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维权律师江天勇面对当局"骚扰"决不妥协

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及其家人,近期受到严重骚扰。江天勇于北京时间9月15日致信北京公安局及局长傅振华,详述被骚扰经过,要求北京公安局保护公民人身、财产安全。同时,江天勇律师称,面对威胁,决不妥协。

default

据说维权律师是中国政府维稳主要目标,图为国安力量在进行训练。

维权有风险,律师被"骚扰"

2010年9月15日凌晨零点三十分,江天勇律师通过《中国公民维权联盟》发布了致北京市公安局长的一封信,讲述了事件经过并要求北京公安局保护公民的人身、财产安全。在此之前,江天勇在推特上发布、也通过另外一位律师梁小军转发自己及其家人被严重"骚扰 "的情况。

德国之声电话采访了江天勇律师,了解到"被骚扰"经过:

9月7日18时许,江天勇被北京市海淀分局国保找"喝茶聊天",提示境外媒体可能要采访北京爱知行研究所维族项目的目标人群及外展情况,提示他接受境外媒体采访会有"风险";

当天,江天勇发现邮箱被入侵,丢失部分邮件;

9月9日,江天勇参与的河南维权人士田喜一案的代理律师梁小军,接到短信威胁。

9月11日下午15点点40左右,江天勇在住宅小区附近被人跟踪,小区监控系统拍摄到跟踪者。

9月14日,江天勇的太太下楼外出,发现自行车又被人加了一道锁,晚上21点回家时发现门无法打开。

9月14日,不明骚扰再次升级,对方启用中国特有的"电话呼死"系统连续拔打江天勇电话近四个小时,9月15日,这一骚扰形式再现,持续近三个小时。

种种骚扰,已经严重干扰到江天勇一家的正常生活。在德国之声电话采访江天勇时,他告诉记者:虽然家门现在已经能够打开,门锁也没有被破坏,但感觉门是被打开过的。

电话威胁、跟踪、潜入住宅,似乎只是在电影中看到的情节,而现今,江天勇强调:这是一种光天化日下的威胁。谁躲在阳光的背后布控这一切?

江天勇:对我的威胁,实际上是对中国公民社会的打压

关于这一切背后的原因,江律师对德国之声说:"我觉得原因可能有几个,因为他们现在动用的资源不是派出所和分局这个层级能做这样的事情的,至少是北京分局国保总队这个层级才能做这样的事情,所以我想他们这么急切的在威胁我,可能出于急于让我停手的目的,我的分析:一个是爱知行这边(注:爱知行是北京一家活跃的NGO组织,为中国政府重点打压的NGO对象),耽误了他们打击消灭爱知行;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最近田喜的案件,使得人们再次聚焦当年的血浆经济和血祸,而这些是不能提的,因为涉及中共现任高官,我觉得可能最关键是这两个原因,另外一个有可能是涉及到新疆的问题,因为我们关注维吾尔族人的权利。"

江天勇认为,这样对他个人的打压,也是对公民社会的打压,"我把现在中国的公民社会看成两大块,一个就是维权律师,或是以维权律师为核心的这种维权活跃人士,另外一块儿就是NGO,而我现就是跟维权律师这一块关系比较紧密,同时又在NGO,而且又是最坚定的NGO里面(注:此NGO指北京爱知行),所以他这种打压有双重作用,既打压给NGO看,也打压给维权人士维权律师看,他们希望起到一个恐吓的效果。"

江天勇指出,国内的维权律师受到的威胁越来越厉害,打压越来越肆无忌惮,"我所遭遇的事情,明眼人一眼能看出这不是哪一个坏人,哪一个流氓,哪一个黑社会做的事,一看就是政府在里面做事,这样的话,我觉得他们太猖狂了,这样下去,完全是政府黑社会化了。"

他希望这种状况能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这样下去的话,要么维权人士被他们打掉,要么维权人士退却,中国向什么方向去,这个情况这个遭遇,恰恰让我认为,这种情况必须改变,我决不会就这么妥协,我只强调,眼前的情况必须得改变。必须让更多的人认识到没有改变,我们在中国生活就没有任何的安全。"

大赦国际:维权律师帮助很多人在中国得到正义


江天勇"被骚扰"事件发生后,国际媒体表示关注,国际人权机构也开始介入此事,德国之声采访了大赦国际亚太分部副主任Catherine Baber,她说:"在这个案例中,江天勇是中国为数不多的敢于接手人权案件的律师之一,他经常受到骚扰,被问话、被监视,导致他们不能完全充分履行律师职责,很多年来我们已经观察到这些律师的处境和他们的遭遇,关于这个问题,大赦国际已经发表了好几次报告,要求中国政府允许这些律师,充分利用中国已经建立起来的法律体系,使更多的人在中国得到正义,以减少人们的不满,尤其是对于政府暴力行为的不满,不幸的是,这些律师不但受到骚扰、被监视、甚至被吊销执业许可,有些是永久的失去了执业资格,特别是为那些被认定为非法团体成员提供法律服务的律师,比如为法轮功成员、或者西藏支持者做辩护的律师,他们受到非常严厉的打压,这一切都使得在中国从事为人权辩护的工作非常困难。"

早在北京奥运开始前,就有关于中共维稳四个主要对象是上访人员、维权律师、NGO工作人员和媒体记者的说法。律师特别是维权律师作为中国公民社会成长中非常重要的推动力量,他们的处境也凸显了中国公民社会成长的困境。

作者:吴雨

责编:谢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