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穿越生死 逃离也门

一位乘坐中国军舰逃离也门的巴基斯坦女教师向法新社记者讲述了自己在亚丁经历的生死考验。她表示,如果也门有朝一日重建和平,她还愿意回去。

Yemen Aden Evakuierung Chinesische Marine

中国军舰帮助不少他国公民撤离也门

(德国之声中文网)巴基斯坦教师萨伊玛·坦维尔(Saima Tanveer)回忆起她和家人如何逃出战火纷飞的亚丁,冒着枪林弹雨到达海港,乘坐中国军舰离开也门的经历时,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激动情绪。

这位35岁的女教师是4月3日逃出也门的一批大约170名巴基斯坦人中的一员,和她一起逃离战火的还有她作会计师的丈夫和两个身负残疾的孩子。

自从沙特阿拉伯领导的盟军上个月开始对也门胡塞叛军进行轰炸行动以来,巴基斯坦已经从该国撤离了数百名侨民。沙特等国希望通过这一军事行动帮助被迫流亡的也门总统哈迪回国重掌政权。

枪声打破了宁静生活

坦维尔曾经在也门度过了两年美好的时光。她在港口城市亚丁(Aden)一所巴基斯坦人开办的学校教书。然而幸福的生活就从3月23日什叶派胡塞叛军攻入这座城市的那一天起戛然而止。

现在,回到巴基斯坦西北部城市白沙瓦(Peshawar),坦维尔带着惊人的冷静描述了自己是如何近乎绝望地穿越亚丁到达港口,然后乘坐中国海军军舰到达吉布提,最终乘坐飞机返回故乡。

Clashes in Aden

街头巷战随时会上演

在长达一个多星期的时间里,因为无法离开也门而滞留的他们不得不为了躲避纷飞的战火而四处躲藏,每天都要重新寻找过夜的地方。他们不知道自己是否下一秒就会被一颗子弹击中而命丧黄泉。

生死考验

最终,救援的船只来了,但是对于坦维尔和其它巴基斯坦人来说,穿越一座正在进行激烈巷战的城市到达港口,这不仅仅需要至少半个小时的时间,而且是一场生死赛跑。

"我们的政府要求我们在五到十分钟之内到达港口城区,因为在五点钟他们(指交战方,编者注)就要开始进行重炮轰炸",坦维尔对法新社记者讲述道。

"这对我们来说真是一段可怕的路程。我们从机场区出发,当时子弹纷飞,我们的汽车两次被子弹打到,坦克车就从我们眼前开过。他们正在交火,但我们必须保住性命。"

最终,中国海军舰船将这些滞留的巴公民送到了吉布提。在那里,一家巴基斯坦专机将他们继续送回国。4月3日,他们在伊斯兰堡受到了国人热情的欢迎。

坦维尔对于动荡的生活并不感到陌生,她曾经经历过巴基斯坦政府军在白沙瓦与极端伊斯兰武装之间的流血战争。但是也门的状况要混乱得多:"在巴基斯坦,我们至少能分辨出,这是我们的军队,这是我们的警察,但是在那里,我们根本看不出来谁是胡塞军,谁是政府军,而且除此之外还有那么多武装势力卷入这场冲突。"

难以想象的混乱

坦维尔和家人和大约20名巴基斯坦人同住在一个院子里,但是在叛军打进来之后,当地人警告他们,作为外国人可能会受到袭击。"他们告诉我们,如果有人敲门,千万别让家里的男性去开门。他们可能会开枪打死你丈夫,但是作为女性,你可能会得到一点同情",坦维尔说。

Jemen Saudi-Arabien Luftangriff auf Sanaa

被烧毁的汽车

在以沙特为首的盟军开始空袭也门之后,巴基斯坦拒绝了利雅得发出的派兵请求,同时也开始从也门撤侨。

但是巴政府安排的第一架撤侨飞机是从红海沿岸城市荷台达(Hodeida)起飞,那里对于坦维尔来说是遥不可及的。第二次,伊斯兰堡又试图向穆卡拉(Mukalla)港派遣一架飞机,那里虽然距离亚丁没那么远,但却是圣战组织的大堡垒。

曾经在穆卡拉工作过的坦维尔说,她曾经听一个在那里的朋友警告过:"她说那里的圣战者会干出斩首的事情来……人们都说,基地组织在那里很活跃。"

至于在穆卡拉是否真的发生过斩首事件,目前还不得而知。

最终,坦维尔的逃生机会降临,来的是一艘中国军舰。

尽管经历了惊险坎坷,但坦维尔说自己还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回到也门。"我们希望那里能有和平与安全。如果恢复和平了,我们很愿意继续为也门工作,因为那里的人们真的很善良友好。"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