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留德华眼中的香港"占中"

在香港占中活动进行的如火如荼之时,生活在德国的,能够充分享受信息自由的华人们又是怎样看待港人的 “占中”行动呢?

(德国之声中文网)积极参与德国政治的留德学者路前浩:

"占中的起因表面上来看是因为香港的学生有政治诉求,比如说要求民主等一系列的。但是我觉得这里面其实的成因还是有很复杂的背景的。你要是结合前一段时间,香港'驱蝗',再结合香港最近的发展有一些滞涩等现象一起来看。大陆的发展可能还要好一些。我觉得所有事情都要把它放在一个社会时代背景里面来看。包括占中,包括89六四。如果这样看,我觉得占中不仅仅是一个政治诉求问题,还有一个对社会地位,或者说在国家内部,不同组群人之间争取社会地位的诉求。"

"他们有他们的政治诉求,这是他们的一种做法。但是我本人一向不支持街头政治。我认为还有很多其他的解决方式,有可能比这个更好,但也有可能比这个差。但是事后的结果不是可以预测的。包括这个事件。我个人认为最后的受益者可能只有那么几个人,我觉得中央政府是不可能在这个事件上有任何妥协的。"

"我觉得香港还没有到那个程度,香港还没有到需要搞街头政治的这种地步。香港人过得还算是比较好,他们有一定的民主。你至少你和现在大陆比起来,你还是有一定民主的。而且香港这个问题有别的解决的方式。"

"香港这么多年来一直像是中国宠坏了的一个小孩。一向是占据比较优越的地位。从心理上,从经济上,从社会地位上等等。尤其从前一段时间看,包括去蝗运动,以及一些宁为英国狗,不为中国人等事件的发展来看。它并不是一个建立在平等之上,追求民主的文化。他要求他特殊的地位。我还是比较肯定这样的想法。要是真正的想搞民主,应该是建立在完全平等的文化基础上的,就是你说的话和我说的话分量是一样的。"

德国国际贸易MBA专业刚刚毕业的齐一颖:

"中央在推行2017年的一个选举改革,就有一些教授和政客利用学生,唱着民主自由的口号,让学生进行游行,推倒改革的进行。 我个人认为,是无耻的政客和政治势力,想利用学生的青春躁动、热血沸腾的精神,打着民主自由的口号进行一场闹剧。我完全不知道它的意义所在,而且许多参与游行的民众也不知道这场游行真正的意义在何处?我个人认为,政治势力是想借着选举推行,脱离中央政权的掌控。"

刚刚递交了毕业论文的德国波恩大学传媒学学生魏韩:

"占中活动非常不合理。这个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我觉得非常奇怪。因为之前英国都是直接向香港指派总督。那个时候香港人民没有反对,英国人直接和香港人说,我们不允许你们直接选出总督,只能靠指派。回归之后,这么多年好像也没有什么事情。今年突然有这么个事,香港人民要普选了。我觉得这个事情很像后边有人在指使,感觉并不是很多人的初衷。我觉得还是有人操纵,就是要对抗中央政府。"

China Studentenprotest in Hongkong Occupy Central Regenschirme

魏韩:“89六四和香港占中完全没有任何可比性。”

"89六四和香港占中完全没有任何可比性。89年有坦克和人员伤亡。而今年中央政府非常忍耐。我觉得在国家领土的问题上,在发生动乱,人民发生暴乱,国家出动警力来维护治安的问题上没有任何可谈的,当然是国家要派人过来维护治安了。到现在为止,没有听说过有流血事件发生,所以没有任何可比性。"

韩魏也讽刺的调侃了香港人占中的初衷:"我觉得他们的真正的初衷是想让中央人民政府直接指派。因为在97年之前,英国都是直接指派,没有任何问题,他们也都很喜欢。在97年之后,现在也十多年了,突然暴发这个事件。一,有人可能是幕后指使,操纵这么多人。二,他们表达自己意图的时候出现了表达错误。他们就是想让中央政府都别普选了,直接派一个人到香港。否则只能证明这个地区的人太具有奴性了,他宁愿被外国人统治,被外国人蹂躏,也不愿意自己的同胞采取这种已经很妥协,很退让的方式来选出一个管理这个地区的人。 "

来自澳门,在德国经营餐饮业20几年的鸡米鱼:

