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科技环境

生活在达尔文的进化论岛上

二百年前的2月12日,查尔斯.达尔文诞生。150年前,达尔文发表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著作"物种起源"。50年前,达尔文曾生活过的加拉帕戈斯群岛被正式命名为国家公园。直到今天,人们依旧可以在该岛上看到进化历史的痕迹。同在50年前,波利瓦尔.蒙塔尔沃-奥皮内尔也来到这个厄瓜多尔以西一千公里的神秘岛屿。从那时起,波利瓦尔便生活在海洋火山之间,与自然奇观和旅游人潮为伴。记者从当地给德国之声发来如下报导。

default

加拉帕戈斯岛的鬣蜥

在茫茫的太平洋上,深蓝色的海水闪闪发亮,水面上高耸着19座火山。如同其最早的发现者所称一样,加拉帕戈斯群岛是一个迷人的岛屿世界。50年前,这个令人陶醉的世界也令初来乍到的波利瓦尔深感震撼,“我们在海上颠簸,与蓝天为伴。远方有鲸鱼和海豚在海中嬉戏。然而最令我们感到兴奋的是,当我们搭乘的船只驶入阿约拉港时,一群海狮和一群鹈鹕迎了过来,这是我们在岛上经历的最美妙的时刻之一。”

如今已70岁的波利瓦尔滔滔不绝地讲述当年抵达圣克鲁兹时的感受。阳光和风在他那古铜色的脸上留下了深深的痕迹。那时,波利瓦尔曾一心梦想着能像哥伦布一样发现一个令人激动的新世界。

波利瓦尔的加拉帕戈斯群岛之行始于安第斯山脉,他是山里长大的孩子。具体的地点是厄瓜多尔奥塔瓦洛的一个印第安人的村落,四周是海拔高达5千米的峭壁。当波利瓦尔18岁时,他随家人一道离开了自己的家乡,“这是一次海上历险,这么说一点也不夸张。第一天,我们乘坐火车从基多前往里奥班巴,第二天,我们又从里奥班巴坐火车驶向杜兰,之后我们乘船驶向瓜亚基尔。但是在那儿,我们首次经历了意想不到的不快:当地市长不允许我们开进加拉帕戈斯群岛,因为那里正在建设国家公园,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项目。”

研究人员拉响了警报:为了品尝美味儿,百年巨龟遭到大批杀戮。人们甚至仅仅为了寻开心不惜用石块投掷海鸥,鹈鹕和蓝足鲣鸟。为了拯救岛上的现存资源,厄瓜多尔政府宣布该岛为国家公园。

但是准备迁移到岛上25户人家怎么办呢?厄瓜多尔政府曾许诺,为他们在岛上提供耕地,保障他们获得丰厚的收入。这些人放弃了家乡所有的一切,现在却被困在瓜亚基尔港,“人们把我们安置在城里码头上,我们在那里支起了帐篷,因为我们不知道还能去哪里。夜间,为了防止小偷偷窃,成年人轮流守夜,就这样,我们露天宿营整整熬了43天。”

最后一行人终于获准继续前往岛上。成群海狮的欢迎带给他们的第一个惊喜并没有持续多久。眼前是低矮的灌木林,火山岩和人迹罕至的荒郊野岭,“我们只看到了12个小木屋,我们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应该去哪里。这令我们感到十分沮丧。”

已在岛上定居的几户人家帮助他们渡过了最初的几天,为他们提供食品和饮水。后来,波利瓦尔和家人一道向岛屿深处开拔,为的是开垦自己的土地,“第二天我们向高原挺进,走的还是老路,山间小道异常泥泞,我们脚上穿的皮鞋肮脏不堪。三天后,我们无鞋可穿,只好徒步行走。为了保护我们的脚,我们寻找所有能穿的东西。脚上起满了血泡,疼痛难忍。不知什么时候,我们终于来到岛上最深处的庄园,遇到了那里的男人,他们分给每个人一块土地,由获得土地的人负责耕种。移民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岛上的生活异常艰苦。天气闷热难耐,四周丛林密布。如果运气好的话,供给船只每六个月来一次,带来岛上居民亟需的大米,食糖和咖啡。除此之外,人们只能靠自己种植的收获糊口。生病是件非常糟糕的事情。波利瓦尔就有过一次这样的经历,至今令他记忆犹新,“我得了肝病,医生对我说,我最多只能活一年,但感谢当地一位原住民的帮助,我才躲过了此劫。这些人祖祖辈辈生活在厄瓜多尔热带沿海地区,其中一人给了我自制的草药,用四个巨大的柠檬与其他很多东西放在一起熬成的汤剂。幸亏有了他的帮助,我才活到今天。”

