埃及政府在让不断增加的人口吃饱饭方面面临越来越大的困难,埃及农业的生产率本来属于世界上最高之列,但现在明显不行了。节约用水也不那么容易做到。一方面要经常用淡水冲洗盐碱,另一方面必须要在尼罗河三角洲种植水稻,以抑制海水的渗透。这些都是需要用大量的水的。

另一个问题是急剧恶化的水质污染。越来越多的化肥和灭虫剂残留物和2000万大开罗地区居民排放的污水,绝大多数未经处理地放入了尼罗河。这种水质导致尼罗河三角洲肝病患者剧增,平均寿命减少。由于埃及难以应对缺水和人口增长的双重挑战,这个国家贫困化日益严重。维伯尔说:"我绝对是这么看的。这里每年人口增加160万,没有一个政府、没有任何计划、任何国际合作可以创造这么多工作岗位。表层下面不满在发酵,尤其是失望的年轻人,他们没有赚至少够用来结婚的钱、为他们的家庭买一套住房的钱的机会。"

冲突在所难免

Tissiat Falls, Blauer Nil, Äthiopien

埃塞俄比亚境内尼罗河的蒂西亚特瀑布

不仅下游的埃及,尼罗河中上游的国家人口也在剧增着,埃塞俄比亚8500万,乌干达3500万居民同样要从尼罗河里拿走他们要用的水,尤其是用于农业灌溉。2010年5月14日,尼罗河上游的国家签署了一份"尼罗河水源使用框架协定",一反历史上埃及有90%尼罗河水使用权的规定,提出"合理分配"河水。埃及和亲开罗的苏丹发出了威胁,甚至表示不惜动武。争夺尼罗河水的冲突看来难以避免。

Landkarte Nil Länder

尼罗河流经好几个国家

埃及农庄主格内迪(Hajid Gnedi)对记者说:"假如我是埃及总统,我绝不允许这些国家敲榨我们,让我们受苦,放越来越少的尼罗河水往下流。假如让我当24小时总统,我就要为埃及把水夺回来。因为这是埃及应该获得的。"

作者:Thomas Kruchem 编译:平心

责编:严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