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经济危机:中国拾垃圾者特别艰难

全球经济危机在哪儿都能感觉到:纽约和伦敦的银行家,孟加拉的纺织工人,或者美国的汽车安装工都受到冲击。经常,那些本来就处于社会最底层的人们受到的打击最沉重,比如中国拾垃圾和分捡垃圾的人。原因是,中国垃圾回收业处于崩溃的边缘:随着出口衰退,废纸、废金属、废玻璃和废塑料的回收市场萧条,赖以生存的拾垃圾者因此陷于困境。

default

垃圾山

43岁的李丽已在一个装满红色瓶盖的麻袋前坐了几个小时了,她在把塑料部分从金属盖上剥离。垃圾的气味在北京北部城边的居民区东小口的院子里飘着。约700个人生活、工作在这里,他们多半来自河南。他们周围是堆积成几米高的塑料瓶、电子垃圾和废纸山。这些东西是从有1700万人口的都市北京搜集来的。李丽说:"北京人都生在这个地方。他们条件好,谁愿意来干这个活哪。顶多是实在没办法的下岗工人。我们外地人能吃苦。这活又脏又累。"

Frau Li Li

李丽说:"我们外地人能吃苦。这活又脏又累。"

李丽和她的3个孩子就等于是生活在垃圾堆上。就连她那很小的房子的上面也堆着空塑料瓶。多年来,她们靠拾垃圾、卖垃圾,生活相对还不错。中国南部的工厂永远吃不饱地需要塑料,纸和金属。但现在世界从中国购买的纺织品、塑料玩具和电子产品少了。李丽等拾荒者的处境受到了威胁。她说:"价钱降了一半,有的降了一大半。原来卖7块的,现在才卖3块多钱一公斤。去掉房租啊,一个月连1000块钱都挣不到。"

在距离李丽住处几十米远的地方,堆积如山的空塑料瓶被分拣着,称着份量,在简单的机器里粉碎。塑料碎片被装进大麻袋,先堆在一边。以前,这些东西马上就会被拉走,加工成化纤,比如用来做混纺的服装。35岁的张先生站在塑料瓶的海洋中间,把商标剥掉。他说:"咱们这东西就是化纤原料嘛,以前能出国外,现在国外不要了。国内膨胀,就是积压太多了,所以产品出不去,这个东西价值就不高了。"

Herr Ying Zuozhang

应奏章的背后是他的垃圾山

在过去几年里,在中国可以通过废品回收积累巨大的财富。中国南部公司玖龙纸业的女老板张茵就是最好的例子。通过从美国进口废纸,她在3年里就成了中国最富的女人。但从经济危机开始以来,她的公司在股市上的市值跌了90%。

东小口拾垃圾者经营的数额显然少得多。但这里也有人完全"投机失误"。在应奏章的院子里,一条狗不耐烦地吠着,象是要挣脱脖子上的锁链。63岁的应先生站在他跟房子一样高的废纸和废纸板大山前。他是在一年前的好时光里买进的,指望废纸价格上涨。但由于中国现在不需要那么多用来包装出口物资的纸板箱了,他的废纸就卖不掉了。"碰到了经济危机,都是赔的。以前卖五、六毛钱一斤,现在一毛钱都没人要。厂方都不要了,搁现在,再便宜都没人要了。"

Straße in Dongxiaokou

东小口

应先生很想跟其他许多人一样关门大吉。但那样他就背着永远还不清的债了。3个孩子的母亲李丽也想罢手。在她的院子前的木板篱笆上,她写上了寻找接替她的房客的话,"我现在不干了。找个活,给人打工,一个月只能挣几百块钱维持生活。等经济危机过了,我们看有合适的地方再找吧。"

但是,跟东小口的许多垃圾回收贩一样,李丽到现在还没有等到有兴趣的房客。东小口这些一度利润不错的垃圾山,在危机中却没有任何人要了。

Frau Li Li vor ihrem Haus

在李丽的院子里

作者: Ruth Kirchner / 平心

责编:乐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