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体:言语暴力VS.言论自由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2.08.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社交媒体:言语暴力VS.言论自由

英国人克雷多·佩雷斯因为发起在新版10英镑纸币上印制简·奥斯汀的头像的运动,而在推特上受到各种辱骂。甚至有人以暴力相威胁。这是否意味着言论将不再自由?

(德国之声中文网)英国运动人士兼记者克雷多-佩雷斯(Caroline Criado-Perez)为争取推行印有女性头像的英国纸币而奋斗了数月之久。她主张在新版10英镑纸币上印制著名女作家简·奥斯汀(Jane Austen)的头像。英国央行采纳了这一建议并决定将在2017年发行的这一新版纸币。佩雷斯虽然在这场运动中取得了胜利,但却又迎来了另一场战争。

反对者和仇视女性的人在推特(Twitter)上发表侮辱性言论攻击克雷多-佩雷斯,并以强奸和谋杀相威胁。克雷多-佩雷斯在接受BBC采访时表示,在连续12个小时内,她曾每小时都收到了50条威胁信息,"这些威胁十分详细且具体,使我无法忘记,我真的被吓坏了。"

Großbritannien Caroline Criado-Perez Währung neue Zehn Pflund Banknote mit Jane Austen

英国运动人士兼记者克雷多-佩雷斯

然而,克雷多-佩雷斯不是唯一一个收到此类威胁信息的人,工人党政客克里兹(Stella Creasy)也在推特上收到谋杀威胁的信息,她曾支持了克雷多-佩雷斯的运动。一波仇恨和暴力的浪潮席卷推特网页:8月初多名英国记者收到炸弹威胁信息:"在你家门口前会有一个炸弹爆炸,"一名匿名推特用户写道,并注明了具体的爆炸时间。

克雷多-佩雷斯并没有从推特公司得到足够的支持,所以她试图向警察求助。至今已有两名年轻男子被捕,他们在九月审判开庭之前只有缴纳保释金才可重获自由。此类恐吓行为的主要目的应该是限制言论自由。

遭遇攻击已成为家常便饭

德国记者协会的崔尔讷(Hendrik Zörner)认为这是一个绝望的现状:"记者在推特上遭受攻击,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是社交媒体的副作用。我大概猜测,记者除了习以为常外也没有其他办法。"对于崔尔讷来说,使用法律手段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

推特似乎也无计可施:一方面,推特信任与安全部门主管哈尔维(Del Harvey)承认没有自动将威胁和侮辱信息转发给警察,另一方面,她也强调,推特没有掌握足以报警的信息,推特一般都不清楚,推文具体从何处发出。

推特的行为规范守则中明文禁止暴力威胁。但是如果有人想就此举报的话,必须要点击多张网页。一份网上请愿书要求设立一个"不当行为举报"按钮。目前已有12万人支持这个主意。为了避免推特上的暴力,推文和私信必须受到监控。据推特方面介绍,2010年每天有6500万推文被监查。

Großbritannien neue Banknote 24.07.2013

英国央行将在2017年发行这款印有简·奥斯汀的头像的纸币

无法实行个人监控

记者和博主吉斯勒(Martin Giesler)就监控的可行性持怀疑态度:"推特的数字我不清楚,但我知道脸书(Facebook)拥有十亿用户对5000位员工的比例。当一条推文被举报时,不是由一个编辑部花时间阅读和评估,而是遵循乘法规则-当有1千个人举报同一条信息,这条信息就会被电脑系统自动删除。推特表示已具备自动过滤的功能。不论是通过员工还是乘法原则的监控,在吉斯勒看来都有一个弊端:

"当使用这一功能时,人们不禁要问:界限在哪里?也就是说他们会想:这是恐吓吗?这是真的威胁吗?是辱骂?是侮辱?当人们需要考虑这些问题时,就相当于授予推特和脸书实行审查的权利,一种让用户无法理解的审查。支持言论自由和避免暴力的愿望或演变成另一种形式的暴力:对社交媒体用户的审查。

保护"正常"用户

吉斯勒认为目前的争论的重点不应该是记者受到威胁:"记者和政客反正是公众人物。人们应该把更多的关注普通的用户,学生、家庭主妇或主男也会在社交媒体上受到辱骂和恐吓。

China Internet Kurznachrichtendienst Weibo Internetseite mit Logo

社交媒体中的言论自由也是中国网民热衷讨论的话题

近日,因被指涉嫌编造虚假恐怖信息罪,中国歌手吴虹飞被警方拘留事件在中国网民中引发有关言论自由的争议。7月21日,在一名坐轮椅者在北京机场制造炸弹爆炸案9小时后,吴虹飞发表博文称,"我想炸的地方有北京人才交流中心的居委会,还有住建委"。吴虹飞的律师李金星指出,一般人都能判断,吴虹飞在微博所言不过是气话,并不是真的威胁,不构成任何犯罪。据中央电视台周一公布的一项民意调查结果,81%的人认为,吴虹飞的评论虽不妥,但不至于被判刑。

作者:Laura Döing 编译:安静

责编:雨涵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