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绿党科尼西斯谈德国对塔利班温和派政策

北约在阿富汗的维和使命目前步履维艰,在阿富汗政府难以自主掌控本国局势的同时,暴力事件也不断升级。不久前,关于各国向阿富汗增派士兵的议题,也在北约内部引起了不小的争议。同时,关于未来阿富汗战略的讨论,也一再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德国绿党外交政策专家、前任联合国阿富汗问题特使汤姆·科尼西斯在接受德意志广播电台记者的采访时表示,假如要实现和平,就必须尽一切努力,其中也包括和邪恶的一方进行谈判。

default

11月12日,德国国防部长古腾贝格在喀布尔会晤卡尔扎伊

记者:科尼西斯先生,您见过温和的塔利班成员吗?

科尼西斯:有些塔利班成员与政府采取敌对态度是出于种种不同原因,因此我赞同社民党前主席库尔特·贝克先生曾经说过的话,而且我认为它到今天都是正确的:解决阿富汗问题只能采取政治途径,但这条路必须由阿富汗人自己来走。也就是说,必须改变战略。其实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早就提出了这一建议,因此我对人们一而再、再而三地重新挑起这方面的争论感到十分惊奇。当然了,作出谈判的努力,以及在可能的前提下试图以和平代替战争,这总是没有错的。

记者:那么您认为德国政府在这个问题上态度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值得信赖吗?因为事实上,不久前,联盟党还把库尔特·贝克的建议取笑了一番。

科尼西斯:我知道联盟党取笑了他的建议,我当时就提出了强烈的抗议。假如要实现和平,就必须尽一切努力,其中也包括和邪恶的一方进行谈判。因为坐到谈判桌前和平地谈,总比继续打仗要好。现在阿富汗政府和议会中也有不少人是通过谈判争取过来的,他们原本也有可能成为我们的敌人。

记者:那些温和派的塔利班也是坏人吗?

科尼西斯:塔利班温和派,这个概念其实并不恰当。如我所说,有一些人是出于信仰为塔利班战斗;有一些人则是被迫参加塔利班组织的。此外还有一些部落是对政府不满,或者和那些支持政府的部落有世仇,对于这些部落,我们可以通过谈判了解他们的困难,在一定条件下他们也可以参与到阿富汗的政坛中来。卡尔扎伊已经多次提过这个建议,这是我们应该采纳的。

记者:科尼西斯先生,怎么才能确信一些塔利班成员是真的愿意忠于宪法,放弃武力呢?因为德国政府只有在这样的前提下才愿意采取政治谈判的途径。

科尼西斯:"塔利班"是一个非常宽泛的概念,光在它的内部就有至少七个明显的派别,而他们各自的立场也大相径庭。比如说,在阿富汗人心中,为了金钱而战斗并不是什么不光彩的事情。而且,塔利班给他们的武装人员发放的报酬比警察的工资还高,这一局面必须得到改变。

记者:也就是说,不需要和塔利班谈判,只要用钱收买他们就可以了?

科尼西斯:收买?就算是招募正规军,也有不少士兵是冲着军饷来的,你当然要给出一个令人满意的价码。

记者:您认为在明年一月的阿富汗问题国际会议召开之前,开启这一对话的可能性有多大?

科尼西斯:卡尔扎伊始终和各个派别、部落首领保持着联系。假如我们能开出合适的价码,他最起码可以说服这些派别暂时停止暴力对抗。不过,卡尔扎伊提出的一个条件是,必须遵守阿富汗宪法,当然这个要求也是合理的。

记者:关于与塔利班对话的考虑只是事情的一个方面。相反,美国总统奥巴马现在计划的却是大量增兵。德国政府在这个问题上还没有确定立场,要等到一月份之后才做出决定。您认为奥巴马会耐心地等待默克尔总理的回话吗?

科尼西斯:德国政府已经确定的立场是要支持奥巴马。但是否要增派士兵,默克尔总理并没有明确表态。幸亏她没表态,因为我也认为靠不断地增派士兵来修正过去的错误不是明智之举。德国过去的失误包括,许诺要帮助阿富汗培训警察,可是却没有派出足够的人手。卡尔扎伊总是说,德国更愿意派警察而不愿意派士兵,我们要坚持这个方针。几年来,大家都说警察的培训工作十分不力,派去的培训人员太少,而阿富汗北部的指挥部从来没有说过他们需要更多的士兵,他们需要的是警察培训人员,现在必须要听一听他们的呼声了。

记者:但是这样会不会给奥巴马、给北约盟军造成一种印象,都是他们在前线战斗,手上沾满鲜血,而德国人只是在后方修建女子学校,培训交通警察?

科尼西斯:我觉得您在提到女子学校的时候有些不屑。其实这些学校是非常重要的。目前,更重要的还有对阿富汗军队和警察的培训。我们在这方面做出了许诺,而现在还没有完成,那我们只能说:还要继续加倍努力。阿富汗需要加强这方面的工作,奥巴马会理解这一点的,他也必须理解。

记者:德国政界和社会现在还不愿意接受我们正在阿富汗进行一场战争,那里发生了很多可怕的事情这个现实,是否也是原因之一?

科尼西斯:我认为,很多问题并没有解释清楚。一个是那里的形势有多么艰难;再一个就是,那里到底需要什么。出于选举或是其它种种原因,与阿富汗方面联合对过去的失误进行分析的计划一再搁置。我希望在伦敦会议上人们能够着手实施这个计划。

记者:您刚刚说的这些情况,是否也一定程度上解释了目前的昆都士空袭丑闻?因为人们总是担心开诚布公地说清楚事实真相会带来严重后果?

科尼西斯:关于昆都士空袭事件的遮遮掩掩主要是由于事情发生在德国的大选期间。人们猜想,仅仅出于选举的原因而故意隐瞒事实是恶意的行为,这就导致了整个争吵,尤其是当人们发现,有些人明明知道真相却故意隐瞒了一部分时,愤怒的浪潮就愈演愈烈了。这使得荣先生丢掉了乌纱帽,我认为这一点也是反对党攻击的焦点,而且他们的指责是有道理的。

记者:那么北威州的一系列重要选举,和您现在与社民党共同反对向阿富汗增派士兵有什么联系呢?

科尼西斯:我们早就强调,解决阿富汗的问题不在于士兵的人数,而在于民用重建援助人员的人数,包括警察培训人员在内。我再强调一遍,我们必须坚持这一点。社民党在这方面的立场发生了改变,我想这是对的。我认为,社民党应该更明确地阐述自己支持的是什么。这个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

记者:现在,有人认为,拒绝是更容易的选择,因为这样就不用担责任了。有些人甚至说反对党是采取机会主义的做法。

科尼西斯:接受增兵的要求是非常难的。我们绿党在过去的四五年中一直是反对党的身份,我在这方面的立场一直是鲜明的,在我从联合国阿富汗特使的职务上卸任之后,也是这个立场。现在,政府的支持者面临艰难的处境,他们当然会这样指责。

作者:Stefan Heinlein / 雨涵

责编: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