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粹时代的艺术品交易 | 文化经纬 | DW | 18.11.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纳粹时代的艺术品交易

慕尼黑发现1400幅名画的消息引发了一场关于如何处置“纳粹抢夺艺术品”的讨论。艺术史学家拉尔夫·延弛(Ralph Jentsch)呼吁,尽快挽回司法疏忽所造成的后果。

德国之声:德国联邦政府将科尼利尤斯·古利特收藏画作中的25幅公布在了lostart.de的数据库里,还有560幅也将随后加入。为什么在慕尼黑的一处公寓内发现这些艺术品两年之后,才作出这一决定?这是一种拖延战术吗?

拉尔夫·延弛:这也是我的一个疑问,我也没能找到答案。慕尼黑方面在发现这些作品后秘而不宣如此之久,而且在调查过程中将专门研究艺术品出处的学者和艺术专家排除在外,我认为这是一桩丑闻。

Ausschnitt: ***Nur zur redaktionellen Verwendung bei Urhebernennung und nur im Zusammenhang mit der aktuellen Berichterstattung*** epa03946384 A handout combo picture made available by the Public Prosecutor's Office Augsburg on 12 November 2013 shows Conrad Felixmueller's 'Paar in Landschaft' (lit. Couple in Landscape, 1924), one of 25 works of art which have been listed in the Lostart database since 11 November 2013. According to authorities, there are clear grounds to suspect that these works of art were confiscated by the Nazi regime. EPA/PUBLIC PROSECUTOR OFFICE'S AUGSBURG ***IN CONNECTION WITH CURRENT MEDIA COVERAGE*** HANDOUT EDITORIAL USE ONLY/NO SALES

藏品之一:Conrad Felixmueller的"乡间伴侣”

您对于在互联网上公布艺术品清单或艺术品的做法有何期许?

我希望能迅速了解这些艺术品的大致情况,以及曾经拥有这些艺术品的相关人士的情况。我很确定,如果清单之前就能够得以公布的话,我们在针对其来源的研究方面肯定已经获得很多进展。这并不牵扯到追究不当得利的问题,而是要对一个严重不公的情况作出纠正。

是不是有可能还存在着类似这样的"艺术品宝库"?

除了他的公寓之外,科尼利尤斯·古利特有可能把瑞士的免申报关税仓库里也当成了另一个画作收藏地点,那里可能还有一些艺术品。归根结底,科尼利尤斯·古利特是在从瑞士出境的时候被逮住的。不过这纯粹是猜测。

ARCHIV - Das Namensschild von Cornelius Gurlitt ist am 05.11.2013 an der Tür zum Haus von Gurlitt in Salzburg (Österreich) zu sehen. Der Besitzer des Münchner Kunstschatzes, Gurlitt, will alle Bilder behalten. «Freiwillig gebe ich nichts zurück», sagte der 80-Jährige dem «Spiegel» vom 18.11.2013. Gurlitt wies die Vorwürfe gegen ihn zurück. Die gut 1400 Kunstwerke, die in seiner Wohnung sichergestellt wurden, habe sein Vater rechtmäßig erworben. Foto: BARBARA GINDL/dpa (zu dpa 0055 vom 17.11.2013) +++(c) dpa - Bildfunk+++

古利特位于奥地利萨尔茨堡住所门口的名字标牌

巴伐利亚司法部为何到现在都没有与科尼利尤斯·古利特进行对话?司法部现在宣布达成了和解方案,您认为这会是怎样的一个方案呢?

我认为,这个和解方案可能是:联邦政府收购科尼利尤斯·古利特那些被查封的"堕落艺术"作品。如果这样的话,可以让佳士得或索斯比拍卖行对艺术品进行估价。这样联邦政府必须付给他一个公平的价格。此外他必须得到保证,能够继续持有那些1945年之后收购的艺术品。另一方面,他也必须同意,对其余800件艺术品进行来源出处调查,那些因为被纳粹迫害而遭抢夺的艺术品必须归还给其合法继承人。

会不会甚至出现这样的情况,科尼利尤斯·古利特根本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如果考虑到,他父亲在战后是杜塞尔多夫艺术协会的负责人,(其与纳粹合作的历史)似乎已经得到了平反?杜塞尔多夫甚至有一条大街是以他父亲命名的。

Dr. Hildebrand Gurlitt (M), Direktor des Kunstvereins für die Rheinlande und Westfalen, und Prof. Friedrich Tamms (r) unterhalten sich auf einer Feierstunde für den Präsidenten der IHK, Prof. Dr. Wilden anlässlich seines 75. Geburtstages in der Kunsthalle Düsseldorf (Nordrhein-Westfalen) am 02.02.1952. Hildebrand Gurlitt (1895-1956) zählte zu Hitlers Kunsthändlern. Bei seinem Sohn Cornelius wurden zahlreiche Werke namhafter Künstler sichergestellt. Foto: Stadtarchiv Düsseldorf Signatur 015-421-005/ Wilhelm Margulies, dpa (nur s/w, bestmögliche Qualität, - ACHTUNG: Nur zur redaktionellen Verwendung bei vollständiger Nennung der Quelle Foto: Stadtarchiv Düsseldorf 015-421-005 /Wilhelm Margulies dpa. Gesperrt für dpa-Infoline!) Wiederholung mit geändertem Bildschnitt +++(c) dpa - Bildfunk+++)