"他们这样做是没有意义的。他们真的想要一个香港人自己选的特首,就算香港人自己选出来了一个特首,但你也要和中国那边交代啊,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都要跟上边说是不是?如果 中国那边说,你这样做不行,还是要按我的做法来,你还是要听上边说不是吗。像占中这样的事情不可能发生在澳门。因为澳门人比较和平,没有香港这么乱。"

99年至2003年在香港居住过的德国文化企业创办者王文:

"香港人一直以来都把自己孤立起来觉得自己了不起!英国人是他们的养父!大陆人是他们的生父!他觉得他们的养父又绅士、又富有、又有文化!而他们的养父又贫穷、又落后、又没有文化!笑贫不笑娼是对香港人社会概况最好总结!港人治港的政策几乎没有更改过!中央也悘意保留这个特色!为了稳定社会!为了香港人的生活!大陆开放旅游事业带动了香港经济!全球化金融风暴的同时赶上香港回归!生活的落差!香港人无能自救!因为他们全是以炒买卖生意!致使很多人受到重创、于是呼就把这种不满归结于共产党!而且捣乱的人都是生活在下层社会的不想努力就想捣乱的无业者!也包括一些没有职业的新大陆移民!他们不学香港人的工作精神!不求进取拿着政府救挤、住着公屋!而帮香港人反大陆政府!闹的理由他们要自己选举权!试问?英统治50年你们是自己选举的吗?!为何现在要求多多!没有中央的大量补供你们有今天吗?!你问你们可以拿什麽来威胁中央?你们有的我们的大上海全有!如果中央央订止你们的供水!供电蔬菜肉食!你们怎麽活?是啊!澳洲有!曰本有!你们去认他们为父!想必日子更加艰难!别觉得你们是上帝!你们也是中华子民!你们怎麽对待大陆人的?本人在香港生活三年之久简直不齿你们!没有中央没有香港人今天!"

来自香港,目前在德国就职的自由研究学者黄庭钰:

"2013年初就预计到,中国政府不会轻易的让香港人普选。当时关于占中的讨论没有得到大多数香港人的认同。但是我们从今年的6月份就看到,还是有占中的可能性。因为六月份中国发表的白皮书在说到香港的时候用很强硬的口吻来处理香港的事情。香港人当时就已经觉得很不安。到了8月31日发表的政改决定已经说了我们要求的公民提名是不可能的,只能继续由那1000多人组成的提名委员会来提名,而且那个提名委员会的绝大部分成员都不是香港人自己挑选出来的,所以我们就觉得这和伊朗的选举是没有差别的。"

"我个人认为,(占中活动)非常合理。首先你从它的策略就可以看出来它是很和平的。它所为的'占',就是占用你的道路,但是它并没有像其他国家一样,在占领的时候发生一些其他不好的事情,比如说抢东西、放火 等。这些我们香港人都没有做。他们只是待在那里,要求你要跟我谈,要处理我们的事情。当然它会为其他人带来不方便,比如说有些商店会觉得客人少了。但是我们觉得每一场运动都会有一定的代价。我们不是要强迫他们跟我们一起付出代价。但是从长远来说,如果我们占中可以让香港得到真正的民主的话。不会像政府现在这样一直给商家利益,这样其实最后还是会害到香港。所以我们觉得,现在占中可能会给人家带来不方便,但长远来说,对香港会是一件好事。 "

"一个社会是需要往前看的。英国那时候的统治是没有民主的。97年以前,香港人对民主的诉求是没有那么高的。随着社会的进步,教育水平的提高,我们对民主会有更多的要求。 香港人很不高兴的一件事就是,你明明答应2017年就给我们的东西,你现在为什么不兑现你的承诺?香港人会有一个期望就是,OK,英国人不给我们,因为我们是殖民地,我们那个时候在英国人看来是低人一等的。但是我们现在既然回归到中国,那你为什么让我们在自己的土地上还不能作主?"

