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社会中间阶层仇外怎么办?

德国反对伊斯兰、仇视外国人的Pegida组织在某些城市举行集会的话,会有上万人的响应。德国联邦司法部长说,该组织的活动是德国的耻辱。只是这些人并非来自极右集团,而是社会的中间阶层。

Deutschland PEGIDA Dresden 8.12.

12月8日德累斯顿Pegida游行

(德国之声中文网)连续几周来,德国数个城市都被卷入了被称为"爱国欧洲人反对伊斯兰化"(简称 Pegida)的运动,该运动仇视难民申请者以及穆斯林。与此同时,公民组织、政党、工会以及教会都向公众界发出呼呼,希望他们加入抗议 Pediga 的行动。刚刚过去的周日,科隆市举行了上万人参加的抗议Pegida的游行示威。

Pegida计划周一(12月15日)在德累斯顿和波恩举行集会,并已为此递交了申请。

德国联邦政府面对正在做大的Pegida运动通过发言人表示谴责,"德国不提供任何煽动反对教徒、反对宗教的场所,右翼极端主义以及仇外势力在德国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德国政府发言人赛博特(Steffen Seibert)周一还表示,参加这个组织集会的人,应好好想想,你投入的究竟是怎样的运动,会被谁当枪使。

联邦司法部长:德国的耻辱

Thomas de Maiziere und Heiko Maas

联邦司法部长马斯(右)和内务部长德迈齐埃

Pegida的迅速崛起让德国政界大吃一惊。该组织在集会上使用仇外言辞,他们的参加者经常是社会中层人士。这一现象引起人们的多样解释。联邦司法部长马斯周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Pegida 的集会游行是"德国的耻辱"。周日晚的一场政治脱口秀节目里,社民党推出的前联邦总统候选人施万(Gesine Schwan)说,"社会的中层并非一定意味着是民主的",这句话的含义是,右翼思想,仇视情绪处处存在,包括在社会中间。

在怎样应对Pegida的问题上,各党派和社会团体没有统一战略。与马斯同属社民党的前联邦议院议长蒂尔泽(Wolfgang Thierser)说,要向示威人群主动讲解这个国家为什么需要移民。"象马斯那样简单的答案并不奏效。应当探讨由伊斯兰恐怖主义引起的失去家园的恐惧感。"绿党主席厄兹德米尔(Cem Özdemir)认为,政治党派应同Pegida拉开距离。他的党友贝克(Volker Beck)说,对仇视,需要的是回击,而不是理解。他的观点受到一些民间组织如"支持避难组织"的欢迎。

Pegida迅速崛起,受到支持

今年10月间,Pegida集会还只有数十人响应,而目前在德累斯顿的公开活动,参加者则早已呈5位数。该组织同"足球流氓反对沙拉菲"不同,前者以资产阶层的面目出现,且同武力划清界限。很明显,示威者的大多数不是新纳粹中的积极分子。因此,过去数天里,政治家不断声称,资产阶层的示威者的忧虑需要认真对待。

Demonstration gegen Rechtsradikale in Köln

反Pegida的游行

人们的忧虑包括:如果每年有20万难民申请者来到德国,这对德国意味着什么?这个社会群体的犯罪率是否偏高?他们中间是否暗藏了恐怖分子?如果越来越多的不会德语的孩子入学,对其他小学生以及他们的学习成绩意味着什么?上周五,德国联邦内政部长德迈齐埃( Thomas de Maizière)表示,虽然德国并不存在即将伊斯兰化的危险,但这些问题提得合理。

那么德国广大民众怎样看待这一Pegida异军突起的现象呢?据《焦点》杂志最近的一次调查,53%的东部居民、48%的西部居民表示理解Pegida的抗议活动。与此同时,《明镜》的一项调查显示,65%的德国公民认为政府没有足够对待人民就难民政策以及移民表达出的忧虑;每3个被询问者中就有一个赞同Pegida的观点,在他们看来,德国的伊斯兰化正在进一步加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