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维权律师:我们被警察虐待

“建三江维权事件”让人们怀疑中国当局能否兑现承诺,遏制酷刑的使用、建立法治、保证被指控者的法律权益。中国维权律师被中共党媒称为“社会毒瘤”,他们在过去一年遭到广泛打击。

Protest für Zhao Lianhai Aktivist China

(德国之声中文网)头上罩着黑头巾,他被带进一个房间里,可以听到拉绳子的声音。背后的手铐突然被猛得向上拉,然后他就四脚朝天。律师唐吉田回忆起被抓进警局的场景。

"我的头朝下,两脚离地,屁股朝上",唐吉田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说。"五、六个人打我、踢我。整个过程我只能听见砰、砰、砰的声音。"

唐是三月下旬黑龙江

"建三江公民维权事件"

的当事人之一。他和其他三名维权律师以及另外数人在黑龙江青龙山农场的拘留所("法制教育基地")外,对关押被指是法轮功成员的公民进行抗议。

抗议后律师遭到拘留,他们声称拘留期间受到虐待。三名当事律师和美联社谈及受虐事件,其中一名提供了医院出示的警方拘留期间的骨折记录。

"中国的法律制度正在倒退"

几名律师当时调查的拘留所名为"法制教育中心",属于中国的非官方监狱。未经审判以及律师接触就被关押在此的人数目不详。活动家们称,殴打和酷刑很常见。类似机构自1999年来存在至今。它们开始主要被用于安置和惩治法轮功练习者,逐渐也被用于其他"不法分子"。

据称自己被殴打的四名律师希望通过行动,迫使中国当局取消一切形式的"黑监狱"。中国共产党在去年11月高调宣布将废除饱受诟病的劳教制度。

中国政法大学的法律学者王建勋说,"中国的法律制度正在倒退"。"我没有看到任何进步的迹象,而是整体恶化。"

警方拒绝对施虐的指控或者有关建三江拘留所的问题作出回应。黑龙江省地方警局在一份手写声明中称,律师们扰乱了公共秩序,他们中的三人没有执照。

总部在纽约的人权观察组织敦促北京对律师们的职责进行调查,并称施虐是对法律界人士的"攻击"。

建三江事件引起社交媒体的大量关注,但中国官方媒体对此鲜有报道。《环球时报》发表社论承认了拘留所在法律上的模棱两可,但同时对维权律师惹乱提出批评。"他们不通过合法手段提供法律援助,而是煽动集会和抗议,从而成了从事非法活动的积极分子。 "

"中国社会中的毒瘤"

近年来,维权律师成了寻求在中国严格执法的一股力量,但他们被党媒"求是"指责为与外国势力勾结的"黑手党"和"中国社会中的毒瘤"。"求是"的一篇社论称,他们不仅扰乱社会秩序,破坏了舆论的安全和稳定,同时影响了法律界的声誉和阻挠了法制进程,因此必须特别严肃对待。

der chinesische Menschenrechtsanwalt Tang Jitian.

资料图片:维权律师唐吉田

唐吉田的律师执照此前因为他的维权行为而被撤销。他表示,自己受被关押的法轮功练习者家人之托,寻求与这些被关押者见面,他想要呼吁人们关注这些非法拘留所。

拥有律师执照的张俊杰表示,他是一名未经法律程序而被关押在建三江女性的代理律师。他也因此支持唐吉田。另外律师王成和江天勇也加入了这次行动。

律师口中的事件经过

律师在3月20日要求当地警方提供关押的法律文书,二十多名被拘留者的亲友到场,要求释放里面的人。

律师们当天晚上回到酒店,准备提交当地检察院的文书。第二天早晨,酒店门被踢开,他们被逮捕。张俊杰回忆说,"几名身着便衣和两名穿警服的男子将我拖出浴室,让我拿上行李和他们走"。

张俊杰说,他要求这些人出示证件并对他们动武表示抗议,然而他被推进电梯、带上一辆没有警标的白车。一到警局,一名国家安保人员打他数个耳光,拿一瓶水打他的头。然而另外两人将他踢倒在地,恶打了至少三个小时。这之后,他几乎无法直腰。

China Arbeitslager Umerziehungslager für Frauen

法学家呼吁人们关注'劳教'的变种“黑监狱”

其他几人也表示,在被拘留期间遭警察虐待

张俊杰最先被释放,王成和唐吉田在十天后也被释放。三人接受了美联社的采访。目前无法联络上江天勇,但唐表示,联合声明由四名律师一同作出。

律师王成回到杭州后发现,他家的水、电被关,当地政府要求他离开杭州。他回到湖北中部的老家。

北京的法学教授何兵表示,针对律师一致的打击暗示着该行动得到高层的默许。"如果律师无法正常从业,这会非常危险。"

来源:美联社 编译:万方

责编:谢菲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