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百年前的伟大历险:北京至巴黎汽车之旅

这也许是世界汽车史上最伟大的一次历险。因为在既没有平整的马路和加油站的完善供给,又没有性能良好的汽车的100年前,一个从北京到巴黎,行程约一万七千公里的长途汽车拉力赛在不可思议的情况下,由5个车队组成并开始进行比赛了。德国之声记者综合报导如下。

default

2006年8月,汉堡拉力到上海的车在上海展出

1886年的一月,德国人卡尔‧本茨(Karl Benz,Benz车后来被译成“奔驰”)为自己设计的动力车申请了专利,从此以后,这辆三轮汽车就被公认为世界上的第一台汽车。时隔不久,他的太太博莎-本茨第一个用出色的古董车完成了长途行驶。她的这一举动在德国轰动一时。那么法国设计师又是怎样反应的呢?法国晨报在1907年1月31日刊登了这样一封挑战书:“我们现在必须做什么,只要男人有车,就能够去任何地方。那么,今年夏天有人想从巴黎开车到北京吗?”

从巴黎驱车至北京,这是个狂想吗?没有人知道,到底要行驶多久。因为,人们对这一路的行程完全不熟悉,而且途中要经过沙漠,草原,峡谷,河流等重重危险。这也许就像儒勒-凡尔纳的小说“80天环游地球”一样,不可置信。

挑战书刊登后不到两天就有许多人来报名。汽车公司寻找车手,而车手们也希望能得到汽车厂的赞助。法国汽车设计师阿博特-戴迪安伯爵出动了他的2辆汽车。意大利斯皮昂-伯吉斯王子驾驶了一辆40马力、气缸容量为7433cc的意大利伊塔拉,这辆车的模型现在在欧洲王室汽车停车处停放。报名者中还有9辆赛车使用的是戈特利布·戴姆勒设计的三个马力的Panhard-Levassor。报名的车队有62个之多,车型从三轮、敞篷到轿车应有尽有。

Wald in Rußland, Sibirien, Taiga

西伯利亚森林

整个行程是艰难的,同时又是具有挑战性的。很多西方人对遥远的中国以及对当时由沙皇统治下的俄罗斯、西伯利亚等远东神驰向往。在乌拉尔河后面那些未开发的偏僻城市,人们还从来没有见过汽车。这些车手、先驱者们便野心勃勃,想把中国的茶叶贸易由船改为汽车经戈壁滩、俄罗斯的托木斯克、欧姆斯克运达到欧洲。

由于担心在冲刺阶段中国会出现恶劣的天气而影响比赛,因此,这次旅程起始地不得不被调换了一下,即从北京出发,最终到达巴黎。可这样一来,许多工厂因为支付不了高昂的费用不愿意到起始地,晨报的编辑人员也考虑是否取消比赛计划。在这段时间里,斯皮昂-伯吉斯王子却显得非常平静。斯皮昂-伯吉斯王子是是杰纳斯-卡梅里欧-伯吉斯哥哥的后代,金钱对王子来说并不是很重要的。他早已让蒙古族的夏尔巴人上路打探中国、蒙古和戈壁滩的行驶路线了。

三月中旬汽车最终在马赛港口被装上了运送到中国的轮船。在重重困难包围下,1907年6月10日这个比赛日期不仅没有被取消,而且还如期的举行了。只是,最后只剩下五个车队参加这次比赛了。他们分别是:意大利七公升车队,由伯吉斯王子和一名机械师外带一名记者组成。荷兰Spyker车队,他们驾驶的是一辆荷兰15马力的汽车,并由一主驾驶查尔斯-高德以及一名副驾驶组成。此外,还有2个阿博特-戴迪安的同为十马力的汽车车队,驾驶者分别是乔治-科米和维克托-科里戈农。最后一个车队是车手奥古斯特-庞斯驾驶的是6马力三轮肯特汽车。

在这次长途旅程中,一家酒厂还赞助了许多箱的香槟来供车手们在途中饮用。关于比赛规定,如应该在护送队下行驶吗?护送队算是参赛队吗? 当遇到困难人们应该怎样克服危险呢?等等这些问题经过反复讨论,还是没有得到最终的解决。

参赛选手到达中国后,还必须接受这样两件事,就是晨报实际上已经取消了比赛,因为他们觉得没有机会看到法国能够胜出。其次是中国皇帝根本不想知道关于这次比赛的一切。因为中国刚经历了与欧洲入侵者的抗战,紫禁城里的人们看到陌生的外国人带着陌生的机器来到这里时,觉得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可不论怎样,车手们还是决定继续比赛并通过使用顽强的外交手段和借助伯吉斯的关系来克服一切困难。另外,车手高德也有他自己的困难:虽然高德的车队是属于生产商Skyper的,但他依然没钱来支付昂贵的汽油费。因此,他的解决办法是,出售所有的备用轮胎和点火塞。相反,富有的伯吉斯王子就可以用他充足的钱来满足比赛中所有的需要。

在安排用骆驼运输到戈壁滩来供给所需汽油以及准备好了所有的备用工具、零件、救援装备后,比赛由法国大使馆参赞的夫人举杯宣布开始,这场拉力赛就这样不可思议的启程了。

途经草原和戈壁滩就像在深海中确定航线一样,因为那里根本没有路,为了不掉队,大家就肩并肩的行驶。庞斯的三轮汽车还遇到了特殊的困难,由于独轮驱动,驾驶室偏轻而受到了自然环境的挑战而抛锚了。他们期待着伯尔斯王子的车队能开回来进行帮助。因为王子的车队不仅有足够的燃料还有个私人的仓库来存放燃料。可是王子并没有回头而是继续前行,在一天半后他就处在了领先地位。三轮汽车队因为无法忍受干渴和受到游牧人的攻击,最后只好放弃了比赛。此时,只剩下了四个车队。高德的车队也在干渴的恶劣环境中继续前行,他十分后悔在北京就把那箱香槟给提前喝完了。此外,对车队来说,燃料的使用也很紧张,每百公里就需要30升,而汽油在当时的欧洲只有药店有,在中国,俄罗斯人们是用汽油来洗衣服的。可是,只有王子的车队用桶把350升备用汽油装入伊塔拉车的仓库内。

在中国北方的第一个电报站,官员在表格上写着大大的“一”。那是否是今天的第一个电报呢?随伯吉斯车队而行的记者芭西尼问道。电报员说不是。这只是在这里发出的第一份电报,而这个电报站是6年前建的。记者们通过电报站向法国的家乡以及欧洲发了许多电报。比如报道伊塔拉车从一座桥上垂直下坠,林业工人拆毁了这座桥并把伊塔拉车队营救了出来,才可以使伯吉斯王子发动汽车继续前行,或者荷兰Spyker车队当磁发电机出现点火问题时,高德仍带着抛锚的汽车搭火车横穿西伯利亚从西至托木斯克行驶了1300公里,为的是请那里的工程学的一个教授来帮助维修。虽然教授帮他解决了问题,但是被要求拿坏了的零件向他的学生作教学示范,因此,Spyker车队只好推迟了比赛行程,等等。 相反,伯吉斯王子在西伯利亚带着他的巨大优势不断前行。因为,他负担的起昂贵的费用,所以他不仅有时间围着贝加尔湖兜风,还绕道游览了俄罗斯首都莫斯科,并在圣彼得堡当地举行了记者会。在柏林他又做了短暂的停留,而且像胜利者一样受到了人们的欢迎。在距北京出发整2个月的8月10日他抵达了法国首都—巴黎,并比第二名提早到了20天。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