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绝望者的传声筒”

尽管Twitter在中国被禁,但微博作为替代发展迅速,它成为社会弱者对抗强权的工具,也是有良知的人们抨击时弊的武器,官方也在利用这个新媒介影响民意。

default

Twitter在中国被屏蔽

《明镜周刊》称,中国的警察也使用“深受欢迎”的微博客,它是“被审查制度所禁止的Twitter在中国的替代品”。

这篇题为“绝望者的传声筒”的报道,以广东肇庆陈姓警察为例写道,“可是,陈警察所关心的不光是便民服务,他要把每天(民间)不满的爆发扼杀在萌芽状态。年复一年,安全部门在全国记录了数万起反抗社会弊端的事件。”

“陈说,不久前在肇庆也发生过,一群老人在市政府门前抗议。微博客们对一位90岁的老人被捕很愤怒,但是多亏他的微博,陈说,他可以向群众解释情况。”

报道说,“警察改进了装备,他们已经认识到,通过这个新媒介,消息和情绪会多么迅速地在网上传播,而中国人对它的振奋是无法用传统手段来限制的。精心设立的‘防火长城’,那堵被党用来将臣民与民主思想相隔离的网络审查大墙,正在从里面分崩离析。”

“当权者迄今以为,对于现代传媒的任何新挑战,总是可以找到技术上的应对办法。他们可以大范围地遏制关于诺贝尔和平奖颁给刘晓波的讨论。就在上周,当外国电视台报道党和国家领导人胡锦涛访美出现敏感的‘人权’字眼时,它们在中国的电视屏幕马上就漆黑一片。”

“特别是谷歌考虑撤出中国,其效果就像言论自由向独裁政权投降。但是,放肆的微博之兴旺证明,不是任何对北京的批评都能套上笼头予以阻止的。这个新媒介甚至迫使党有时作出让步。”

官方骑虎难下

报道认为,2009年7月,中国第一个以Twitter为榜样的微博客“饭否”被官方封杀。“然而,今天似乎难以想象北京可以将五花八门的微博关闭掉。

“因为,那样实际上就得封锁中国的一半互联网。据党报《人民日报》报道,注册的微博客在今年会增长到1.45亿人,两年前还只有800万人利用这种服务。”

“现在,微博已经发展成为那些被剥夺权利者、绝望者、以及被经济奇迹的负面所困扰者的刺耳的传声筒。”

报道以江西罗志凤和钟如琴母女自焚抗议强制拆迁的遭遇为例,说明微博客的作用。“这是一起典型的官方为所欲为和个人反抗的故事。只是,这两人能够在一家最好的医院治疗,归功于微博客。”

“这母女二人试图自焚6天之后,当地警察阻止钟家两姐妹代表全家去北京向政府递交申诉。她们得以在机场的洗手间摆脱警察,从那里用手机向一位记者告急。又是32岁的邓飞,这位著名的微博客用自己的微博为钟家救助。”

“邓的主要职业是给《凤凰周刊》撰写有关社会弊端的报道,可是,他每天长达8小时追踪那些在网上‘编织’的新的简短消息,……对邓来说,这些短消息是调查研究的宝库。他通过微博得知,一个人因为举报腐败被关进精神病院14年,就与网友一道让此人获得了自由。”

报摘:林泉

责编:洪沙

以上文字摘自或编译自其它媒体,不必然代表德国之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