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族主义:“德国的禁忌话题”?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3.06.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种族主义:“德国的禁忌话题”?

慕尼黑外国人咨询委员会最近就种族主义问题对该市的部分夜店进行了暗访调查。德国之声采访了参加该调查的委员会成员迪帕玛(Hamado Dipama),了解到一些“令人震惊的结果。”

德国之声:您所在的慕尼黑外国人咨询委员会(Ausländerbeirat最近就种族主义问题对该市的部分夜店进行了走访调查,结果如何?

迪帕玛:我们得出了一个令人十分震惊的结果。我们之前就知道,部分夜店不允许非洲人和土耳其人进入,但却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些夜店的占比高达80%,这个结果令我们非常震惊。

你们组成了"测试组"对25家迪斯科舞厅和俱乐部进行了暗访?

我们一行七人,两个晚上去了25家慕尼黑的俱乐部和迪斯科舞厅。我们分开排队:先是我们两个非洲人,接着是两个来自土耳其的测试员,最后是来自德国和其他西欧国家的测试员。非洲和土耳其人还是在经过一番磨嘴皮后,才被允许进入25个俱乐部中的5家,而欧洲人则可以进所有的夜店。

您如何解释这个结果呢?

这表明,种族主义在德国乃至欧洲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夜生活中种族主义和很多人都息息相关。包括那些和我们一起排队进夜店的陌生人,在他们身边发生了有人因为来自其他种族而被拒之门外的事情,他们却装作没看见。这说明,他们纵容此事,甚至因此获益,因为他们可以进去我们却不行。夜店老板以私人住宅不受侵犯为由排外,因为那里种族主义不受约束。

Hamado Dipama

慕尼黑外国人咨询委员会成员Hamado Dipama

但门卫没说您们不能进去就是因为你们拥有非洲人的面孔吧?

他们确实没这么说,他们也不被允许这么说。以前有先例,有门卫就直接说:"里面的黑人已经够多了。"之后发生口角,所以现在他们改变策略,不再公开挑明。

慕尼黑文化活动协会负责管理其中几家夜店。您以外国人咨询委员会工作人员的身份就此和他们沟通过。他们什么反应?

这场对话很困难。我原以为,他们会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然后和我们共同商榷解决问题的办法。但他们在谈话期间一直在为自己辩护。他们甚至视自己为受害者。在我看来简直就是"贼喊捉贼"。

您怎么看这一点呢?

这是一套防御机制。他们不准备承认种族主义是个问题。该联盟的一名本身也是夜店老板的成员说:"这种夜生活现象很正常。"这足以说明一切。他们心知肚明,这绝不是正常现象。他们也很清楚,这是种族歧视。但他们就是不愿承认,因为他们并未准备好解决该问题。

您觉得种族主义在德国是个禁忌话题吗?

这正是我们进行这项检验的原因之一。我们做这件事不是为了和夜店老板争执,而是因为种族主义在德国是个很严重的问题。种族歧视并不是仅仅出现在社会边缘,而是在社会上随处可见。我每天都会遇到这类日常生活中的种族歧视,无论是在工作环境里还是在大马路上,躲都躲不掉,但是却很少有人意识到种族主义问题。没有人愿意承认种族歧视,种族主义是个禁忌话题。很多人对此难以启齿。有很多案例明明是种族主义问题,但总是被说成是极右主义歧视。归咎于极右主义很容易,因为这是个社会边缘问题,只和少数人有关,"总有那么几个疯子"会有这种问题,"但我们大多数人并不是这种想法,这和我们无关"。

您已经给夜店老板们写了信,要求他们宣布停止这种行为,同时您也告知他们并不排除未来起诉的可能。下一步呢?

现在起诉是不可能的。这也表明,虽然德国加入了联合国相关条列并负有打击种族主义的义务,但德国的立法机构并没有认真对待种族主义这一问题。当有人因为自己的肤色受到种族歧视时,不能直接起诉,而是要先寻求庭外和解。只有当问题人无法解决时,才可以通过法律手段处理。我和我的律师一起给十家夜店写了信。在限期之内只有五家回了信。我可以试图和他们调解,至于其他五家,我还得再寄一次信。

那些回信的老板都就此作出怎样的回答?

大部分都敷衍的回答说:"我们可没有种族歧视,我有来自土耳其、希腊和意大利的员工。"他们以为,当人们提到种族歧视时说的是德国人歧视非德国人。他们完全不知道种族主义是什么意思。仅仅因为我有外国员工就能说我不会种族歧视了?

采访记者:Andrea Grunau 编译:安静

责编:雨涵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