古利特的父亲希德布兰特(图中)1952年在杜塞尔多夫艺术厅

科尼利尤斯·古利特在他父亲去世的时候已经24岁了。我相当确信,他当时就知道这套收藏品中"鱼龙混杂",就是说有合法收购的,也有非法获得的。这肯定会让他有一些良心不安。他肯定知道,他父亲在这些收藏品的历史和由来问题上撒了谎。我找到了一本展览画册,其中包括希德布兰特·古利特从他的收藏中借出的一些作品。科尼利尤斯本可以做同样的事情,但他却生活得非常低调。

1998年,44个国家与纳粹受难者协会签订《华盛顿声明》,旨在寻找遭纳粹抢夺的艺术品,并在必要的情况下作出赔偿。一年之后,德国前文化部长瑙曼(Michael Naumann)要求各家德国博物馆对其收藏品进行相应检查。那些博物馆是否把画作都藏起来了?作为艺术品考证家,你当时是否被允许进入收藏仓库?

已经过去六十年了,政府一事无成。(在纳粹时代),文化遭到破坏,当代最佳艺术品被从博物馆里取出没收,艺术家也遭到伤害,他们的作品被打上了"堕落"的标记,其中一大部分遭焚毁。仅仅是(画家)戈罗茨(George Grosz )就有300幅作品被从博物馆里拿走,其中一些在洛桑拍卖,另一些被出售,大部分都被烧掉了。联邦德国数十年来对这一重大议题毫无关心,我认为这是一个严重疏失。

Ausschnitt: zwei von drei wegen dem Format ***Nur zur redaktionellen Verwendung bei Urhebernennung und nur im Zusammenhang mit der aktuellen Berichterstattung*** epa03946378 A handout combo picture made available by the Public Prosecutor's Office Augsburg on 12 November 2013 shows artworks from 25 works of art which have been listed in the Lostart database since 11 November 2013. According to authorities, there are clear grounds to suspect that these works of art were confiscated by the Nazi regime. (L-R) Bonaventura Genelli: 'MAle Nude', undated; Auguste Rodin: 'Etude de femme nue debout, les bras relevés, les mains croisées au-dessus de la tête', undated; Otto Dix: 'Dompteuse', 1922. EPA/PUBLIC PROSECUTOR OFFICE'S AUGSBURG ***IN CONNECTION WITH CURRENT MEDIA COVERAGE*** HANDOUT EDITORIAL USE ONLY/NO SALES HANDOUT EDITORIAL USE ONLY/NO SALES pixel

两幅被纳粹视为“堕落艺术”的作品

为什么没人有兴趣对博物馆馆藏的来历进行考证?为何到现在也没有一个独立委员会来做这件事情?

不仅如此,甚至还出现了"认贼作父"的情况。在柏林,恰恰是斐迪南-莫勒基金会(Ferdinand-Möller-Stiftung)出资赞助柏林自由大学的"堕落艺术"研究课题。(注:斐迪南·莫勒与希德布兰特·古利特都是艺术品商人,均受雇于纳粹帝国宣传部为计划建在林茨的元首博物馆收购艺术品,并在国外出售所谓"堕落艺术"作品)研究工作必须保持独立,得到国家资助,而不是从一个其名字与纳粹生意有牵扯的基金会拿钱。

与法国、荷兰、奥地利和瑞士的情况不同,德国并没有通过法律规定1933年到1945年之间的财产转移没有法律效力。为什么在德国没有这样的法律呢?

这显示出,那些责任人在二战之后是如何对待历史的。许多机构里都有纳粹成员继续工作。有一些司法人员自己把自己"去纳粹化"了,没有一个人出庭受审。那些协助希特勒的帝国部长斯佩尔(Albert Speer)设计帝国首都"日耳曼尼亚"(Germania)的建筑设计师此后都立即可以继续工作。对于这些在战后重新回到责任岗位上的人,人们不可能指望他们会清算自己的纳粹历史。现在我们才知道了这些事情。年轻一代很有理由提出这样的问题:为什么?

Alfred Flechtheim George Grosz: Zwei deutsche Schicksale Ralph Jentsch von Weidle Verlag (7. April 2008)

延弛撰写的“弗莱希特海姆和格罗茨:两个德国人的命运”封面

直到现在,联邦德国法庭都还没宣布1938年的"纳粹没收法"无效。因为1945年后,人们想为那些(被没收)财产的新主人们确立法律方面的保障。现在改变这项法律是否还有意义呢?

我不认为能够对1938年制定的法律做出改变。当时出售的许多作品,现在都陈列在世界各地的博物馆里,这已经是无可挽回的事情了。国家应该回购所谓的"堕落艺术"作品,归还给博物馆。同时承诺古利特,他父亲收藏中那些没有问题的艺术品会归还给他。其他作品应该交给艺术品出处学者进行判定,通过非法途径没收的作品应该交给合法继承人。这将是纠正错误的第一步。尽管这并不符合法律,因为这些案件早就过了追诉期:私人并不需要归还他们买来的东西。但这是一笔交易,能让联邦政府、艺术本身以及相关的艺术家都能保留颜面。

拉尔夫·延弛(Ralph Jentsch)是画家乔治·格罗茨(1893年-1959年)遗作委托管理者。多年来他都在对著名印象派画家的存世作品进行研究。其中许多作品都曾为犹太绘画收藏家阿尔弗雷德·弗莱希特海姆(Alfred Flechtheim)所拥有。1933年,弗莱希特海姆被迫离开德国,并且因此失去了他的部分收藏。

采访记者:Sabine Oelze 编译:石涛

责编:洪沙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