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科隆即兴音乐家北京登台纪实

说起德国与中国之间的文化交流,给人的印象是,这往往是经过官僚机构的策划,而后由官方推广宣传的一些项目。当然这种形式也是很重要的一方面,但如果看一看另类的文化交流,更令人有新鲜感。例如一群来自科隆的前卫艺术家就正在与中国同行进行合作,并在中国登台演出。德国之声中文广播部主任冯海音从北京发来如下报导。

default

实验音乐会的现场效果

在北京朝阳区的酒仙桥有一片旧厂房,是50多年前由民主德国的建筑工人援建的。几年前这片废弃的车间和周围场地经过改建成了一个艺术小区。现在在丛生的杂草和生锈的钢管之间,是现代风格的的画廊和工作室。过去这座工厂没有名字,人们只叫它798厂。今天,来自国际上的艺术搜宝者是这里的常客。尽管中国的艺术市场日趋商业化,798仍然是一个充满创造力的空间。

来自科隆的“新细胞”小组8月中将在北京举办名为“先风”的音乐会。这是“大声展”艺术节的一个组成项目。大声展自2005年开始举办,目前已是中国现代艺术,设计,建筑和电子音乐方面引领潮流的艺术节。颜峻是大声展音乐部分的负责人,他是中国实验派音乐的领军人物之一。在解释为什么邀请科隆的新细胞小组来中国时,他说:“我想,中国前卫音乐的圈子需要更多即兴演奏的音乐,我们需要这方面的影响和启发。”

新细胞的演出正是实验和即兴发挥,称之为多媒体即兴音乐。音乐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录像投影,米夏埃.蒂斯在屏幕上以真实速度显现变化多端,转瞬即逝,令人迷幻的影像结构,使得画面外的音响变成一种视觉的体验。演出在位于798艺术园区内的“南门空间”画廊里进行,并不大的空间里观众坐得满满的。马蒂亚斯.穆赫是新细胞乐队的创建者之一和长号手。

来自德国的实验派音乐在中国也有观众,这并不让他感到吃惊:“这样的观众群在世界各个地方都存在。当然,我们这种音乐和行为艺术,装置和录像加工不是主流艺术,不可能为大众所接受,而是一种自成一格的艺术,有特定的群体对此感兴趣,他们可能有不同的背景和年龄,但我想这样的群体在每个国家都有。”

新细胞小组推动的是自下而上的文化交流,不仅包括在大声展艺术节上演出,他们与中国同行相互切磋已经有多年了。在中德之间牵线搭桥的是何艾科,这位声像艺术家已在德国生活了9 年,但同时与北京的艺术和媒体界保持着密切联系。今年年初,就有多位中国艺术家应邀访问德国,同新细胞小组一起在摩尔斯爵士音乐节和科隆音乐节上进行了即兴演奏。9月份,还有10多位中国艺术家将来德国举办音乐会或行为艺术演出。

何艾科则将参加大声展艺术节的演出,虽然这是在她的故乡中国,但她却并不因此感到轻松:“我在中国演出时,更加紧张。我总是想,中国观众可能对这种形式的音乐还不能完全接受。不管怎么说我还是中国人,这种时候会更小心一些。”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转载或引用请标明出处和作者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