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索马里海盗案”在德国开始庭审

这将是自14世纪声名狼藉的海盗克劳斯·施托特贝克(Klaus Störtebeker)因在波罗的海和北海抢劫过往船只受到法庭审判以来,德国对海盗的首次庭审。10名索马里海盗嫌疑犯不久将在汉堡出庭受审,他们被控犯有袭击海上交通罪。

default

2006年11月被捕的索马里海盗嫌疑人(资料图片)

自4月份被逮捕之后一直被关押在荷兰的10名海盗届时将被引渡到德国接受庭审。对索马里海盗的司法审判也将因此从非洲转移到欧洲。5月底,已经有5名海盗在荷兰的鹿特丹受到法庭审判。这些海盗对非洲之角海上战略交通要道的安全构成威胁。

在公海劫持船舶一直是受到国际社会谴责的犯罪行为。根据1982年联合国公布的国际海洋法公约,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国家都应该关注海盗袭击事件,即便其船只或者其公民并没有受到海盗的袭击。该公约允许各国向世界各地派遣海上警察打击海盗行径,唯一的例外是不能进入其他国家的沿海水域。但由于索马里没有正常运作的政府,因此联合国安理会对索马里取消了这一限制。国际军舰也可以在索马里领海追击海盗。

Hansa Stavanger nach ihrer Freilassung Flash

参加索马里打击海盗行动的德国军舰


德国还修订了本国的刑法,允许司法机构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基础上对海盗提起诉讼。虽然该刑法条文中没有使用海盗这一概念,但德国刑法第316c条款规定,袭击"空中和海上交通"将受到处罚。最低刑期为5年,如果袭击者造成他人死亡,甚至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

索马里海盗享受欧洲监狱的"幸福生活"?
然而,在欧洲进行的诉讼程序是否能够对非洲海盗起到威慑作用呢?或者他们反而为能够进入欧洲的"奢侈"监狱,随后申请庇护感到高兴?在鹿特丹就已经有一名海盗开了这样的先例。
伦敦著名智库查塔姆研究所(Chatham House)的海盗问题专家罗杰·米德尔顿(Roger Middleton)认为: "我不相信这将能够阻止这些年轻人放弃海盗生涯。去当海盗是因为在经济上可以获得巨大的好处。我不认为,仅凭在欧洲的几次庭审就能够使他们洗手不干了。"

到目前为止,海盗都是在肯尼亚接受庭审。但是这个东非国家以缺乏资源为由,于3月底取消了它同欧洲和美国所达成的相关协议。从此,西方国家不得不自己来处理对被关押海盗的制裁问题。米德尔顿说,"期望肯尼亚对数百名其他国家的罪犯启动诉讼程序,这是不公平的。我认为,应该由欧洲人和北约成员国来负责对海盗的审判程序。当然,从工作成本上来说,将在索马里海岸前逮捕的海盗送往肯尼亚庭审要比送往德国快捷方便的多。"

Konfliktforscher kritisieren Anti-Piraten-Einsatz

押送被俘的海盗

解决海盗问题的唯一办法:建立法治 打击腐败
如果下周一欧盟的"阿塔兰塔"使命(Atalanta)果然不出人们所料被继续延长一年,欧盟委员会届时也将会公布本季度有关海盗的最新统计数字。尽管索马里反政府武装"伊斯兰党"(Hizb al Islam)占领了海盗的主要巢穴,并承诺将制止海盗袭击过往船只,但是从3月份至5月份,海盗袭击事件与去年同期相比仍再次大幅增加。海盗使用所获得的赎金买通政府官员,并使自己过上富足的生活。因此,柏林科学与政治基金会的非洲之角问题专家韦伯(Annette Weber)认为,帮助该国建立法治国家体系以及打击贪污腐败是制止海盗袭击的唯一可能性。韦伯表示:"海盗所得的一部分(资金)也进了当地管理机构。如果政府改变方式行使国家职能的话,或者说国家确实能够满足老百姓一些期望的话,那么我们可以想像,那里将会出现稳定。这应该是关键,人们不能被动等待索马里南部恢复安全,然后再开始建设工作。"

作者:Ludger Schadomsky/李京慧

责编:石涛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