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石破天惊上海行,西方摇滚处女秀

三年前,关于“滚石”乐队来华演出的消息就仿佛天外惊雷,轰隆隆响彻云霄,到头来却在口罩满目、人人自危的年月没有落下半滴雨点。这个周六(4月8日),这些“不肯生苔”的“摇滚顽石”终于盘踞了容纳8000余会众的上海大舞台,从而在中国——世界上最大的摇滚巡演处女地的版图中插上了一面自己的旗帜。

default

他们依然在唱着

石不破天不惊

这是一场迟来的演出。六十年代,“滚石”就凭一首“满足”确定了乐队的基本风格;七十年代,巅峰之作《大街上的流亡者》又被载入摇滚史册,成为永不褪色的经典乐章。然而,这些作品陆续传到中国大陆青年的耳朵里却是八十年代以后的事情,并且很快就被“绿洲”、“酷玩”等后起之秀的光环覆盖住了。“滚石”——这个掷地有声的名字在中国年轻乐迷的耳中听起来更象是一块文化里程碑,或者干脆就是一块摇滚“活化石”。所以,当“石破天惊”世界巡演首次在中国着陆的时候,上海街头并没有充斥着摇滚乐迷们欣喜若狂的尖叫,内场门票均为3000元人民币的高价更是令许多工薪阶层的看客望而止步。

不过,主办方爱玛娱乐有限公司丝毫没有出票不畅的担忧。据了解,欧美驻华企业经理人纷纷包下高档门票慰劳外籍员工或者公司客户,赞助本次演出的德意志银行也规划出几百张赠券,寄送给亚洲地区的主要合作伙伴。亲临现场的《三联文化周刊》乐评人王晓峰告诉德国之声记者:“七成以上的观众都是老外,滚石演唱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驻华外籍人士的接头信号。”

闻“性”变色

Rolling Stones in China

首次登陆中国

所谓入乡随俗,“滚石”主唱米克·贾格尔在周五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鉴于中国文化部的请求,该乐队决定放弃五首歌曲的演唱。贾格尔说:“2003年,当我们向中方提出在上海举办音乐会申请的时候,中国文化部就委婉地请求我们,不要演唱其中的四首歌。我们当然已经做好了这方面的准备,不然不就太笨了。”这一次,除了《褐色的糖》、《夜总会女郎》、《重负荷野兽》以及《让我们一起度过夜晚》之外,遭到删除的还有一首当年被微软公司以800万美元买下,为Windows95做广告的单曲《让我开始》(Start Me Up),原因是歌词中有太过直白的性描述。

贾格尔开玩笑地说:“我们曾经希望,这回不要再有什么审查了。但结果并不是这样,幸亏我们还有其余的四百首歌可唱。看来,中国文化部很想保护观看演出的外国银行家及其女朋友们的身心健康,这一点让我感到很是欣慰。”

不过,放浪形骸的“滚石”也有挂不住面子的时候。在周五的新闻发布会上,一位亚洲女记者大胆挑衅道:“你们以前沉迷过性和毒品,这次来中国也会去找Honey吗?我可以把我的电话给你。”话音刚落,几位老牌巨星登时脸色大变,毫无征兆地起身离场,场面十分尴尬。发布会只好不欢而散。

中外有别东西相遇

早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滚石”乐队就已怀抱来华演出的梦想,这么多年时局动荡、世事纷扰,这颗灼目的彗星每每拖着神秘的尾巴与中国大陆擦“声”而过,这次终于碰撞在上海舞台上,面对的主要观众却是凸鼻凹眼的欧美乐迷,不知内心是否擦燃了火花?自从“滚石”降落在上海机场后,周遭围绕的也多是外国记者,除了拥有上海巡演DVD制作权的中央电视台之外,中国媒体的接机要求一律遭到主办公司的拒绝。《三联文化周刊》记者王晓峰抱怨说,这次上海首演的组织工作漏洞百出,中外媒体所受到的不平等待遇令人难以接受。据悉,外国媒体不仅在采访上拥有绝对的优先权和主导权,就是现场领媒体证,也是中国媒体排在最后。王晓峰说,这可能是因为中国摇滚市场在西方人眼里缺乏诱惑力。

Die Rolling Stones in China Sänger Mick Jagger Shanghai

米克·贾格尔

不过,抛却这些不足和遗憾,“滚石”乐队的现场表现力还是令人叹服的。整场演出持续了将近两个小时,崔健也终于美梦成真,与米克·贾格尔同场竞技。这,大概也是一种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相聚。记得三年前,非典横行,崔健与“滚石”失之交臂,难过得“什么也不想说” 。也许是因为太害怕失落,直到演出前一天,贾格尔才宣布崔健登台的消息。

他们终于站到了一起。无论他们密纹唱片般的嗓音写满了多少苍老的年轮,他们依然在唱着,这种坚持本身就是一种动听的理想主义。有一位西方学人曾经这样描绘中国摇滚:“它既不是一种反抗政治制度的产物,也不是东方压倒西方的民族主义炫耀品。……它给听者带来片刻的虚幻,感受自由、狂喜、悲哀、绝望、解脱、爆发……但是幕落灯灭之后,幻境也随之破灭。”

(亚思明)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