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经济奇迹的末日

任教于北京大学的美籍经济学家佩蒂斯认为,中国经济奇迹的末日已经到来,政府不再有能力识别合理的投资项目,成本和价格扭曲,导致过度投资;此外,政府不谋求解决问题,而是把问题推开,让债务不断堆积下去……

default

佩蒂斯(Michael Pettis)在德国《经济周刊》(8月11日)专访中断言:"中国经济短期即不会有硬着陆也不会有软着陆,在2到3年内会开始一个非常低的增长周期。""平均值将会在3%到5%之间,会是一个艰难的适应过程。"

照他看来,问题在于"由投资推动的增长""中国的模式是这样运行的:政府通过法律限制投资可能性,那么公民的积蓄基本上集中于银行部门,这笔钱然后被政府掌握用于投资项目。……导致投资的迅速扩大。只要发现经济上合理的投资项目,这都不成问题。在国家的早期经济发展阶段总是简单的,比如中国30年前几乎没有什么基础设施。

"政府不再有能力识别合理的项目,这一点终究会来临。此外,如果成本和价格如此扭曲,就像中国那样,资本实际上等于是白给的,当然会导致越来越多的投资。由于这种扭曲,中国没有一种机制能显示,何时停止是明智的。"

过度投资 推卸债务

佩蒂斯认为,"投资不当"主要是在基础设施方面,"任何小城市现在都有机场,中国想在今后几年再建45个机场。这些城市同时与高速铁路网连在一起,这样最后就没有人坐飞机了。过度建设无处不在,但是,就是有这样的诱惑。通过投资取得的增长成果短期就落在地方的负责官员头上,比如以提拔的形式。相反,成本却在全国范围和很长时期里分散开来。在这种游戏中,地方官员根本就不会输,依然在继续赌博。"

他强调,"政府可以将债务推来推去,但是无法让它消失,终归要偿还,中国也一样。目前政府让普通就业者和私人家庭买单,就是通过低利息。中国的存款利息明显低于贷款利息,政府干脆剥夺私人家庭巨大的财产。那么私人消费占经济产出的比例在最近10年从46%下降到34%,也就不再是偶然的了。这一比例如此之低是前所未有的。

"中国最终必须让私人消费成为经济增长的支柱,如果私人家庭现在还得再次为全部债务买单的话,就会很麻烦。中国不是解决自己的问题,而是把问题推开,而且推得如此之久,直到债务高到再也借不到钱的时候。"

"整体模式必须修正"

佩蒂斯强调说:"政府不修正整体模式,就无法加强私人消费。中国的消费很弱,因为私人收入太低,收入低是因为家庭补贴投资项目。

"工资必须继续增长,此外必须提高利息,人民币必须继续升值。除了工资之外,迄今没有其它真正的增长模式调整。"

他提醒说,"通货膨胀最糟糕的时刻已经过去,消费价格上涨最后一次是受到食品价格的推动,后者现在开始下降。可是,假如我错了,价格仍继续上升的话,那么中国的游戏就不是2013年或2014年结束,而是今年或明年。"

摘译:林泉

责编:叶宣

以上内容摘自或摘译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