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第一次佛兰德战役百年纪念

整整一世纪前,随着佛兰德地区被淹,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可怕的阵地战在比利时拉开序幕。在尼乌波特和伊帕尔,将举行这一历史事件的国际纪念活动

Belgien König Albert Denkmal in Nieuwpoort

尼乌波特的阿尔伯特国王纪念碑

(德国之声中文网)一个世纪前,占优势的德国侵略者突袭北海之滨的比利时小镇尼乌波特(Niewpoort)。来自平缓的低湿地的5条河流和运河在这里汇合,流入北海。

佛兰德(Flandern)地区低于海平面,平时全靠由无数运河和闸门构成的错综复杂的排水系统排涝。

Belgien Entwässerungsgraben in den Marschen des Flusses Ijser

伊泽尔河四周的排水道曾作为战争武器

面对德军的攻势,一名比利时军官情急之中突发奇想,要把战线那一头的德军所占地区变成一片泽国,以阻止德军在比利时的长驱直入。统帅比利时西北部硕果仅存的西佛兰德一小块地区军队的国王阿尔博特一世钦点认可了这一方案。两名平民冒着德军狙击手枪击的风险,用了整整4个夜晚的时间打开了堤坝和闸门。海水随之源源涌入。果不其然:德军被困在一片汪洋和泥沼之中而难以自拔。

比利时历史学家万伦尼(Patrick Vanleene)认为,水淹佛兰德是

第一次世界大战

的一个关键转折点。他在接受德国之声的采访时表示,此举使德军首次在比利时的攻势受阻,战争从此由运动战转变成堑壕战,并延续了4年,在人们的印象中,所谓的一次大战便是双方各据战壕进行的一场阵地战。

比利时人尊崇阿尔伯特一世的勇气

在当年闸门所在之地,比利时人民用黄色砖石为国王阿尔伯特一世搭建了一个圆形纪念碑。就在这里,将举行佛兰德战役百年国际纪念活动。联邦德国总理默克尔将代表当年的战争对手和今天的欧洲盟友致词。她将仰望骑跨着一匹骏马的阿尔伯特国王雕像。雕像的背景上是标志着当年战线走向的伊泽尔河(Ijzer)。

阿尔伯特一世是一战时期亲自参战的唯一一位君主。当年,法国盟友更希望这位比利时国王能流亡国外,以求安全。但是,他拒绝离开祖国和自己的军队。对他而言,围绕伊泽尔河的战斗对作为一个国家的比利时来说具有生死存亡的意义。

过了100年,阿尔伯特在比利时依然深受爱戴。佛兰德交通公司将一辆大型巴士改装成一个机动展览车,将阿尔伯特的史绩带给当地的众多村庄。机动展览车的司机在尼乌波特展点上说,“阿尔伯特流动展”观者如潮。在这个以渔业和旅游业为生的袖珍小城,人们当然会在“阿尔伯特”渔市上享用腌小鲱鱼,在“阿尔伯特桥”小酒馆喝下一杯啤酒。白色的墙壁略呈斑驳,不过,这些天,墙上装饰了许多英国国旗。当年,英军曾在伊泽尔河战线作战。

Belgien Fischhandel Albert in Nieuwpoort

尼乌波特的阿尔伯特渔市场

伊泽尔河战线

1914年10月29日,一场血腥的战斗在尼乌波特揭开帷幕,直到1918年,这场肉搏战才得以告终。战线以伊泽尔河和伊普尔河(Ieperlee)为走向,一直进入伊帕尔镇(Iepern)。1915年春,德军就在该镇首次投入了毒气弹。

沿着该战线,德军在两河东岸、盟军在西岸挖掘了总长数百公里的战壕。作为旅游项目之一,其中的一段战壕后又仿建。

身处干干净净的用木头搭建或铺着灰地的坚固战壕,今天的游客们很难想象到当年的士兵们过的是如何难以忍受的生活:泥浆、粪便、弹坑、尸体、喊叫、雨水、冰雪和挥之不去的对死亡的害怕情绪陪伴着士兵们的每一刻。

有梦魇的最后一代人

对西佛兰德的住民来说,最初,战争令人难以置信。当地的农民和渔民们断断想不到,德国人偏偏会计划经由此地进入法国。

1914年10月,成千上万的难民从东部逃往尼乌波特,士兵们接踵而至。负责筹办了介绍弗兰德战役历史展览的历史学家万伦尼在回顾当年的情形时说道,当时一片混乱,因为,镇上的居民们根本就没有任何心理准备,他们断然想不到,要容纳到教堂和学校躲避的整支军队。成千上万的人因西佛兰德的水淹行动和激烈的巷战而流离失所。万伦尼的祖父们也是当年的罹难者。他说,他可能是还能感受到一战梦魇的最后一代人了。

Belgien Schützengräben des Ersten Weltkriegs bei Diksmuide

一战时期比利时境内的一段仿建战壕

2014年的百年

纪念活动

吸引了大量游客。在当年的战场上,各参战国构筑的阵地的残迹和军人墓地随处可见。沿着当年曾在那里发生浴血战斗的如画般的水堑壕,标志清晰的汽车环行道和自信车道蜿蜒伸展。现在,比利时正值秋假。许多孩子随着父母在佛兰德旅游。一路上,何以会看到有那么多部分用纸和塑料做成的罂粟花遮盖的堑壕、坑墓,对此,成人们还不得不向孩子们作解释。历史学家万伦尼相信教育的力量。他指出,可以借助展览,以有意思的方式向年轻人说明,他们该如何小心,“青少年们该知道,战争不只在电视上才有哇。”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