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经理人薪水曝光,早就是国际惯例

如果是谈论企业战略,德国的高级经理人总是口若悬河,全球化、国际趋势,条条道道有如滔滔江水。比如解释为什么要裁员,他们轻描淡写,有理有据。可是一提到他们自身涉及的全球化问题时,便立刻三缄其口,或者顾左右而言他…德国之声评论员亨利克˙波默对此评论。

default

戴-克总裁施雷姆普:拿多少银子就是不告诉你

比如说日前仍然争议不休的企业高级经理人的薪金是否该公开的问题。当德国司法部长奇普里斯女士要求通过立法手段,迫使上市企业必须公布其经理人的薪金状况时,经理人们高声抗议这违反了企业的自愿原则。但是,他们忽视了――显然根本就是有意地避而不谈――高级经理人薪金公开,这其实早就是国际惯例了。

德国现在要制订这个法律。怎么解释它呢?简单说吧,我想知道戴姆勒-克莱斯勒的总裁施雷姆普每个月底究竟拿多少银子,今天我可以从企业公布的报表中看到董事会的总的报酬,按董事会人数一除,我可以算出来每个董事大致分到多少钱。这个数目跟普通职员的薪水比,相对高些。但是,施雷姆普本人最终入帐多少,很可能我永远不会知道。因为薪水之外还有比如与业绩挂钩的奖金或者期权,我不得而知。如果我非要知道怎么办呢?我现在有这个法律撑腰,我去找律师――起诉要求获得相应的知情权。如果真的有结果,那我就知道了,施雷姆普比我想象的赚得更多。

――就是这样。如果谁有兴趣,不妨一试。

顺便补充一点,施雷姆普是反对这项法律的德国上市企业的少数董事长中的一个。即使是“最受其害”的德意志银行总裁阿克尔曼,也愿意让我们一边眼红一边翻他的账底:去年入帐1000万欧元――得,经理人收入排行榜魁首非他莫属。当然永远不可能是全部:他的投资银行视1000万欧元为小菜一碟。但是,阿克尔曼至少光明磊落地回击了公众的红眼病。而相反,施雷姆普开始被自己的同事横加指责:他拒绝透露薪金的姿态,在企业内部也置同舟共济的员工们于不义之地。

更重要的是,目前上市的德国企业大约有1000家,这条对其起作用的法律,在英国和美国经济界早已是惯例。德国现在才想起来的这种做法,是为股民争取更大的应有权利:如果他们买了该企业股票,就要求知道他们的钱到底被用在哪儿,这也包括那些企业经理人的薪金。从这个角度上看,这项法律只是让德国的经济规则稍微规范些而已。

但是另一个因素却跟法律无关:那就是日前由社民党主席明特菲林挑起、社会广泛回应的资本主义大批判的一个结果。明特菲林一再要求工会和政府中的左派势力,要把以前说过的话落到实处。这项法律动笔起草已久,而且明特菲林坚信,资本家的嚣张应该在德国得以收敛。早在当联邦政府交通部长的时候,他就把联邦议会下属的招待所产业卖掉,摆明跟资本划清界限的姿态。

如果这项法律通过,德国的高级经理人很快就得将家底公之于众。可以肯定的是,一定会人提出抗议。因为还不论是否符合社会同等性含义,这项法律束缚了上市企业,却没有涉及到公法性企业的首脑们,这点必须有个交代。不过,希望政客们能从最近几周的激烈争论中重回到现实事务中来。目前德国存在的其他问题太多了。活生生的现实是:今天有500万人没有工作。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 “德国之声”

本站网址: www.dw-world.de/chinese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