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石油保护主义全球盛行

政府插足石油业务,这一全球发展趋势现也波及挪威。挪威国家石油公司(Statoil)与海德鲁公司(Norsk Hydro)的兼并之举将使挪威一跃成为海上石油业务大玩家。挪威政府对此表示欢迎。

default

挪威国家石油公司的海上石油钻井平台

“这是一个新纪元的开始,”挪威首相斯托尔滕贝格周一(12月18日)如此评述了挪威国家石油公司兼并其竞争对手海德鲁公司油气业务的计划。他胸有成竹地表示,新企业将为挪威创造很大价值。因此,挪威政府决定把其在该集团公司的股份由现在的62.5%继续提高到67%的举措也就不足为奇了。

“全球发展趋势”

挪威政府并不是唯一一个对利润可观的石油业务大感兴趣的政府。德国经济研究所(DIW)的石油问题专家霍恩(Manfred Horn)观察到,目前存在国家更多干预石油业务的“全球发展趋势”。他说:“石油领域日益转变为国家控制领域。”

事实确实如此。如俄罗斯政府就通过其控股的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sprom)不断对国内的油气业务施加影响。中东地区以及拉美地区的许多开采国家,其油气产业经常完全控制在国家手中。

滥用职权的危险不能排除

在这种情况下,也就存在政府滥用职权的危险。这个危险在挪威可能不大,但在其它地方却不见得。恰恰是挪威就曾多次领教到国家保护主义的苦头。如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就曾断然规定,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PVDSA应对该国每一块油田掌握控股权,打破了外国投资者的小算盘。因此,挪威国家石油公司,还有美国的埃克森-美孚公司(Exxon Mobil)才做出决定,至少是部分出售它们在委内瑞拉的石油开采份额。

在俄罗斯,挪威国家石油公司和海德鲁公司再次成为政府过于关心的牺牲者。两家企业都以为参加开发巴伦海俄罗斯海域内的Stockmann天然气田的机会很大。该田是世界上储藏量最大的天然气田之一。然而,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却在10月份宣布,不要外国企业参与这一项目。

金钱的汽油味

然而,为什么这么多国家的政府近来喜欢汽油味呢?石油问题专家霍恩说:“石油价格上升是唤醒欲望的决定性因素。”德意志银行的高级经济师、石油问题专家奥尔(Josef Auer)补充说:“这时政府就会愿意很快行动起来,让外国投资者的日子不好过。”

这一策略,恐怕很快就会被证明是目光短浅的。比如碰了钉子的投资者恐怕也就没有多少兴趣在这个国家的其它能源领域进行投资,而这些领域可能是迫切需要外国资本的。德意志银行的奥尔强调说:“西方几乎没有哪个企业愿意投资俄罗斯的电力市场,就是因为害怕国家可能会干涉。”德国经济研究所的霍恩表示,除此之外,许多国家在新颖的开发项目方面,如在深海勘探油田领域,依然依赖外国技术。

救命!诺曼人来了!

技术是一大法宝,特别是挪威可以借其发挥。毕竟,即使环境非常恶劣,挪威企业照样可以采到石油。在海上开采领域,挪威世界领先。因此,也是出于这个原因,他们侥存一丝希望,或许还是可以参与开发巴伦海的Stockmann天然气田。

“挪威至今在巨大的能源市场上几乎没有什么影响力。然而,两家企业的兼并,可能可以让挪威一举跃入冠军联赛!”德意志银行的奥尔坚信地表示。他告诫其它石油企业:“小心!诺曼人来了!”(注:8—11世纪,来自北欧的诺曼人南下,占领了欧洲大部分地区。据称诺曼人体格魁梧、勇猛好战,令人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