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目击者回忆:65年前原子弹袭击广岛

每年的8月6日,世界各地都举行各种活动,纪念1945年日本广岛受到第一枚原子弹轰炸。65年前的那一天,来自德国的耶稣会传教士鲁梅尔神父正在广岛,历经劫难得以幸存。目前,他仍然生活在日本。

default

我下意识感到是一枚普通炸弹

1945年8月6日是一个炎热的夏日,广岛从清晨起气温就升到了摄氏30度。鲁梅尔神父(Klaus Luhmer)在教区的院子里边行走,边祈祷。突然,他听见了什么异常的声响。他说, “8点14分,我首先听到一架B29轰炸机,然后发生了我永远不能明白的事情。它发出比太阳更强烈的光焰,形状像半个圆球。我下意识地感到,这是一枚普通炸弹,在山的那边爆炸。”

然而,鲁梅尔看到的不是一枚普通的炸弹,那是原子弹的爆破,地点就在广岛市中心,离鲁梅尔只有4公里远。他希望在院子里找到掩体,于是顺着台阶往下走,一直走到地窖。他告诉记者,“在看到亮光时,我还感到有一阵热浪冲过头顶。这是冲击波。整个房屋在摇晃,房顶上的瓦片像落雨般摔到地上,所有的玻璃都碎了。房前房后,全是碎玻璃片和瓦砾。”

天上下起黑色的雨

不久,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了美国在日本投掷原子弹的消息。但在广岛,人们对此还一无所知。为了弄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鲁梅尔登上房后的小山丘。在高处,他看到整个广岛市在大火中燃烧。那天,天空清澈,却突然间升起乌云直冲蓝天,转眼间下起大雨,那是黑色的雨水,因为雨水中掺进了很多灰烬。

Pater Klaus Luhmer

耶稣会传教士鲁梅尔

鲁梅尔回到房中。这时,第一批原子弹受害者已经走在出城的路上,他们身上的皮肤看上去像是贴在骨头上的抹布。有人穿在身上的衣服就同皮肤融化在一起。神父们开始将餐桌变成手术台,对伤者进行救助。直到这时,还没有人能够解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只知道一点,赶紧救人。一些神父走在进城的路上,而迎面遇上出城的伤者。全城每一个角落都在燃烧。不尽其数的房屋和商店倒塌了,废墟当中,尸横遍地。

被清除的尸体就是以后的失踪者

鲁梅尔回忆道,“那是三十、四十名身穿军服的士兵,他们被烧焦了一半。他们没有嚎叫,也没有呻吟,他们口中只是念叨‘水,水’。我们可以帮助他们,我们这里就有一口井,可以给他们送去水。但一只手即便竭尽全力又能如何?需要的是十双手,百双手,数百双手呀。”

耶稣会的神父们在被摧毁的城市里奋战了两天,直到日本军队开过来,全部隔离了广岛。他们向城里派去士兵。“士兵的任务是,挖出废墟当中的尸首,把它们堆成一堆,浇上汽油,烧成灰烬。这些人就是后来的失踪者。他们在8月8日就是这样在全城清理了尸首。”

讲不清焚烧核污染后的尸体发出怎样的气味

神父们在8月8日疲惫不堪地回到自己的住所。在这里,等待他们的是一项相似的工作。跟鲁梅尔学钢琴的一名小女孩站在他的面前,女孩的父亲死了。于是鲁梅尔找来干草和木头,把它们堆积起来。就是这样,鲁梅尔帮助失掉亲人的母亲和女儿焚烧了尸体。在回忆这一幕时,鲁梅尔说:

“我一生都不会忘记焚烧发出的臭味,我从来还没有能够描述清楚,当尸体受到核污染后,焚烧起来会发出一种怎样的气味。但是,正是这些事件让人们变得特别坚强。在经历了这样一种巨大的灾难之后,人们又重新建设家园,这是一段令人难忘的历史。”

Flash-Galerie 65. Jahrestag Hiroshima

遭原子弹袭击后的广岛一片废墟

Flash-Galerie 65. Jahrestag Hiroshima

广岛核爆纪念公园

作者:Silke Ballweg 编译:李鱼

责编:叶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