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等待器官移植,同死亡赛跑

在德国,能够供给病人做移植手术的人体器官非常短缺,目前的状况是,12000个病人等待一只肾脏、一只肝脏或者心脏。公开的统计虽然宣称,大约80%的德国公民愿意捐献自己的器官,但事实上,几乎没有人真正对这个话题进行更深一步的探讨。德国拥有捐献器官证书的人屈指可数。

default

器官移植手术

60岁的格奥尔格每当谈到自己又能正常生活时,都非常激动。他曾两次接受心脏移植手术。但象他这样幸运的人并不多,在德国,大约有12000人病重垂危,等待最后的希望 - 器脏移植。但实际的情况是,捐献的器官供不应求,等待名单越来越长。每天,平均有三人因等不来捐献的器官而告别人世。一个器官捐献者可以最多救活5人,让他们重新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这些认知对很多人来说并不陌生,但实际上死后捐献器官的人仍然寥寥无几。去年,德国器官捐献量只是需求量的三分之一。原因何在? 德国器官移植协会的拓普(Burkhardt Topp)这样解释道:

首先,德国人同其他民族一样,对“死亡”和同死亡有关的字眼很忌讳,因此,移植器官这事不愿被提及。另外,“器官买卖”、“器官生意”和“器官休假”等词汇,在媒体渲染下成为非常负面的东西。还有,医疗领域一发生不测,一有形迹可疑的地方,都会联系到器官移植。

接下来还要界定人的死亡到底从何时开始。大脑死亡就算作是死亡吗?德国的教会和其他器官移植反对派不认为,大脑死亡就是人的死亡。或者心脏停止跳动的时候才算是死亡的开始?


德国的相关法律

德国法律规定,大脑死亡的状态下,可以进行器官移植,如果捐献者有一份捐献证书。德国公民中只有12%的人拥有这份证书。除明文法律外,还有一些相关规定,比如“扩展同意规定”,它的内容是,如果死者没有器官捐献证书,其亲属可以推测,器官捐献能否得到死者的同意。

象这样的规定在实际生活中很难操作,因为死者在世时,家里没有讨论过这类话题。即便作为亲属,也很难断定亲人会做出怎样的决定。在问到是否捐献死者器官时,其亲属的回答常常是拒绝。


国外的“反驳规定”

按人口比例计算,德国100万人口中,15人愿意捐献器官,在欧洲排在第5位。位居前列的是西班牙,每100万人中,愿意捐献器官的有35人,接下来是比利时和奥地利。在这些国家实施的是所谓“反驳规定”,意思是:每个公民如果不书面拒绝器官捐献,那他就是一个器官捐献者。

德国移植外科界也希望德国引入这种规定。埃森大学医学院布罗尔施教授认为,人们应先从思想上做起,认识到器官移植的正确性和必要性,否则,光修改法律条款并不管用。不过,即便是目前的情况下,“反驳规定”应是更有效的一种。


近一半病人因等不来器官而死亡

除了缺乏对器官移植的教育以及法律的缺陷之外,医院也要承担很大一部分责任。按照德国器官移植协会的统计,德国每年医院诊断的大脑死亡者大约为4000例,但报到器官移植机构的不到其中的一半。其原因不外工作压力过大,医护人员对器官移植规定缺乏知识、人手不够等等。

这种状况产生的后果让人不寒而栗。以埃森为例,仅等待肝脏的病人就达200之多。器官移植病人中,肝脏移植的比例最大。目前,大约40%的病人因等不到相应器官,死在手术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