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绍尔兰集团"案犯获刑

2007年秋天,德国与一场比马德里和伦敦恐怖袭击更为严重的灾难擦肩而过。四位年轻人策划用700升过氧化氢制造炸弹,袭击美军军营、迪斯科舞厅、酒吧和机场。2007年9月4日,被称为"绍尔兰集团"的这一恐怖团伙被捉拿归案。令人吃惊的是,被逮捕四人中的两人是年轻的德国人,在经历生活危机时皈依伊斯兰教。另外两人来自土耳其,但已在德国生活多年,被认为已经良好地融入了德国社会。本周四(3月4日),这四名案犯被判处最高至12年监禁。

default

四名涉案的恐怖分子

由此再次清楚地显示:最大的危险并不来自于潜入德国的外籍恐怖份子,而是在德国成长的激进分子。本周四,这四名案犯被判处最高至12年监禁。他们名叫弗里茨、丹尼尔、托马斯和彼得,出生在德国,皈依伊斯兰教。但他们也有另外的名字:奥马尔,阿提拉,阿德姆和贝开,有移民背景。德国安全部门估计,在德国成为暴力极端伊斯兰分子的人数约为数百人。专家将这称为"本土恐怖主义"(Homegrown Terrorism)。

走向极端化的道路有两条:通过互联网,或者通过激进伊斯兰教士,他们从人数更多的伊斯兰极端分子中物色那些特别适合参加他们所宣称的"圣战"的人。

在互联网上有一些网页,上面的录像宣扬与非伊斯兰信徒作战的荣耀、或者寻找支持者。德国情报部门的专家估计,这些录像给一些年轻人尤其是男性带来一种力量强大的感觉。这种感觉似乎在他们的德国日常生活中无法获得。联邦总检察院反恐部门负责人莱纳·格里斯鲍姆(Rainer Griesbaum)表示,基地等恐怖组织早已开始利用这种宣传手段触及到更广泛的人们:"我们了解基地组织的架构:执行支柱,即实施袭击的人;后勤支柱,即提供资金支持、或者负责征募工作的人;再就是宣传支柱,在互联网时代进行宣传。"

一段2009年的录像宣扬911恐怖袭击者的荣耀:基地等恐怖组织利用这些录像将手伸向移民家庭中的年轻人。录像让一些第二代、第三代年轻穆斯林觉得,他们的父母为适应德国社会而背叛了"真正"的伊斯兰信仰,而极端组织为他们提供了另一种选择。这些年轻人因此与父母发生冲突的事情并不罕见。值得注意的是,许多恐怖嫌疑犯的家庭在德国有意过着更为世俗的生活,几乎完全不参加宗教活动。

此外,德国还有一些皈依伊斯兰教的极端信徒来自世俗家庭,例如"绍尔集团"成员弗里茨·格罗维茨(Fritz Gelowicz)和丹尼尔·施奈德(Daniel Schneider)。两人各自在几年前经历个人的生活危机时发现了伊斯兰教。这原本是正常的事情。但他们遇到的却是激进伊斯兰教士。两人均很快坚信,与非伊斯兰信徒作战是他们的神圣义务,无论是在车臣、伊拉克还是阿富汗。而当他们的首领下令袭击德国时,他们也接受了这一命令。在审讯中发现,正是因为他们对伊斯兰教缺乏深厚的了解,所以才特别容易相信"圣战"是必须无条件接受的义务。

最后还有第三个群体,令调查者格外忧虑。这个群体被称为"沙发上的圣战者"或者"孤独的狼"。他们与其他伊斯兰信徒或者激进教士并无个人联系,而是自己通过网络走向极端化。在互联网上,他们也可以找到实施袭击所需要的一切:如何制造炸弹,如何获得所谓"伊斯兰法学家的裁决",获得实施袭击的允许。2006年7月,两名黎巴嫩留学生就以这种方式,用玻璃瓶制造的皮箱炸弹并企图在德国短途列车上引爆。由于炸弹的制作出现错误,才避免了不幸的发生。但调查者对这桩案件高度重视,因为这二人此前从未引起外界的注意。德国调查人员得出清楚的结论:这类袭击犯防不胜防。

作者:Holger Schmidt/苗子

责编:石涛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