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生物恐怖袭击的威胁究竟多大?

生物恐怖袭击需要两个前提条件:一是具备足够的致命性细菌或病毒,二是大批杀人的坚定意愿。人们想像的生物恐怖场面并不总是现实的。3月1日-2日,专家们会聚法国里昂,一起探讨了对付生物恐怖的途径。

default

生物恐怖,有备才能无大患

德国美因兹大学医学微生物学和卫生学研究所所长巴克迪教授说:“生物武器必须拥有攻击力才行,无论是心理方面的还是经济和军事方面的攻击力。但是,生物武器并不具备这种力量。”他对生物恐怖的威胁力度持怀疑态度。

这位教授曾不断指出,生物恐怖威胁常常被“主观想像”得很严重,被“媒体和公众舆论界炒得很热”。他以2001年在美国出现的炭疽信为例解释了他的论点。当时,有5人死于肺炭疽,12或13人被治愈,20到30人感染了皮肤炭疽,但这种炭疽病不是致命的。另外50到100人感染上了炭疽菌,但却没有发病。这位学者认为,这些数字不足以证明“威胁严峻”。

但国际刑警组织的看法却截然不同。该组织秘书长诺布尔解释说:“自从美国发生炭疽袭击以来我们就知道,只用少量生物材料就可以影响到全球,远远超出目标区域。”因此,国际刑警组织特别成立了一个反生物恐怖部门,并在法国里昂组织了国际反生物恐怖大会(2005年3月1日-2日)。400多名来自126个国家的警方高级官员参加了这次大会。

量大作用才大

存活条件不苛刻、高度传染性、传播迅速而且尽可能引发致命疾病的病原体很难得到。大部分自然形态的病原体,包括炭疽菌和瘟疫病毒,都不适合于制造武器。对它们进行“改造”,并不是业余爱好者在自家车库实验室里就可以做到的。巴克迪教授认为:“要想生产适合于制造武器的炭疽菌,必须掌握非常特殊的知识和设备,这种特殊设备恐怕只有美国的实验室才有。”

其实,从1972年开始已有143个国家签署的《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已经禁止发展、生产、储存和使用可作为生物战剂使用的细菌和病毒株。出于科研目的申请使用可能发展成生物战剂的病原体株的程序非常严格,只有享有一定学术声誉的实验室才有可能获得许可。

威胁究竟有多大?

最大的困难恐怕还在于把病原体和武器结合起来。以炭疽为例,能够在一个人身上引发肺炭疽发病的剂量要求相对较高,大约需要8000到50000个孢芽。因此,巴克迪教授认为:“与毒性化学武器相比,炭疽只是一个钝器。”如果在较大面积上散发炭疽菌,那么只需要一阵微风,就可以把整个恐怖计划吹得个乱七八糟。

目前威胁最大的是天花病毒,这是全世界唯一一个曾被灭绝的病毒。天花高度传染,如今30岁以下的人大部分都没有接种天花疫苗。尽管如此,巴克迪还是以为,藏储天花疫苗是没有意义的。他告知:“德国就在秘密地点储藏了1亿罐天花疫苗,价值5亿欧元。”他认为,这笔钱用于其它地方更有意义,因为“你也可以把自己保护到破产的地步”。

识别的问题

如何识别是否发生了生物袭击?最明显的迹象恐怕是许多人突然患上了一种非同寻常的疾病。但这也可能是因为大家都吃了同一家餐馆有问题的饭菜,偶尔碰到少见的病症,如上个世纪80年代末发生在加拿大的一个案例,涉及28人,当时只有一人被诊断正确。

迄今为止,只有实验室才能检验生物战剂,没有便携式分析仪。因此,医护人员必须接受培训,识别不同寻常的发病过程,并予以归类,进行合适的治疗。此外,还应设置有效的报告机制,集中收集和分析数据。

国际刑警组织秘书长诺布尔在里昂大会上表示:“我们必须发挥充分的想象力,以防万一。”国际刑警组织准备在今后几年内举办三届大型学习班,同时对警方人员和医护人员进行培训。第一届学习班定于2005年在南非举办,第二届和第三届计划一年以后分别在智利和中国举办。

适当性问题

威胁也好,恐惧感也好,但生物武器-无论是国家军备计划中的还是恐怖分子试着搞的-在医学威胁性名单上只处于第三位。巴克迪说:“由于人们不了解情况,所以被人为制造出一个假设的威胁场面。”

处于医学威胁性名单前列的是流感和艾滋病(至今已致全球2200万人死亡)。威胁程度不相上下、但同样不是源于军事方面的威胁有周期性复发、高传染性的疾病,如埃博拉病毒、西尼罗河病毒等,还有导致病菌泄漏的工业破坏活动或科研事故,以及全世界日益增长的抗生素抗药性。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德国之声”
本站网址:www.dw-world.de/chinese)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