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德国新闻

组阁:高难度的妥协艺术

社民党意欲以在野身份重整旗鼓。如此,新一届德国政府组阁只剩下一种可能:基民盟/基社盟、自民党和绿党联合组阁。文化上极不相同的这四家非达成一致不可,原因是其它各党就在等着它们的失败。

(德国之声中文网)俗话说,急中生智。周日(9月24日)选举出来的公民代表们面临全新局面,必须拿出解决办法。遭历来最大败绩后,迄今参与执政的社民党旋即宣布将扮演在野党角色。这样,有一点已经肯定:德国正步向由保守派、自民党人和绿党组成的所谓的"牙买加联合执政",或称黑黄绿联合政府。鉴于损失大量选票,默克尔(基民盟籍)总理在其第4届任期内将被迫踏上新的疆域。

虽然,在州一级已有黑黄绿三色执政联盟,但在联邦层面,它将是破天荒第一次。今夏在石荷州(Schleswig-Holstein)执政的三党联盟尚属年轻,还难以作为证明该联盟稳定的有说服力的例子。而2009年年底在小州萨尔(Saarland)成立的首个州层面的"牙买加联盟"上台刚及2年,遂告破裂。导致破裂的原因并非这3个执政党的政见不一,而是自民党内部不和。州长克朗普-卡伦鲍尔(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 ,基民盟籍)因此结束了这一联合政府。

首个"牙买加联合政府"在萨尔州只支撑了2

自2017年5月起,基民盟在萨尔州同作为小伙伴的社民党一起执政。有关这样的联合执政,默克尔在柏林自勿需旁人指点。但是,涉及黑黄绿执政联盟的长短好坏,克朗普-卡伦鲍尔则肯定能向总理提供宝贵建议了。这一点也适用于石荷州长君特尔(Daniel Günther,基民盟籍),虽然他刚有3个月的关于黑黄绿联合执政的经验。

Nach Landtagswahl im Saarland - CDU 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 Angela Merkel (picture-alliance/dpa/M. Kappeler)

萨尔州州长克朗普-卡伦鲍尔与默克尔在今年3月的基民盟会议上

在联邦层面,潜在的联合执政伙伴的意愿又如何?在长达12年的总理生涯里,默克尔赢得了"兼容并包"的声誉。其支持者这么说是赞赏,其反对者这么说则为一种指责:指责她毫无特色。然而,在谈判组成"牙买加-联合政府"的问题上,默克尔的灵活应变的能力却大有助益,这一点上,在她自己的基民盟和巴伐利亚姐妹党基社盟内部都存在保留意见。这是公开的秘密。

众多争议点中的一个:未来难民政策

不过,还没有哪一个人能挑战默克尔总理的权威。随着基社盟在巴伐利亚获得糟糕的选举结果,对党主席和该州州长泽霍费尔(Horst Seehofer)来说,情况更是这样。不过,来自德国南部的这个州必然会发动攻击。在本党受损、德国选项党成功的压力下,泽霍费尔还在选举日当晚便声言,要在战线的右侧表现强硬。

Bundestagswahl 2017 | CSU - Horst Seehofer, Ministerpräsident Bayern (Reuters/M. Rehle)

基社盟遭受挫折之后,泽霍费尔的影响力也会相应受损

然而,在国内安全和难民政策上的强硬表态会削弱自民党和绿党的对话、谈判意愿,收紧庇护权尤其难以让那个环保政党的基层接受。所有各方在反恐方面达成妥协倒相对容易。尤其在给警方增加人力、提供更好的装备,在这一点上,可能的执政伙伴们是一致的。

自民党和绿党应交谈,而非叫阵

但是,总体上,联盟党方面必须作出很多让步。对自民党和绿党来说,对公民权和自由权作更多限制是难以想象的。另一方面,这两个较小的党也必须大步相互接近。4年后重返联邦议院的自民党惯常指责绿党对公民指手画脚;反过来,在那个环保党的眼里,自民党则宣扬一个以大众为牺牲品的经济利益优先的"瘦型国家"。

Deutschland Kleiner Parteitag der Grünen (picture-alliance/dpa/S. Stache)

巴符州州长克雷奇曼应该是绿党现任高层中执政经验最多的一位

要想成功组成"黑黄绿联合政府",这两个党须在本营垒内作大量说服工作,既涉及内容,也涉及文化。在这里,两党内经验最丰富的政治家们当可发挥重要作用。绿党方面是巴登-符腾堡州(Baden-Württemberg)的州长克雷奇曼(Winfried Kretschmann)。他在这个结构保守、经济繁荣的联邦州与基民盟联手执政。诚然,从全国来看,现年69岁的他肯定会受到党内左翼的反对。

只有选项党会乐于提前重新选举

克雷奇曼在自民党的对手是该党副主席库比基(Wolfgang Kubicki)。现年65的库比基领导该党参与了今年6月底起在石荷州联合执政的"牙买加联合政府"。他认为,这一执政模式也能在联邦层面构成,但绝非必然。大选之夜,他已对社民党宣布将转入反对派提出批评。他说,已预感到,由此要求自民党不能拒绝"牙买加联合执政"的压力会有多大。

眼下,所有潜在的联合执政伙伴都能感受到这一压力。对参加了两届对其造成灾难性影响的默克尔大联合政府的社民党,公众相对而言更易原谅它不再参与下届政府;而对联盟党、自民党和绿党,情况则全然不同:它们必须取得一致,否则,提前新选举便不可避免。对此,恐怕只有右翼民粹主义的德国选项党会高兴。而包括左翼党在内,所有其它政党都已确认,这个党是下届联邦议会里的主要政敌。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