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纪录片“谁杀了我们的孩子”在釜山

中国导演潘剑林携一部故事片和一部纪录片参加将在10月10日结束的韩国釜山电影节。他的纪录片“谁杀了我们的孩子”是在四川大地震发生六天后在重灾区青川县拍摄的,也是有关汶川大地震的第一部问世纪录片。潘剑林可能因为擅自携带此片国外参展而遭遇麻烦。

default

地震中失去孩子的家长在废墟中祭奠孩子

中国独立制片人和导演潘剑林以两部新作“流氓的盛宴”和纪录片“谁杀了我们的孩子”亮相第13届釜山电影节,其中故事片“流氓的盛宴”不久前获得第61届瑞士洛伽诺国际电影节评委会特别奖,“谁杀了我们的孩子”则作为唯一部中国作品参加电影节纪录片竞赛单元。潘剑林去年也曾在釜山亮相,以故事片“夜未央”在电影节上引起关注。

潘剑林在釜山电影节上接受法新社采访时介绍了“谁杀了我们的孩子”的拍摄过程。他说,四川5·12大地震时他正在北京,地震发生六天后他就带着摄影机来到地震重灾区广元市青川县,拍摄的重点是那里的木鱼镇初级中学。地震中,木鱼中学的一幢三层宿舍楼倒塌,当时八百多名学生正在午睡,近三百名学生因此丧生。潘剑林说,“整个宿舍楼成为一片废墟,什么都没剩下。你不可能对这样的场面有所心理上的准备。”

潘剑林将镜头对准了遇难学生家长和当地官员。悲恸中的学生家长指责学校建筑质量的低劣才造成如此大的伤亡,并将愤怒指向地方官员,而这些官员则说那是因为地震破坏性实在太大了。潘剑林说:“这些建筑的质量十分糟糕,这在中国是个很大的问题。腐败也是一个问题,这让人感到耻辱。悲痛欲绝的家长们要讨个说法。”

影片中,家长说官方说学校死了286个孩子,但实际数字应该有近600人。他们说,大部分孩子的遗体都在宿舍楼出口处附近叠在一起,有些孩子把手伸向门把手。影片中还有镜头表现了失去孩子的家长们组织起来,收集证据向地方政府抗议校舍建筑质量低劣。

潘剑林告诉法新社,拍摄时,很多幸存者可能还没有从惊恐中缓过神来,所以可能他们还愿意面对镜头,但当地的官员则不大愿意上镜。地震过后三周,灾区被隔离开来,媒体就很难进入了。潘剑林回到北京后,他的胶片被来访的官员给没收了。幸亏潘剑林事先做了备份,才得以携此片来到釜山。

潘剑林说,他到四川地震灾区是为了记录事实真相,但是在这样规模的悲剧面前,他觉得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务。他说:“不可能证实什么是真实的什么是不真实的。也许每个人眼中都有自认为是真实的故事,但你不可能作出判定。”他还说:“人们在精神上强烈受挫,谁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们不能做太多的事情,只能继续生活下去。”

釜山电影节后,潘剑林计划携带此片参加更多的国际电影节,并一再表示他并不在乎回国后是否会受到处罚。他说:“我只希望更多的人看到这部影片,因为我们不希望这些事情被遗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