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科隆:性感老男孩 & Tabledance

到科隆之前,我和多数中国游客一样,就知道那个歌特式的大教堂。因为他们告诉我:你一定要去看大教堂啊,很有名的。“到此一游”是在所难免了,何况我母亲是信教的。我去的21号刚好是星期天,红衣教士在庄严的大教堂里例行公事地做弥撒(抱歉,我没有宗教信仰,也不知道是否用词准确),我表情肃穆地拍了几张照片就出来了。

default

性感老男孩最终被愠怒老女孩呵斥走了

我感兴趣的是,在火车上听朋友跟说起的科隆狂欢节,这个城市的人,平常努力工作,到狂欢节就会发疯,疯得不成样子。可惜没遇上科隆发疯的日子,那就游荡着寻觅性感气息吧。

说来奇怪,别人期待我在德国发生艳遇时,假设的对象都是高大英俊的帅小伙子,实际上,我却更受德国老男孩欢迎(朋友称他们为老爷爷,我觉得不太礼貌,因为他们心态年轻得很,就像中德有时差一样,中德也有年龄差,50岁以上的男人在中国算是老家伙了,在这还是天真热情得很,不如叫他们老男孩)。

举例来说,我正在街上拍游行的土耳其人,并好奇他们像周末逛街般成群结队,表达着加入欧盟的心愿,这时,忽然出现一个德国老男孩,驻足看我,微笑着问我是来自maidland还是Hongkong,搭讪得颇有风度,我只好把相机转向他,留下友好纪念;更有主动的老男孩,拉着太太的手逛着街,见我蹲在地上抽烟扮酷,登登地就跑过来跟我合影了,pose还很正点,直到老太太不耐烦了,叫他过去,他才走,德国的老男孩比年轻人更放松,更随兴,要不是朋友们跟着我,我说不定跟多少老男孩跑了呢。

这样街头偶遇式的浪漫,在我看来是性感的,比Sex World性商店和夜里的Tabledance性感,因为前者是柔和温暖的,后者是商业冰冷的。去科隆那家叫Tabledance的夜店之前,我和朋友已喝过有些晕感的圣诞节烧酒,吃过正宗的比萨,一副酒足饭饱要去寻乐子的德行。

我曾写过一篇《男色消费》的专栏文章,讨论男妓为何不流行,我当时说,因为多数女人没有消费男色的意识,花钱去享乐男人,总觉得还是自己亏。所以我也好奇去Tabledance会是什么感受,朋友描述她上次带几个女孩到这家店,点了脱衣舞男到桌前跳舞,惟恐性骚扰地作出自我保护状,听起来很搞笑。

结果,我也没出色多少。也许那晚店里的生意冷淡,舞男舞女在台上做着挑逗动作时,都很没精打采。犹豫半天,我们点了一个肌肉发达的男子过来。训练有素的他,动作都是程序化的,会脱衣服的变形金刚而已,几个小花招过后,我被拉上去共舞了,但他的“勾人”眼神像是印刷上去的,更无聊的是,他摆布起我来像拧某种玩具,举起来1分钟,放下,跪下来,在我肚皮上舔一下,换动作,指令我背对他弯下腰去,我说:“嘿,看不见你,你在干什么?”哦,他又舔了舔我的背。本欲发挥一下,跟他辣身舞,他却非常职业非常貌合神离地抱紧我一分钟结束“任务”。OK,这就是消费,没有情感,没有多余的消费。

一个性独立性自由的女人,是否要懂得游刃有余地享受男色消费才算数?随后的法兰克福沙龙,别人也问我:“选择一夜情还是去红灯区更好?”我崇尚无交易性质的性交往,也支持为色情职业做贡献。在Tabledance,聊以自慰的是,被点舞男提高了劳动价值,冲淡他在舞台上的免费时间。我们要对陌生人好。

文/木子美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