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德国新闻

监听丑闻:默克尔出庭作证

德国总理应该是情报机构丑闻调查委员会最后一名也是最高级别的证人。美国国家安全局前工作人员斯诺登的泄密使得华盛顿监听盟友的行为公之于众。在柏林的听证会上,默克尔再次强调了自己曾说过的名言:刺探朋友,绝对不行!

Deutschland Merkel vor dem NSA Untersuchungsausschuss (Reuters/A. Schmidt )

2月16日,默克尔在柏林的听证会现场

(德国之声中文网)默克尔有两句话与其第三个总理任期紧密相连。第一句话说出于2015年夏,要在大批难民涌入的背景下,让人们放心:"Wir schaffen das.(我们能行。)"另一句话则是在2013年秋说的,表达对NSA-美国国家安全局监听她个人手机的愤怒之情:"Ausspähen unter Freunden, das geht gar nicht!(刺探朋友,绝对不行!)"

在联邦议院NSA调查委员会周四在柏林举行的听证会上,默克尔表示,NSA监听她的手机是次要的事情:“对我来说,代表和保护所有公民的利益曾经、并且依然是最重要的。”

目前人们也清楚,德国联邦情报局多年来也对合作伙伴、友国政府和机构进行了刺探。默克尔再次强调了“刺探朋友,绝对不行!”的名言,她说自己“没有理由”去进行假设:“我们BND这一方没有遵守这句话。”她首次得知BND在监听丑闻中扮演的角色是在2015年3月,总理府部长阿尔特迈尔(Peter Altmaier)向她报告了此事。

大牌证人

联邦议院NSA调查委员会展开活动已经3年,公众对该机构工作的兴趣常近于零,除非有著名证人现身:前外长施泰因迈尔(Frank-Walter Steinmeier)、默克尔的前总理府部长波法拉(Ronald Pofalla)及其后任阿尔特迈尔,或者是前联邦情报局(BND)局长辛德勒(Gerhard Schindler)。现在,则是总理本人。调查委员会计划通过对默克尔的询问,终结取证程序。此后,委员会将撰写结束报告,数量远超一百的证人所作的证词和专业鉴定人提供的意见将必须出现在报告里。至今年6月下旬,完成报告文本。

Deutschland Sitzung des NSA-Untersuchungsausschusses - Kanzleramtsminister Peter Altmaier (picture alliance/dpa/M. Gambarini)

默克尔的亲信幕僚、总理府部长阿尔特迈尔也已经当堂作证

默克尔的名字必然会在这一艰难的报告中频繁出现。不过,议员们对这位政府领导人能提供有用信息的期待值不高。毕竟,她对NSA 和BND 行为的了解怎么会多于她的各位专业负责人?本周一,联邦政府情报机构专员弗里切(Klaus-Dieter Fritsche) 、总理府部长阿尔特迈尔、默克尔的发言人塞贝特( Steffen Seibert)先后作证后,人们便清楚了,相关人士对友国被监听的了解程度何其低。

做戏乎?真愤怒乎?

不论是真"不知",还是做给人看的"不了解",弗里切的一句话尽可概括之:"若无线索要求你去问,你也就不会去问。"其实,仍有着大量需要回答的问题:谁从何时起知道,不仅是NSA,BND也刺探了友国?总理府何以会不知情?说到底,总理府负有对德国对外情报机构的监管责任。作为证人,默克尔必须在调查委员会会议上对这些问题表态。议员们最想从她那里了解的却是,她那句著名的话到底意在何为:"刺探朋友,绝对不行!"

这句话表达的是真实的愤怒?抑或只是一种手法 - 指望相关的激动情绪很快会平静下去?调查委员会中的社民党籍负责人弗里塞克(Christian Flisek)怀疑,默克尔给自己设置了一道"防护墙",以尽可能少了解有关情报机构的行为;弗里切则被用作了她的"个人防火墙"。弗里塞克指出,他认为,默克尔本该亲自过问NSA/BND丑闻。

在野党阵营也指责默克尔总理缺乏澄清丑闻意愿。绿党人士施特勒贝勒(Hans-Christian Ströbele)在听证会举行之前认定,"默克尔获得了大量信息"。他说,他一方面期待着默克尔能以"真实、明晰和可信赖"的态度在调查委员会作证;另一方面,他预期,对他和其他议员们的提问,默克尔的回答将是"语焉不详"。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