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社会问题是恐怖袭击的根源

德国维尔茨堡的中国问题专家阿尔佩尔曼(Björn Alpermann )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中国新疆最近发生的恐怖主义袭击更多的是因为社会矛盾的激化,极端主义思想只是次要原因。

(德国之声中文网)

德国之声:乌鲁木齐市中心发生的造成30多人死亡的袭击案,不过是一系列恐怖袭击的最新一个,它们都被认为是所谓的分离主义者所为。在您看来,中国为什么近期内这么频繁地发生恐怖袭击?

阿尔佩尔曼:近来袭击事件显著增加,这说明中国中央政府在新疆等少数民族地区通过经济发展缓和社会紧张局势的战略失灵,事与愿违。新疆的维吾尔族人感觉受到移民新疆的汉族人的压力,经济增长使汉族人受益更多。而维吾尔人,即使他们受过良好教育,也很难在劳动市场上立足,而且受到歧视。这当然是导致

袭击事件

增多的社会背景。

此外,宗教问题也是一个因素。北京中央政府一再称宗教是潜在的冲突根源。每次发生袭击事件,中国政府都指控是宗教极端分子和分裂分子所为,几乎成为一种条件反射。

Xi Jinping Reise nach Xinjiang ARCHIV April 2014

习近平访问新疆

最近几个月发生一系列袭击事件之后,安全力量显著增加。习近平在上海举行的国际安全会议上要求其他与会者,共同打击"极端主义,分裂主义和恐怖主义三毒"。但人们得到的印象是,中方的"铁腕"战略反而将温和的维吾尔人推入极端分子的怀抱。

我正是这样看。维族圈里也有相当多的知识分子,采取中间立场,他们本可以充当调解人的。但在中国,这些人却越来越多地被封了口,而没有让他们去更多地尝试说服维族中的温和派。

我得出的印象也是,北京中央政府慢慢失去了耐心,原计划通过长期经济发展手段,比如"发展大西北"的战略,来推动

新疆的发展

。现在手段变的更为强硬。比如几周前习近平访问新疆时视察了喀什,这里是维族人民族认同感最强的地方。但习近平却看望了荷枪实弹的武警部队,赞扬武警官兵站在反恐第一线。仅在几天后,习近平刚刚离开乌鲁木齐,该市南站就发生了袭击事件。这显示,中央政府试图以"铁腕"政策回应恐怖袭击,总是招来下一轮反击。同时,维吾尔势力显然也是故意选择这样一个隆重的时刻和中央政府作对,以此来显示:我们还在,可以随时发起攻击。

在所谓的现代化建设过程中,喀什很多老城区被拆除。中国精英们对民族特点究竟有没有一点理解?或者他们只是允许少数民族穿五颜六色的民族服装,唱欢乐的民族歌曲,但是必须选择中国式的发展道路?

Urumqi China Explosion Bahnhof

乌鲁木齐火车南站发生爆炸案

很遗憾,问题经常就是这样。所谓的少数民族自治仅仅体现在民俗方面。虽然在少数民族地区的政府机构中,少数民族享有一些优先权,例如在公共机构和国家机关少数民族应得到更多体现。但是,这往往意味着,少数民族更多担任那种对外表现性较强的职位。掌握实权的党委书记一职,通常都由汉族人担任。
我已经很久没有去喀什,但是我听说,喀什现在看上去就像中国任何一个中等城市。喀什已经失去了原有的面貌。这对维吾尔族的民族文化认同是一个巨大的威胁。这也是除了社会不平等和宗教因素之外,为什么维吾尔人感到受压迫的另一个原因。

我们再回到宗教问题上:新疆的伊斯兰教历来保持着比较温和的传统。现在极端主义的影响是否有变大的趋势?如来自巴基斯坦、阿富汗和沙特阿拉伯的极端势力的影响?

这是

中国官方

喜欢强调的,但是证据不足。不过这种影响肯定是有的。不能否认的是,9.11事件后发生的国际事件也在中国留下烙印。中国的穆斯林也感受到伊斯兰面临国际压力,并在政治和军事上受到打击。对一些人而言,这正中下怀,因此采取了反击行动。

至于现在伊斯兰激进势力是否有了更大影响,至少在这里我无法证实。我认为,社会问题是最关键的,这里关系到民族的认同。而宗教从某重意义上说是一些较小的事情,当个人的认同和宗教自由受到侵犯时,它们才被感受到。比如,在新疆公共机构任职的男子必须剃去胡须。这种日常小事会慢慢积累起来,造成族群之间的不信任感。

采访记者:Matthias von Hein 编译:李京慧

责编:李鱼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