针对关于香港和大陆相比,已经可以享受到许多民主待遇的观点,黄庭钰表示:"我们并不是要跟一个没有那么好的制度去看齐。我们要追求的是一个好的制度。比如说,中国人的食物安全标准很低。或者是大部分人吃的东西都有毒,那是不是说我们香港人现在只吃一半有毒的东西就很好很幸运了,那我觉得不是这样一个逻辑……我们不是要往低的标准去看齐,我们要求的是更高的标准。而且我觉得香港人会希望能从香港的例子,可以让中国人看到他们也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来自香港,在德国攻读生物学的谭姓学生:

"政府选几个人出来,然后我们就一人一票选特首。这个就不是真正的民主。因为中央之前就已经选了三个人出来,这个就好像是假民主一样。"

"(占中)有不同方面,很难说是对还是错。当然占中会让社会改变很多,大家的上班,交通等等都有很大的不便。或者让整个社会变得不正常。但是我觉得,这班人出来,他们会想到要占中,他们也牺牲了自己的时间,实际上看也有非常多的人出来,不是几个人出来,我觉得这背后一定有很大的原因。这个原因很有可能就是政府的做法让他们不满。所以现在是最后一个方法让政府听他们的声音,因为之前他们真的用了很多不同的方法去表达,用最普通的游行,最普通的示威,政府都好像没有听见一样。现在用比较大规模的,比较极端的方法去表态他的意见,希望政府可以听,可以回应。我觉得也可以说是政府逼他们出来的。"

"对,以前是没有的选。但是不能用以前和现在比。因为整个社会,整个世界在进步。香港也在进步,国内也在进步,所以不能再跟以前的方法去比。如果说前几个特首,我们也会说要普选,但是那个声音不会有现在这么大。因为那个特首选出来也还好,大家还能够接受。但现在的很多事情已经让人看出来没有人能接受现任特首的做法。所以我觉得,中央选出来的,我们没有信心,我们不信任中央选出来的人。"

Bildergalerie Demonstrationen Hong Kong 29.09.2014

香港“占中”背后原因错综复杂

生在香港,在香港生活了20多年,后定居德国的华侨社团领袖袁耀强:

"(占中)现在已经是捣乱,而不是示威要求什么。骚乱影响别人工作、上学、家庭、做生意等等,什么都影响到了。他们说占中的原因是对特首及政府不满。你们的要求就算是对的,也不能用这样的手段和方法要挟政府要对你顺从嘛。"

"你现在香港什么都高人一等,科技、生意、名誉等什么都有了,香港是安乐的地方,你怎么能还要求什么这么多的东西呢?在香港,有什么不满意的可以慢慢来谈,慢慢来搞。现在不是来谈来搞,是捣乱了。"

"香港人想自己选出特首。这个要求不能说不合理。但是你要听人家怎么安排嘛,不能我要怎样做就怎样做嘛。因为每一个人都对中央派人来搞不满意。要听中央的话,那这个是当然的嘛。你香港是中国,对不对?你不是一个独特的地方,也不是一个国家。中央不认同也不可以,因为香港是中国香港嘛。"

"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想法,我们老年人有老年人的想法。他们想的,都不是我们所想的。现在香港安定繁荣,条件也不错。每个人都有错,做的好不好,不好也是环境造成的。不关香港政府的问题,也不关中央的事情。香港人压力大,就爆发出来了这个问题。一天到晚就知道抱怨,除了抱怨还是抱怨。"

德国华文媒体的负责人圈圈:

"大多数人都是愚昧无知的,他们根本不了解事情的真相,一小撮人一撺掇,马上有些人那点不知道去哪里宣泄的愤青情结就被点燃了。问问他们政府对港政策有哪些,一定说不出来。藏独闹的厉害的时候,奥运火炬在美国传递,藏独分子又伺机破坏。一个美国记者拿着一份世界地图,让那些藏独分子指指西藏的位置,没几个指对的。一个连中国大陆都没去过的香港市井小民,就上街叫嚣政府对港不公,不是井底之蛙是什么?社会底层由于生活窘迫没有对政府满意的,世界上哪个国家也不例外,德国一样,德国算民主了,也不是一天到晚有人不满意。越是无知懒惰的人,生活越窘迫,怨言也越多。这些人就是:遇强则弱,越弱则强。换个民主的政府来,他们也不会满意的。反而是那些组织挑事的,背后有人唆使,被人利用的是大多数,解决他们的问题才是关键。"

国际企业税务咨询公司中国业务主管茉莉:

"我自己会觉得香港人骨子里面对大陆人的优越感,被现实不断冲击。需要找出路,但又要找找替罪羊。优势不在,未来难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