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经济学家:“希腊早晚会退出”

德国经济学界对欧元集团与希腊达成的债务问题协议持狐疑态度。很多经济专家指出,该协议凸显了欧元区的裂隙,并且不排除雅典将来依然会“退出”这一前景。

(德国之声中文网)与希腊达成的协议在德国经济学界引发不同反响。家庭企业联合会主席格培尔(Lutz Goebel)直指,所达成的协议不过是“破产延期”。他对路透社表示,新贷款只是意味着“更多的钱丢入火里”,希腊永远无法偿还债务,主要受害人又是欧盟的纳税人,他们“又一次被强迫出钱换来一点时间”。

德国经济研究所所长弗拉茨舍尔(Marcel Fratzscher)虽对所达成的协议总体持积极评价,认为,它对“欧洲、对德国来说都是一个好结果”,但他仍表示,人们需要观察。他警告说,现在就称这一协议是一大成功,恐为时尚早。他指出,该协议不过是遏止希腊经济下降螺旋的第一步,诸多基本问题依然未解决,比如:如何使希腊恢复国家支付能力、如何重新建构银行系统、如何提供经济增长动力等等。

Belgien Euro-Gipfel erzielt Einigung bei Griechenland Pressekonferenz

欧盟领导人宣布达成有关希腊债务危机协议(2015.7.13)

苛刻条件

希腊必须满足多项条件。至迟到本周三,该国议会必须批准统一增值税、扩大税基;必须通过首份养老金系统紧缩法案;必须批准保障国家统计局独立地位法案;必须批准设置“半自动开支缩减机制”法案,该机制将在政府可能达不成“雄心勃勃的”节约目标时自动发挥作用,从而确保在2018年以此方式获得不低于3.5%的国家财政初级盈余。

此外,希腊必须进一步使其经济自由化:商店应可以周日营业;某些就业领域必须对外开放。

不过,让希腊最痛苦的还是以下两个条件:其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继续是国际债权方之一,而债权方将获得更多权限;其二,设立托管基金。希腊国有企业将纳入该基金,随后私有化。出售所得的大部分将用于偿还国家主权债务。根据最初设想,该基金最终将拥有500亿欧元资金。

对欧洲的鸣枪示警

条件可谓严苛。不过,也正因如此,它对欧元区整体来说是好的。德国银行联合会在一份声明中指出,“它是对欧洲的一次鸣枪示警”,“所针对的既非德国,亦非希腊,而是涉及欧盟如何能继续有效地寻求共同解决办法”。

Griechenland Rettungsplan

雅典一临街建筑物墙上标语(2015.7.8)

当然,鉴于对希腊国家的信任感已遭破坏,重建债权方这一信任感的前提是落实那些条件。德国商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克莱默(Jörg Krämer)的看法是,能否落实还很难说。他指出,最大的问题在于,雅典政府迄今没有显示出对改革必要性的认同感。

欧元集团呈现裂隙

危机最终走向依旧不明朗这一点其实折射了欧元区内部的广泛分歧。克莱默指出,欧元集团内裂痕深深。他指出,德国以及东北欧国家所希望的是马斯特里赫特条约所规定的那样一种货币联盟,该货币联盟奠基于稳定的国家财政、市场经济和独立央行;以法国为首的南欧国家所希望的则是一种没有严格预算法规的货币联盟,一个受制于政府的央行。克莱默预期,这一分歧将导致长期后果。他指出,“改革共识的缺失将迫使欧洲央行继续采用宽松资金政策,以缓解货币联盟的那些悬而未决的问题”。

巴伐利亚州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米歇尔斯(Jürgen Michels)也认为,欧元集团的构造现出了裂隙。他指出,希腊问题只是暂时有所缓解,而真正的考验还在后头,因为,不论是落实紧急措施还是基本改革,都会非常艰难。他相信,“希腊退出”即使今天不发生,以后依然会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