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神秘的油田给贫穷的乌干达带来希望

第一批投资者已抵达乌干达西部地区,几年前,人们在那里发现 了油田,乌干达是世界最贫穷国家之一,油田的发现为这个贫穷国家带来了新的希望。但前提条件是,乌干达绝不能重蹈其他非洲石油国家的覆辙,任由国内腐败的掌权阶层和外国肆无忌惮的商人从石油交易中聚敛财富。下面是德国之声记者发来的相关报导。

default

贫穷的乌干达

乌干达西部高耸的井架发出单调的噪音,这在两年前还是无法想象的,然而,随着第一个油田的发现,乌干达西部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那儿以后,阿尔伯特湖畔的原始地带发生了巨变,狒狒在稀少的树上玩耍,羚羊在干枯的草地上出没的年代即将结束,因为截止目前的试验性开采都大获成功。

1985年在爱尔兰成立的图洛石油公司专门聘请了罗马尼亚的技术人员负责完成这项艰巨的任务。莫克塔努在这里与同事们一道分两班作业。对于开采量和石油的质量,莫克塔努一概守口如瓶,他只说:“您一定知道石油开采业的规矩。我只能告诉您钻井深度是600米,其他信息我不能透露,我这么做您可以理解吧。”

安迪-迪米特里厄透露说,爱尔兰图洛石油公司日后一定会从中获益。迪米特里厄负责在位于与民主刚果接壤的广袤地区接待来自德国和奥地利的倒访团组,“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但直到人们搜集到所有的油田数据,还需要数年时间。到人们有资格说,‘我们的石油储备已达到尼日利亚和沙特阿拉伯的水平时,还要等上10年,15年。无论尼日利亚还是沙特都是石油大国,但我们绝不能说我们完全没有这样的可能性。’”

迪米特里厄为人们详细介绍了环保和社会福利领域的种种措施。爱尔兰的图洛石油公司不愿被人们与国际石油巨头和腐败的非洲政治家们相提并论,比如在尼日利亚,黑金生意的火红并没有使普通百姓从中获益。但却给大自然造成了严重的损害:“石油工业被迫发生转变,作出调整。它必须认识到,截止目前的做法不会被人们长期接受。我认为,乌干达政府非常重视阻止类似事件的再度发生。迄今为止,我们与政府间的合作受到各方的密切关注和评估。尤其在环保和社会影响力方面。”

阿尔伯特湖畔的急救中心就是一个典范的实例,在那里,村民们脚踩缝纫机缝制鲜橙色的救生衣,救生衣内填满了用废渔网制作的聚苯乙烯泡沫塑料。荒唐的是在7千渔民中只有极少数会游泳。约翰表示,这一现状亟待改进,至少是部分改进。约翰负责领导由图洛石油公司和德国发展援助机构共同资助的这一项目,“有些渔民对学游泳感兴趣,有些人则不愿为此多费功夫。我们可以尝试着教他们游泳,但他们根本学不会,因为他们害怕游泳。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试着在我们新建的急救中心,告诉这些渔民游泳的最基本动作。”

由于渔民大多不会游泳,所以对救生衣的兴趣和需求很大。在短短的时间里,近4百渔民购买了救生衣。每件救生衣的价格是1万7千乌干达先令,折合10美元。这对年平均收入为300美元的乌干达居民来说是个不低的数字。尽管如此,约翰成功地说服不少渔民购买救生衣。

在乌干达,渔民每年的死亡人数有3百之众。德国发展援助机构驻乌干达办事处的负责人米夏埃尔-文克勒麦尔认为,乌干达渔民大多过一天算一天,很容易就沉醉于酒色之中,其后果是艾滋病毒感染者的比例居高不下。至于石油开采能否帮助乌干达减少对西方出资国和投资者的依赖,德国发展援助机构驻乌干达办事处的负责人对此不报过高的期望。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转载或引用请标明出处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