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精品艺术古董展采风

11月19日至23日,精品艺术古董展(Fine Art Cologne)在科隆修葺一新的南部展区的第三大厅里举行。来自国内外的80家画廊展出了自己的最佳历史收藏。虽说此次展会重点是西方古典现代派和表现主义作品,但中国也是一个无法回避的话题。另外,在金融危机当道,世界经济走向衰退的今天,西方艺术市场运作如何?

default

科隆精品艺术古董展一角

本届科隆精品艺术古董展有了一位新的负责人-现年45岁的艺术史学家-在业内小有名气的乌尔利柯-贝伦松(UlrikeBerendson)。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贝伦松女士锐意改革的决心有目共睹。展出内容严格限制在1980年前,将当代艺术和摄影展一律排除在外。展出地点改在了新修的第三大厅,从科隆道依茨车站走下火车,便会看到新建的通往第三大厅的玻璃建筑-一座耸立在宽阔台阶上的"水晶宫殿",此次参展画廊数量与去年相比减少了一半多。绵延两千年的古玩,艺术品陈列在简约风格的大厅里。由于展品集中,参观者可以尽情陶醉其间,不受干扰。展台间除了花坛之外,便是供参观者小憩的矮凳,同样的简约风格,与同一色调的花坛遥相辉映。此外,酒吧,餐厅为人们提供一流服务。虽说是新址,但一切都显得十分到位,仿佛营造出了一个世外桃园。

Fine Art Cologne

科隆精品艺术古董展一角

在世界经济面临衰退,世乱心慌的今天,艺术市场是否也在劫难逃呢?"开幕式当晚,我就出售了两枚价格不菲的日本和服腰带上的装饰配件-根付,令我非常吃惊。这表明,有钱人恰恰会在经济衰退时期购买值钱的艺术品。对东亚艺术感兴趣的人往往这么作。因为他们希望,这些艺术品不会象股票一样暴跌,一旦手头拮据,需要钱的时候,这些艺术品至少能够保值。"

说这话的是德国福拉克斯曼画廊主持福拉克斯曼女士。福拉克斯曼在大学期间主攻东亚艺术史。以后嫁给了曾在汉莎航空公司担任机长的福拉克斯曼先生。丈夫驾驶的飞机将太太带到了遥远的香港,日本和新加坡,使夫人亲眼看到了那里的艺术珍藏,于是于1977年开设了自己的画廊,将日本根付,壁画,中国的鼻烟壶,瓷器等介绍给西方的艺术爱好者。

制作于18,19世纪的根付取材于各种动物造型,一律由象牙雕刻而成。松鼠、金鱼、白兔、青蛙,乌龟各个形象逼真,憨态可掬。或许是由于历史的沉淀,使根付的色调变得黯淡,增添了柔和的成分,从而满足了西方人对色调的要求?!

Messe fine art cologne in Köln

福拉克斯曼画廊展台鼻烟壶

脱掉了和服的的日本人已不再需要这些历史饰物配件,一旦福拉克斯曼太太的艺术品告罄,她又从哪里购进新的艺术品呢。福拉克斯曼太太透露,只有去纽约,伦敦等著名拍卖行参加拍卖。她不仅从那里购买根付,也购买康熙乾隆年间的瓷器制品以及鼻烟壶等。然而,近年来,中国艺术品收藏家的频繁出没给福拉克斯曼太太带来了不利。"中国艺术收藏家纷纷将自己的古董收回。在参加拍卖时,中国艺术收藏家的选择性很强,只购买高价位的艺术品。他们是很有眼光,很挑剔的收藏家。"

参加此次展会的另一位画廊主持施密茨(Hans-Martin Schmitz)对此也有同感。"我们都注意到中国的艺术品收藏家。他们的出现使我们根本没有竞争机会,也就是说,他们出手大方,开价远远高于我们,所有国际知名艺术品拍卖行已是中国收藏家的天下。"

