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纽伦堡审判”展览开幕

德国外长韦斯特韦勒、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英国和法国的代表以及德国负责文化和媒体事务的国务部长诺伊曼等政要出席了在纽伦堡举行的名为"纽伦堡审判记录"的纳粹战犯大审判展览开幕式。

default

纳粹战犯大审判展览在纽伦堡开幕

波兰,日本,俄罗斯,罗马尼亚,比利时,意大利,西班牙和法国的电视台以及其他媒体都前来进行报道。这个展览不但展示了当年纽伦堡审判战争罪犯的历史场地,它同时也是一个汇集了电影,照片和大量文字资料的新式展览。

"我不知道你们今天看到这么多人围绕在600号大厅周围会不会感到有点毛骨悚然。我在人少的时候会这样, 因为就是这个地方记录了一段重大的世界历史。"

纽伦堡市市长马利(Ulrich Maly) 正在向来自世界各地希望了解这段历史背景的记者们做着介绍。600号大厅里悬挂着枝状吊灯,摆放着光板椅子和长条凳以及庄重的讲演台,它今天依然是纽伦堡法庭重要的庭审地。 纽伦堡博物馆负责人亨克尔(Matthias Henkel)补充说:

"严格地说,600号大厅并不是个漂亮的房间。65年前这里曾就严重违反人性的罪行进行过审判。如今这里主要审理经济犯罪案。 而大厅的布置现在仍然保持着原汁原味,它的建筑风格也是60年代的。"

展览就设在法庭大楼的顶楼上。展览描述了当年对纳粹战犯的法庭审理过程以及这一审理工作对现代国际法所产生的影响。文史资料中心负责人托伊布林(Hans Christian Täublin) 说:

"我们希望能够为人们获得全面的信息打开窗口,希望参观者通过这些信息可以更好地理解这个地方,理解600号大厅的意义。这是一个让人情绪冲动的地方。对于被摄影镜头层层包围的现年86岁的爱伯斯坦(Hedy Epstein)来说,这个展览的举办意义非同寻常。

Memorium Nürnberger Prozesse

当年的两名见证人

"当我走过这些房间时, 往事一一涌上了我的心头。"

这位老人1938年从德国逃出,后来成为了美国起诉纳粹医生团体的成员。如今她还能回忆起当年在纽伦堡法庭中审议过的那些惨绝人寰的案子。福克斯(Moritz Fuchs)也是一名当年的见证人。

"我当年只是一名见证人,一名普通的海军陆战队士兵,一名观察员。 当年我只有20岁,刚刚在大学上过两个学期的课程,没有一点司法方面的经验。"

福克斯当年是美国主起诉人杰克逊的保镖。

汉布格尔(Arno Hamburger) 也是当年的一位见证人。他出生在纽伦堡,二战时逃离了这座城市, 并于1945年作为英军士兵返回家乡。 他当年曾经是纽伦堡法庭上担任翻译。此后他便留了下来直到如今。 现在他已经87岁高龄,担任以色列文化协会主席,他表示:

"这个展览为战争赎罪架起了一座桥梁。 历史资料中心让人们看到了当年的那些罪犯所犯下的滔天罪行,也看到了他们受到处罚的场面。而这个展览在我的家乡纽伦堡举行,让我感到十分自豪。"

作者: Cornelia Ratitz 翻译:韩明芳

责编:凝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