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在线报导

经济强国的教育软肋

中国在短短的时间内成为了世界经济强国,不过其现有的教育制度却使得这个人口大国的年轻人付出了代价:只有他们中最好的才能获得一份好的工作。教育投资成为了中国人最重要的负担之一,而孩子们也因此而备受摧残,德国之声中文网报道如下:

default

在寒冬里,这纯真的笑容还能维持多久?

龚仁(音)是个很好的钢琴手,从很小的时候她就喜欢上了音乐。但是一年之前这名15岁的北京中学生不得不离开了自己喜爱的钢琴――没有时间,她很快就要面对重要的高中入学考试了。她现在每天5点45分就要起床,每天晚上6点半才能回家。回家之后继续学,熬夜对她而言实在是家常便饭。家教一周来几次,费用不菲,成效却不明显,毕竟龚仁是个音乐天才,却不是个数学天才。

“在学校的压力下,学生不得不放弃他们喜欢的东西,学校只是填鸭式的给学生灌输知识,没有时间留给他们去发展个人的兴趣与爱好。”龚仁的妈妈是一名大学教授,至少她是这样认为的,龚仁13岁的妹妹如今也不得不放弃了自己喜爱的乐器。

龚仁两姐妹所承受的压力在中国学生中非常正常。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至少龚妈妈可以不必为自己女儿们的健康问题担心:最新的统计报告表明,只有56.3%的中国中小学生能够保证足够的睡眠。而根据北京心理卫生中心公布的数据,至少有3000万17岁以下的中国青少年有各种各样的心理疾病。许多年轻人不知道如何面对压力,患上了抑郁症和孤立症。年纪大点的也没有好多少,北京各大学的报告表明,24%的大学生有抑郁症,自杀率也呈上升趋势。而北京大学为此做出的第一反映,是聘用了5名心理和精神病专家,但这明显是“治标不治本”的。

北京人民大学21岁的记者系学生赵冉(音)认为,最艰苦的那段时间自己已经熬过去了:“临近高考的那一年我们每天都在考试,每天知道的只有一件事情:学习、学习、再学习。我别无选择,没有好的成绩,就上不了好大学,那么获得好工作的机会就微乎其微了。”

绝大部分年轻人的心理问题在于他们糟糕的社会交往能力。“近10年的时间里他们除了在家与家长,在学校与老师同学有过接触之外,从来没有接触过社会,每天面对的就是教室和家。”在赵冉看来,这样的学生想不出问题都难。对此教育专家杨云萍(音)认为,学生家长和教育工作者必须更加感性一些,才能更好的帮助不善于交往的年轻人。她认为家长和老师们必须设身处地的为学生着想。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中国家长总是不惜一切代价望子(女)成龙(凰),这也加大了新一代身上的负荷。根据零点调查中心的调查,中国家庭收入的三分之一被花费在了下一代身上。中国社科院“2006年经济和社会”白皮书指出,教育收费已经成为“中国人的中心问题。”全国家庭的40%-50%认为:“孩子要上学,因此家庭陷入贫困。”对于8亿中国农民而言,在学生开学之前砸锅卖铁卖家具给学生筹学费并不罕见。

学费被看作对未来的投资,家长门期望孩子们能考出好成绩,考上好学校最终得到一份好的工作,这在无形中增大了孩子们的压力。更何况中国自古就有“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思维定式。由于中国缺乏健全的社会保障体系,中国的农村家庭甚至将孩子能读好书出人头地当作“养老金”投资。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也成为了中国孩子的负担,许多没钱支付社会和养老保险的父母也希望孩子能成为一个“超级儿童”。

为此小孩子在放学之后不但要再去学英语和数学,还要去学滑板和唱歌。中国家长送孩子们去学所有的孩子们在学校中已经学过的课程,家长们认为孩子孩子学得很开心,却根本没有真正问过孩子们的感受。中国的家长们总是不停的问自己:哪个孩子最聪明,哪个孩子成绩最好,哪个孩子上了最好的学校?只有为数不多的家长有勇气“不为”自己的下一代着想。

在中国教育也因为财富的多少而泾渭分明:穷人家的孩子被送到一般的公立学校,家长们只需要支付一些书本费;而彬彬有礼的“资产阶级”则将他们的下一代送往精英贵族学校。昂贵的私立学校如雨后春笋在中国遍地开花,那里装备着高科技的实验室,现代化的体育场以及昂贵的食堂,师资力量也好于一般的学校,老师多半是留过学的。一些富裕的父母将私立学校视为让孩子摆脱一般学校压力的地方,但这真的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吗?

刘女士是一名翻译,去年她将自己的儿子送到了北京海淀区的一所私立外国语学校,该学校每年收费为2700欧元,这比一般的公立学校收费要高很多。不过时至今日刘女士非常失望:“私立学校所表现出来的与他们向我展示的不一样,不过是新瓶装旧酒罢了。”失望之余刘女士让他的孩子又回到了公立学校。

尽管备受批评,尽管由此引发的心理疾病越来越多,认为需要从根本上改变中国教育体系的家长却不多。就像政客一样,他们也认为高考是公平公正的,因为所考的知识点都是一视同仁的,对此不应该有人抱怨。

政府希望能帮助贫困学生,中国国家总理温家宝宣布,到2010年将实现9年义务教育真正的完全免费。到2010年,国家的教育预算将从目前的3.2%提升到4.5%。而从新学期起,至少在北京的每所学校里都将配备一名心理医生。这最起码是对目前学生中突发心理问题事件增多的初步反映。

资料:

中国共有1.21亿小学生,6700万初中生和3000万高中生。中国很多孩子在非常小的时候就被送去了学前班,有钱或者凭关系孩子们才能上最好的小学(6年),之后只有那些全部考试“优秀”的学生才能进入好的初中(3年),初中3年之后孩子们还要面对高中入学考试,其中的佼佼者能考上好的高中,再经过3年学习,高考成绩优异的学生才能进入大学学习。

DW.COM

  • 日期 19.12.2006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9aB9
  • 日期 19.12.2006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p.dw.com/p/9aB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