施密茨是业内有名的东亚艺术迷,他于1961年开设了经营中国日本古老艺术品的画廊,堪称东亚艺术走红西方世界的见证人。

其实,在本届精品艺术古董展中,古老的东亚艺术品只占据很小的比重。本届展览的重点是西方古典现代派和表现主义作品。设址德国慕尼黑马克西米里安豪华大道上的托马斯画廊是世界收藏表现主义艺术品的最权威画廊。此次展会上,托马斯画廊展台气势不凡。康定斯基,桥杜-牟勒,埃米尔-诺尔德等人的架上艺术,马克思-恩斯特,费尔南多-波特罗,乔治-科尔贝以及亨利-劳伦斯的雕塑等使托马斯的展台格外枪眼。包豪斯,蓝色骑士,托马斯画廊展台的布局一目了然。该画廊主持托马斯(Raimund Thomas)尤其对展会新负责人的规定赞不绝口。"今年的参展画廊明显少于去年,我认为这样的安排不错。更加突出了展览重心,比如去年人们专为博物馆技术开辟了整整一个展厅,其实没有必要。内容多,展厅多只会使参观者感到疲劳,难以集中精力欣赏艺术精品。"

Messe fine art cologne in Köln

慕尼黑托马斯画廊主持托马斯先生和经理格罗斯曼女士

托马斯先生说得在理,此次展会布局的确给人们提供了一个精心欣赏,反复品味,必要时与画廊主持和策展人深入交流的机会。今年的艺术展厅里,不见了往年参观者的匆忙,看到的往往是人们驻足在某一作品前的凝神思考。

尽管托马斯的展台上没有一幅中国作品,但走出国界的想法早已在托马斯胸中涌动。1987年,他就已开始尝试着在德国举办中国,俄罗斯艺术展,遗憾的是,那时作出此举尚为时过早,展出没有获得任何反响。托马斯也只好作罢。面对以后的中国艺术品风靡西方世界的走势,托马斯的心情是非常复杂的。"今天,我似乎再次确信,当年的放弃决定是正确的。因为中国艺术品风靡西方世界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不少艺术家的作品在短期内价格暴涨,甚至给人一种完全失控的感觉。我们认为,这里面有西方艺术批评家,艺术商人,收藏家爆炒的成分。毫无疑问,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引起国际层面的广泛关注,对中国的艺术发展来说也是一样,走红西方世界的中国艺术创作良莠不齐。现在到了沉淀,清洗的时候,我相信,我们将会看到哪些是真正的艺术品,因为它们能经受住时间的考验。"

托马斯的业内好友,杜塞尔多夫国王大道上的知名画廊鲁道夫的主持鲁道夫先生对此也持同样的观点。"我对这样的发展态势表示怀疑。因为它的发展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某些中国艺术家的作品被直接从画室投入伦敦,巴黎,纽约的拍卖行,价格飞涨,这样的发展速度是不健康的。一旦金融危机难以遏制,一旦购买这些作品的年轻收藏家或公司需要流动资金,他们最先出售的便是这些艺术品,如此一来会出现不利的发展态势。"

Gerhard Richter gestaltet Südquerhausfenster im Kölner Dom

德国著名画家格哈特-里希特

鲁道夫是典型的财力雄厚的西方画廊主持。张伯伦的雕塑,驰名世界的德国画坛巨匠格哈特-里希特的架上艺术闪亮在鲁道夫的展台上。鲁道夫坚信,每一次危机都蕴藏着新的机遇。"有些收藏家对股市动荡感到厌倦。他们抛出了所有股票,于是利用手头现有的流动资金购买艺术品,给自己的生活增添乐趣。既能修身养性,又能美化环境。"

艺术市场未受影响是此次展会发出的一大信号。然而在全球一体化的当今社会,居安思危,走出国界已成为业内人士的共识。而与中国艺术家,收藏家联手合作似乎已成为德国画廊主持的战略考量之一。托马斯画廊经理海柯-格罗斯曼就曾于去年到访中国。中国艺术展的国际水准令她吃惊,但美中不足的是:"中国艺术收藏家们只对价格感兴趣,他们对西方艺术发展史缺乏必要的了解,比如不能理解为什么埃米尔-诺尔德的一幅油画也许值1百万欧元。在这方面存在着严重的信息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