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经济上透明是抵御院外游说的武器

柏林在做出任何政治决定之前,都要听取各个利益集团代表的意见。这些利益集团的代表被称为院外游说人士。一些批评人士指出,院外游说人士的势力现在已过于强大,他们同政界千丝万缕的联系已经让外界难以捉摸。

default

柏林在做出任何政治决定之前,都要听取各个利益集团代表的意见。这些利益集团的代表被称为院外游说人士。他们的办公室往往就设在柏林德国政府办公机构区域内。自从德国政府从波恩搬迁到柏林以后,院外游说人士的队伍迅速扩大。一些批评人士指出,院外游说人士的势力现在已过于强大,他们同政界千丝万缕的联系已经让外界难以捉摸。

每当联邦议会议员乌魏·舒默尔打开在柏林办公室的电脑,就会看到院外游说人士和各种利益集团发来的大量电子邮件。每天平均下来,他至少会收到80个这样的邮件。

"只要我几天不在柏林办公, 回来就会看到四五百封这类邮件以及一大摞信件和邀请函。 一般来说,其中的80%都是泛泛的内容,我会很快清理掉。"

曾经学过批发和外贸专业的舒尔曼,现在是基民盟社会福利问题专家,也是德国天主教工人运动组织的积极分子。早在他担任德国前劳工和社会福利部部长布吕姆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时,他就深刻领略了院外利益集团的利害。他说,医药工业,医生协会,药剂师联盟等利益集团,现在成了联邦政府办公区域内势力最强大的利益集团。无论过去还是现在,他们的工作都得到了一些媒体的支持。

"当年一家街头小报就刊登了这样的标题 : 布吕姆部长,难道仅仅因为没有研究癌症的研究经费,我们就得过早地离开人世吗? 从这个报道中大家可以看出,民众对今后不能得到各种医疗保障的担忧,被人为地利用作为政治宣传的话题了。 此后,医疗卫生领域的院外集团成了柏林这里最强硬的院外势力。"

据不完全估计,围绕在德国议会622名议员周围的院外游说人士多达5000多人。舒默尔认为,同院外游说人士打交道,必须要有一定的尺度。他说,作为议员他必须让自己的选民知道,他在柏林都干了些什么。 因此他属于德国联邦议院中那些为数不多的所谓透明议员。他填写的收入保税申报表都登载在互联网上。

"我认为,只要经济上透明就可以防止经济上受制于人。 每一位给我投了票的选民都可以通过我的报税表判断,我是不是还给其他人工作,还有没有额外收入。 我认为,让所有人都能对此做出评估非常重要。"

没有额外工作和额外收入。在联邦议会议员中舒默尔实在是个特例。目前许多联邦议院的议员都在正常工作以外有额外工作。他们或者通过到各处作报告,获得报酬不菲的讲演费,或者在企业中担任监察委员会,顾问委员会成员。每年可以从企业中获得高达五位数字的额外收入。

自2007年夏季以来,德国联邦议院议员的各种额外工作,不论是有酬劳的,还是没有酬劳的工作,都必须在互联网网页上公布出来,虽然此前不少议员上告法院,对这条规定提出反对。然而虽然议员们的额外工作现在必须被公布于众,但是一些反贪污腐化团体仍然批评说,有关的互联网网页上不能只设定最高为1000欧元,最高为3500或最高为7000欧元这样几个笼统的框架。 批评人士还要求政治家在离开政界转入经济领域之前,要有三年的等待期。比如前联邦总理施罗德在卸任后受雇于俄罗斯国营天然气公司就曾给人留下了不愉快地回忆和猜疑。舒默尔说:

"我认为,像施罗德同普京,同俄罗斯天然气国营公司之间的做法就有欠妥当。施罗德后来直接进入经济界。这样做不能不让人有所猜忌。 因此有必要为政治家进入经济界设置等待期。"

作者: Doris Krannich 编译: 韩明芳

责编: 凝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