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皮娜·鲍什,舞台上不会枯萎的玫瑰

从1973年开始,33岁的皮娜.鲍什开始出任德国的乌帕塔尔舞剧场艺术总监和首席编导。本周末将在乌帕塔尔戏剧院上演她的08年新作。观众的热情如故。

default

无题08新作剧照。

每年在戏剧院上演的皮娜·鲍什新作已经不再是单纯的文化活动,而成为一种对皮娜·鲍什的顶礼膜拜。每年新作上演,大家都会来捧场,似乎是要感谢这个演出团队尽管曾遭冷遇但从未曾离开乌帕塔尔。

皮娜·鲍什细细道来对过去的回忆:"以前也考虑过,将整个团队迁到巴黎。可是舞蹈演员们和我说他们愿意留在乌帕塔尔,我当时真是吓了一大跳。我突然意识到,他们喜欢这里。"

Deutschland Kultur Pina Bausch erhält Kyoto Preis

68岁的皮娜·鲍什被称为一个未被加冕的舞蹈女皇”。

一切尽有可能

皮娜·鲍什说,乌帕塔尔就是个普通的城市,但正是这种普通对她的创作至关重要。她1974年至今的戏剧给我们讲述的无不是平凡的点点滴滴。对乌帕塔尔人来说甚至有点平凡地过了头。先是汗涔涔,散发泥土香气的现代舞,然后逐渐绘出一幅从独特的角度展示"舞蹈戏剧"的拼贴画。

舞蹈也罢,唱歌也罢,日常行为举止,孩子玩的游戏,朝着墙跑,抓着头发讲述以前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躺着,坐着,或者干脆站在那里,抽烟,一切可能的,都可以搬到舞台上。

震撼人心

鲍什谈到自己的作品时说:"我不关心舞者怎么摆动自己的身体,而是什么震撼他们。"对于瑪露. 艾拉朵这样的优秀舞蹈演员们来说,正是这点才吸引她们来到乌帕塔尔加入这个团队的。艾拉朵说:"舞者期望编舞首先是个和我们一样的人,有耐心一次次尝试,寻找。找到我们跳舞的原因。和皮娜在一起合作,是奇妙的体验。"

皮娜·鲍什的作品过去一度备受争议。有人把鲍什看作是令人敬佩的舞蹈革新者,也有人摔门离开演出现场,口中大骂吃亏上当。鲍什执著地坚持每年出一个新作。最终她成功了,巴黎,罗马,纽约,倾倒观众一片。

Uraufführung des neuen Stücks von Pina Bausch in Wuppertal

“我舞蹈因为我悲伤”皮娜·鲍什的舞蹈总给人不同的感觉。

敞开心灵

最终,抱怀疑态度的乌帕塔尔人也渐渐发现,原来在家门口也可以感受一些不一样的艺术:让人开怀大笑的悲舞剧,让人噤声哭泣的轻喜剧。人们离开剧院许久,心里仍有东西在呜鸣。

当然她编演的舞蹈剧并非得到所有人认可。前几年的作品渐渐失去了鲍什早期的锋芒。作品变得多彩,欢愉,当然也多少有点无聊,不痛不痒的。

上周日,08新作的首场演出上,舞者抖着自己的包惊呼:空空如也,观者自然而然会联想到编导鲍什。恐惧感袭来,难道鲍什打动人心的源泉已经干枯。演出后鲍什带领舞者鞠躬致谢,台下观众依旧欢呼雷动,这已经成为一种固定礼仪。不管演什么,鲍什迷仍旧爱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