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田文华:中国政府对化学制剂没有明确规定

中国毒奶粉案件的22名被告在等待法院判决,受害婴儿的父母在为自己的权益斗争。南德意志报报道说,原三鹿集团董事长、66岁的被告田文华承认,早在去年五月,她已知道奶粉受到污染,为了不影响销售,没有传递这一信息:

default

三鹿道歉

"但是,她不想单独承担婴儿中毒的罪责。她通过律师表态批评说,北京政府对食品中使用化学制剂的问题没有做出充分明确的规定,中国应该以欧盟的规定为标准。

在法院开庭之前,人们就越来越怀疑政府是否愿意真正查清问题。至少有五名患病婴儿的父母因为试图组织一次记者会,被拘捕一天后获释。人权组织和食品安全问题的积极人士批评说,没有言论自由和独立媒体就不可能对食品生产厂家进行全面监督。五年前,安徽省就曾有数十名婴儿死于没有营养价值的假奶粉。当时,中国政府同样宣布要严厉惩罚、加强检查。"

毒奶粉受害婴儿的父母最担心的是,在中国看病贵、看病难的现状下,健康受损的孩子今后难以得到治疗。正如新苏黎世报所说,在中国,"甚至一般的手术和疾病都会使整个家庭陷入经济困境","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医疗保障成了关系到生存的大问题"。该报接着写道:

"过去一段时间,医院向病人结算的费用急剧上升,其原因是错误的金钱刺激。另一个原因是,据官方公布的数据,政府只为医院提供17%的费用。这样,国家的医院原则上成了面向赢利的企业,财政依靠病人交费和医生开药方的回扣。医生们知道,他们给病人提供的治疗方式和开的药品越多,他们的工作就越为稳定,工资就越高。”

上周,中国卫生部长陈竺宣布:国家将提高对公立医院的拨款,医院不得以药品赚钱,病人的治疗费用也应规范化。新苏黎世报认为,这项医疗体制改革"看起来并非不存在问题":

"按照中国分级试验的传统做法,这项改革先在几个选出的城市中试行三年。这样,首先会出现以下的危险:哪些医院得到国家新的拨款、得到多少拨款将受政治关系及其周围潜在的腐败关系所左右。陈竺保证说,将对此做出报告,并设立明确的监控体系。

第二,这些即将实行的措施也会扭曲竞争。一些选出的公立医院获得的国家直接拨款越多,其它医院就越难以与它们竞争。那些正在开始发展的私立诊所和医院就可能受到削弱,为所有病人提供治疗的少许有效益的公立医院也会面临干涸的境地。 "

本文摘自或节译自其它媒体

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