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包”“软文”困扰中国媒体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8.10.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红包”“软文”困扰中国媒体

陈永洲事件引发中国媒体腐败现象的讨论。专家认为媒体普遍性腐败的根源不在金钱,而是记者没有职业尊严,容易自甘堕落。

(德国之声中文网)《新快报》记者陈永洲被拘消息传出时,《财经》杂志副主编罗昌平正在香港大学访问,新闻研究者钱钢问他:"这个事情你会声援吗?如果记者真收了钱怎么办?"罗昌平在文章中写下的这个情节,是这几天很多中国媒体都要面临的尴尬。北京外国语大学新闻学教授展江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中国新闻行业的腐败辜负了公众的信任和支持。

10月18日,长沙市警方在广州以涉嫌损害企业商业名誉的罪名跨省拘捕《新快报》记者陈永洲。10月23、24日,《新快报》在头版以醒目的标题呼吁警方放人,得到包括各地同行在内的舆论的广泛声援。10月26日,中央电视台报道陈永洲受人指使发表失实报道。10月27日,《新快报》头版发表致歉声明,表示"经警方初步查明,本报记者陈永洲受人指使收人钱财发表大量失实报道"。

央视的单方面定罪报道受到律师及媒体工作者的批评。在这个"揭露罪行"的报道中,警方没有出示陈永洲发表不实报道的证据,根据中国法律的地域管辖规定,即便他收受贿赂,长沙警方也没有权力跨省抓捕,其对程序正义的破坏仍然遭到法律界人士的谴责。然而,陈永洲在央视报道中承认收受贿赂,也让他的声援者受到嘲笑。中国媒体人在微博中对媒体行业的腐败现象展开讨论。

In this TV grab, Chen Yongzhou, a reporter of the New Express, and detained by Changsha Police, is confessing having accepted bribes to defame the state-owned construction equipment maker Zoomlion for money and fame in Changsha, central Chinas Hunan province, 26 October 2013. A Chinese journalist arrested last week on charges he defamed a state-owned construction equipment maker on Saturday (26 October 2013) confessed on state television to accepting bribes for fabricating stories, despite a public outcry over his detention. Reporter Chen Yongzhous lengthy explanation of how he invented negative stories about Changsha-based Zoomlion Heavy Industry Science and Technology Co. Ltd is the latest in a series of televised confessions by suspects in high-profile or politicized cases. I am willing to admit my guilt and to repent, he said as he sat handcuffed before police in a morning news segment on state broadcaster CCTV. New Express, the state-backed tabloid that employed Chen, had published two front-page pleas for police to release him last week, an unusually bold move that drew widespread attention and sympathy from the public. The papers website did not mention Chens confession on Saturday morning.

央视的单方面定罪报道遭到许多批评

"正面报道"收钱更普遍

展江教授长期关注中国媒体行业的腐败问题,多次呼吁禁止记者收受"红包"及有偿新闻报道。他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陈永洲是否收受贿赂有待法院的审理,但是中国的各种乱象已经在此事件中集中体现,包括法治、市场规则和媒体伦理。他指出,记者收受 "红包"、媒体收钱发表"软新闻(广告)",在中国是一种普遍现象。他说,"这是一种严重的腐败行为,是整个社会腐败的一部分。"

针对陈永洲事件,《南方周末》记者柴会群在博客中透露,"记者拿'红包'现象早成为中国媒体行业的潜规则,已经正常到新闻发布会若没红包反而被视为不正常的地步"。记者个人不拿"红包"还会遭同行"鄙视",大多媒体机构也不排斥"红包"。"对于有的媒体某些记者而言,红包甚至成为主要收入来源"。他问道:"一个记者如果可以靠表扬和宣传拿不该拿的钱的话,是不是也意味着他可以靠批评和监督拿不该拿的钱?"

除了拿"红包"发表"正面报道"之外,记者也收受"封口费"不发表"负面报道"。根据中国官方公布,10名记者曾在2008年受贿260多万元,瞒报发生在河北张家口的一起造成34人死亡的矿难事件。2009年,山西霍宝干河煤矿发生一起死亡矿工1人的事故之后,《西部时报》通讯员戴骁军拍下了记者排长队领取"封口费"的惊人场景,引起舆论哗然。中国新闻出版总署就此事件总共处罚了60人,包括记者及"假记者"。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媒体工作者对德国之声说,中国各地宣传部门时或接受企业钱财或"招待",发布禁令阻止媒体"负面报道",也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Screenshot von der chinesischen Zeitung New Epress Titelseite 27.10.2013 ***Bild darf nur im Zusammenhang mit der Berichterstattung zur Zeitung New Express genutzt werden*** Die Zeitung entschuldigt sich auf Titelseite für Kritik - Blatt nimmt Forderung nach Freilassung von Mitarbeiter zurück. Ort: Bonn Datum:27.10.2013

《新快报》发表道歉声明另“陈永洲事件”出现重大转折

没有职业尊严,容易自甘堕落

香港媒体人闾丘露薇发表文章比较香港与内地的媒体环境差异,指出拒绝收受利益,在香港不是问题,有廉政公署,私营媒体内部则都会有相关规定。但是,中国内地媒体人"对于资本的干预,不知道是看不到,还是觉得并不重要,着墨不多,也不愿意多谈。尤其是当资本和权力结合,用资本的方式表现的时候,对于媒体的侵蚀更加残酷凶猛和隐秘"。她认为,"抵抗政商软文也好,压力也好,这是整个媒体的事情,不是一个前线记者可以做到,如果整个业界的生态不改变,只会让那些不愿意同流合污的从业人员无奈离开,因为恪守本分,也变成一件艰难的事情"。

展江对德国之声说,媒体记者敲诈勒索性质的腐败容易被揭露,但是拿"红包"、发"软文"等勾结性腐败更加严重,也得到普遍容忍。根据中国法律,这些腐败达到一定数额也是犯罪,但是通常都不会被追究。他认为腐败不仅是记者的问题,包括编辑和审稿的整个新闻生产流程都需要检讨;也不只是宣传或攻击商业公司的问题,还包括为政府官员涂脂抹粉

法国《国际快讯》(Courrier international)中国新闻编辑郭妮(Agnès Gaudu)于2011-2012年在广州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任教,她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指出,媒体记者收入不高、缺乏职业道德都是中国记者普遍性腐败的原因,但是最重要的原因在于,中国记者没有独立工作的条件, 大多数记者要么为政府服务,要么为商业机构服务,他们没有职业尊严,就容易自甘堕落。

《人民日报》也针对陈永洲事件发表评论《有职业操守才有媒体公信》,认为"新闻媒体客观公正的报道,是公众利益守护者,锋芒锐利的舆论监督,每每刺穿社会脓疮,成为推动社会进步的力量","媒体人本着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的操守,坚持真理,实在非常重要"。这一评论遭到很多网民的嘲笑,有网民认为"人民日报谈坚持真理,笑得肚里都疼了"。

作者:张平

责编:石涛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