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加贝—独裁者还是自由斗士?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1.02.2014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穆加贝—独裁者还是自由斗士?

将年满90岁的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在西方被视为独裁者,但是在非洲他却得到许多人的拥护。

(德国之声中文网)罗伯特·穆加贝是一个独裁者?了解这位津巴布韦总统的安科马赫(Baffour Ankomah)认为这种说法听起来是荒谬的。在伦敦出版的《新非洲人》(New African)杂志的这位总编说: "如果阅读了西方媒体,人们就会相信这名男子的早餐,午餐和晚餐都在蚕食百姓。 但是如果你本人看到他,你所看到的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人。" 安科马赫说, "尤其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的伟大的人性。 " 这位来自加纳的记者以及他的杂志都属于国际媒体界推崇穆加贝的一群。因严重侵犯人权罪被欧盟处以制裁的这位独裁者在他们看来始终是一位为自由而战的英雄。

像《新非洲人》这样钦佩穆加贝的杂志并非个例。 2004年,该杂志让读者提名100名最重要的非洲人。穆加贝仅位于曼德拉和已经逝世的加纳国家创始人恩克鲁玛(Kwame Nkrumah)之后排名第3位。

Robert Mugabe und Queen Elizabeth Ritterschlag 1994

穆加贝被英国女王封为爵士

穆加贝本周五( 2月21日)庆祝90岁生日,来自西方的祝贺寥寥无几。但是在80和90年代情况则完全不同。穆加贝自津巴布韦1980年获得独立以来一直掌权,当时他在西方也受到推崇。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封其为爵士并授予荣誉博士学位。而对于穆加贝下令津巴布韦士兵对其死敌恩科莫的拥护者进行大屠杀的行为,几乎无人关注。只是从2000年穆加贝批准民兵强占控制着津巴布韦农业的白人农场主的土地之后,这位年迈的总统才在西方被视为一个独裁者。

非洲国家首脑的声援

穆加贝政府的受害者绝不仅仅是富有的白人。 2005年,穆加贝政府也对首都哈拉雷和其他主要城市的贫民窟居民采取了打击行动。超过5万所房屋被摧毁,3万人被逮捕,大约一百万人无家可归。批评者认为,这是一个蓄意的报复行为,因为贫民窟居民倍认为是反对派的支持者。同时,对工会成员和反对派人士的逮捕也成为西方报道的负面新闻。津巴布韦的贫困人口激增,通货膨胀率一度在世界上创新高。

尽管如此,穆加贝在非洲的受欢迎程度依然不减。今年初,非洲国家的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选举他为非洲联盟的副主席,并决定:如果罗伯特·穆加贝不被邀请参加计划中的布鲁塞尔欧盟 - 非洲峰会,非盟将拒绝出席会议。 赞比亚外交部长西穆萨(Wylbur Simuusa)矛头指向欧盟强调,"如果津巴布韦不参加会议,非洲也不参加。 "

"对朋友不弃不离"

穆加贝在其他非洲国家领导人中深得人心,归功于他高超的政治战术和他的联络技巧。作为反抗昔日罗得西亚白人种族隔离制度的一名地下抵抗战士,他与许多其他非洲自由运动建立了联络。南非解放运动非洲人国民大会与其多年保持密切关系。穆加贝曾逃亡到坦桑尼亚和莫桑比克。当年的许多老战友如今成为总统和政治家 - 鉴于多年的老关系,他们都对这位来自哈拉雷的独裁者给予支持。

Mahmud Ahmadinedschad & Robert Mugabe ARCHIVBILD 2010

穆加贝受许多非洲国家元首拥护

非裔德国女记者杰斯卡(Andrea Jeska)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一次我问莫桑比克前总统西萨诺(Joaquim Chissano),作为一个有民主思想的人,为什么会与像罗伯特·穆加贝这样的人保持着友谊?他很生气并且说,如果在朋友遇到麻烦时落井下石,那他成了什么人?

反西方言论获支持

穆加贝抨击西方的言论也受到一些非洲国家部分百姓的支持。如果他抨击西方的主导地位,要求非洲人必须自己掌握对其国家和自然资源的决定权,穆加贝就触动了非洲百姓的神经。因为在殖民时代结束几十年后,贫穷和自然资源分配不均仍然是许多非洲国家生活中的现实。

《新非洲人》杂志的主编安科马赫说,"很多人羡慕穆加贝最近20年来又将殖民者掠夺走的土地归还给原来的主人 "。在这方面其他国家进展甚微。纳米比亚就是一个例子:1990年该国脱离南非宣布独立时,全国大约一半的耕地属于近3500个白人农场主。在德国殖民和南非占领时期,纳米比亚黑人没有机会获得土地。但该国的土地改革采取自愿原则,迄今只有少数农场主宣布出售其土地。

南非的情况也类似。昔日白人种族政权禁止黑人拥有土地。种族政策结束后,情况发生了变化。但是许多南非黑人无钱购买土地。该国的土地改革进度缓慢。在此背景下,在可预见的未来,穆加贝的政策看来对很多人具有吸引力。

作者:Daniel Pelz 编译:李京慧

责编:叶宣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