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林根纵火案廿载:排外思想依然在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9.05.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索林根纵火案廿载:排外思想依然在

20年前发生在德国索林根的一场大火夺去了一个土耳其家庭5个人的生命,纵火者是右翼极端青少年。尽管此后人们在移民融入方面做了许多工作,但对外国人的偏见依然存在。

Mahnmal für den Brandanschlag in Solingen von 1993, aufgenommen 2009 (Foto: F. Vincentz)

Mahnmal Brandanschlag Solingen

(德国之声中文网)"这样的事也可能落到我的头上",查吉奇(Secil Cakici)说。"出于害怕我们躲到了地下室,之后几个星期我每天都送儿子去学校。"库拉克(Maide Kulak)这样描述1993年索林根纵火案发生后的情形。

在德国生活了46年的查吉奇说:"可人不能总是生活在恐惧中。"乌祖恩(Ayla Uzun)点赞同地点了点头。这是索林根的土耳其妇女的一次定期聚会。不久前,国家社会主义地下组织(NSU)针对外国人的系列谋杀案开庭审理,又唤起了人们对20年前索林根纵火案的回忆。一个土耳其大家庭居住的楼房被点燃,5名女性在那场大火中丧生。职业学校教师乌祖恩当时就曾积极参与地方政治,她亲身经历了移民们在惨案之后的惊恐。这是到那时为止战后德国发生的最严重的袭击外来移民事件。由于害怕有人效法,一些土耳其住户在门牌上涂改了自己的姓名,让孩子不脱衣服上床睡觉,以便在紧急情况下迅速逃生。很多人仔细研究了房屋的消防设施。

Archivbild vom 29. Mai 1993 zeigt das bei dem Brandanschlag zerstörte Haus der türkischen Familie Genc in Solingen. Am (heutigen) Dienstag (19.01.1999) beginnt der Zivilprozeß um die Schadenersatzansprüche gegen die vier verurteilten Brandstifter. In dem Verfahren vor dem Wuppertaler Landgericht geht es um die Ansprüche von drei Überlebenden des verheerenden Anschlags vom Pfingstsamstag 1993. Die Frau des Klägers Ahmet Ince war bei dem ausländerfeindlichen Anschlag ums Leben gekommen. Die beiden weiteren Kläger, Güldane Ince und Bekir Genc, hatten schwere Brandverletzungen erlitten. Bei dem Anschlag waren fünf türkische Frauen und Mädchen ums Leben gekommen. dpa

极右分子纵火焚烧了一栋土耳其人居住的房屋

总是担心会发生不测

每次发生波及土耳其家庭的火灾,乌祖恩都希望原因不是纵火袭击,而是房屋设备发生了技术故障。因此当她看到"花着纳税人钱"的政府部门在10年里都未能侦破有种族主义背景的NSU系列谋杀案,感到极端失望。"我生活在这个国家能感到多安全?"这位在23年前参与创建工人福利幼儿园的女性问道。

德国人对伊斯兰主义的恐惧

她早就决定加入德国国籍。库拉克也已拥有德国护照,她12岁时就来到德国,她的父母为她请了一位私人教师教了她5年德语。尽管如此,这位如今的药剂师助理说,还是常常感到自己像一个"伊斯兰主义德国人"。乌祖恩也有类似的经历,即会因为自己的外国名字、相貌、口音和宗教被歧视。"我自己不带头巾,但我不会像许多德国人那样以这个标准判断一个人。我们也反对极端主义。"乌祖恩说,"我凭自己的人格和能力为这个社会作贡献,我不能为了让自己被接受而更改名字。"

但名字却是一个关键。许多土耳其人就是因为自己"非德国化"的名字受到歧视。查吉奇说:"我儿子大学毕业后到处求职,每次都遭到回绝。后来他在求职材料上给出了一个德国名字,马上就被邀请参加面试。"

Alttext: Mitglieder des Türkischer Frauenvereins (Ayla Uzun, 2.v.li), Foto: Karin Jäger/ DW, 12.05.2013

索林根的土耳其妇女协会

索林根生活着来自130个国家的居民。"在德国出生的孩子中,40%都有移民背景。"乌祖恩说。德国的移民数量在增加,而德国也需要这些移民。乌祖恩说,现在到了该认真思考的时候了,思考如何能让生活在这个国家的不同族群更好地相处。"或许在某些部门定出一个外国人的最低比例,能帮助改善他们的社会地位?"

双重国籍和穆斯林公墓

乌祖恩希望自己能拥有双重国籍。因为如果她要获得德国公民的身份就必须放弃土耳其护照,而这意味着放弃自己的一部份身份认同,这对她是一个很难下的决心。

吉莱(Aysun Giray)则希望德国有更多的穆斯林公墓。"我父亲安葬在土耳其,可我不能去那儿。我希望自己能葬在德国,这样我的孩子们如果想我了,可以常常来看我。"

在场的所有土耳其裔女性都希望,德国警察能更加细心警觉,宪法保护部门工作更有效,相关的立法更加健全,这样"国家社会主义地下组织"所犯的罪行就不会拖了10年才被侦破。这一案件正在慕尼黑进行法庭审理。与会的土耳其女性对这一庭审不抱什么期待。"目前为止发生的一切,对德国来说太难堪了。"乌祖恩说,在场的人都点头表示赞同。

作者:Stefan Nestler 编译:叶宣

责编:李鱼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