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白磷弹在加沙遗害无穷

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哈马斯之间展开的加沙战争结束了两个星期之后,那里巴勒斯坦平民依然受到白磷弹的威胁。许多严重的烧伤患者依然还在接受治疗。当地的瓦法康复中心里就有不少这样的患者。

default

以色列用白磷弹袭击加沙

瓦法康复中心是加沙地区唯一的康复医院,中风病人和截肢患者可以在那里得到治疗。在以色列进攻加沙地带时,医院也遭到了坦克炮击。原本刚刚经过扩建,能多接纳50个病人的康复中心,如今已经完全无法投入使用。医院外墙上到处都是凹进的弹孔,发电机也完全被摧毁了。该院医生哈桑表示

"问题是,康复中心是为那些无法行动的病人设立的。那些昏迷的以及脊髓受损的患者,他们无法离开。只能推着他们在医院里来回的移动,但是无法把他们弄出去,也无法逃离。"

年轻的哈桑是巴勒斯坦裔,他从伦敦来到加沙为那些伤员进行治疗。他的专业是整容和烧伤。在加沙,绝大多数的伤员都是白磷弹的受害者,他们不得不痛苦的忍受烧伤。哈桑表示:

" 磷酸灼伤了组织。这些白磷在炸弹里占有一定的比例,其毒负作用如何,我们仍然不知道。我们认为,那些用来稳定磷元素的化学物毒性很高,会造成长期的影响。磷可以进入地下水,还可以进入人类食用的食物里。"

哈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在黎巴嫩,伊拉克和越南都治疗过被磷酸灼伤的受害者。"这种武器2006年在贝鲁特被使用过。第一代白磷弹在越战中就出现过。此后,82年以色列人入侵黎巴嫩,包围贝鲁特的时候也使用过。但公然使用新一代的白磷弹作为集束炸弹还是第一次,这些炸弹在高空爆炸,覆盖更广的范围。"

从远处看,加沙上空爆炸的白磷弹就像是烟花一样。又像水母似的在夜空张开,天空亮如白昼。停战两周之后,这些白磷弹的残留物还散布在加沙的大街小巷,一旦触及,就会燃烧起来。哈桑描述了战后的场景:

"这里的道路依然被这些易燃的残渣覆盖着。我们不知道可以使其稳定的化学成分是什么。我们只知道,接触到它的病人,不仅仅是被烧伤,组织和器官也都受到了损害。"哈桑说,有些病人在接触了白磷弹一周之后所有器官都坏死了,还有一些人,表面上已经康复了,但是过了一段时间还会复发。这名来自伦敦的专家尤其担忧的是这些白磷弹残余物质的长期影响力。由于磷在40度的时候就会自燃,因此可以想象在即将到来的夏天会发生什么。”

他能解释为何以色列人使用这种武器吗?哈桑无助的摇摇头:"为什么?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使用白磷弹。他们在这里所做的,不像是一个希望长期与邻居共处的人做的事情。这真的让我震惊。他们显然是认为,共存已经不再是问题。如果他们还准备在余生中与巴勒斯坦人并肩生活的话,就没有人会这样去做。"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