Karte der Galapagos Inseln mit San Cristobal

加拉帕戈斯群岛图

尽管生活艰苦,但好在波利瓦尔和其朋友们都很年轻。每当这位个子不高,晒成古铜色的男子讲述自己的青少年时代时,他仿佛又回到了过去。脑海中充满了奇思怪想,炯炯有神的绿色双目旁布满了细细的皱纹,“我们走上乡间土路,它完全不同于今天的马路,而是弯弯曲曲的乡间小道。我们说说笑笑,有人问我们喜欢哪家的姑娘,我的朋友说,他喜欢帕亚斯特罗斯家的姑娘,我说我也喜欢她。说来也怪,这时这家的妈妈带着两个女儿从拐角处走来,我们一下子目瞪口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脸胀得通红。”

但是没有一位同来的年轻人有这个福份。岛上居民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男人远远多于女人。但波利瓦尔却经历了不幸中的万幸。由于手臂受伤,他不得不返回家乡奥塔瓦洛,住进了那里的医院 。他在那里结识了多尼娅-格洛里亚,俩人很快坠入爱河,结为连理,并有了两个儿子。不过,如今波利瓦尔已经离婚。尽管如此,谈及这段往事时,波利瓦尔的脸上掠过了一丝微笑,“现在我又是单身汉了,过着清静的生活。”

波利瓦尔小客栈的后院里十分静谧.一颗高大的棕榈树枝繁叶茂,绿色的内院掩映在棕榈树的树冠下。达尔文雀在树上鸣啭,孙子们在菜园里玩耍。但只隔两三步远便是一片喧闹。在大街两旁,网吧,旅店,餐馆和商店鳞次栉比,像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1980年,全岛的观光客只有3千人,但如今已猛增至12万人。

由于许多游客出手大方,乐于花钱,来此定居的厄瓜多尔人也越来越多,“我认为,目前控制移民的工作做得不好,人们必须严格限制外来移民的人数。岛上居民中,孕妇很多。移民潮源源不断,加拉帕戈斯面临许多棘手难题。随着外来移民的涌入,偷窃和刑事犯罪率也会随之提高。如果不对当地居民进行教育,那么各种矛盾和冲突会越来越多。”

教育是问题的关键。波利瓦尔对此深信不疑。无论岛上居民还是外来游客都必须学会如何保持群岛的生态平衡不遭破坏,不能随意引入新的动植物种类等等。近旁岛屿伊莎贝拉就屠杀了10万多只山羊,以期确保巨龟的继续生存。因为山羊夺走了巨龟的食物。但大自然的失衡并不是加拉帕戈斯群岛的唯一问题,“另一大问题是政治体制问题。不久前,S.R.莫利娜出任该岛国家公园的负责人。她曾禁止一艘旅游船驶进公园。该船主人是厄瓜多厄尔的富豪之一。所以,政府以环保部的名义不顾国家公园负责人的指令,依旧为这艘旅游船放行。”

不仅如此,当这位国家公园的负责人对该船进行检查时,她和其手下人员遭到毒打,造成重伤,被送进医院接受治疗。幸亏当时有一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高级代表团也在岛上,他们亲眼目睹了群岛的发展现状,人口剧增,旅游业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以及走私进入的动植物等等,当然也亲身经历了国家公园负责人和其工作人员遭毒打一幕。所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2007年6月将该岛宣布为"面临威胁的人类世界自然遗产之一"。波利瓦尔认为,此举是保护加拉帕戈斯群岛的明智之举,“看一看群岛四周的海水颜色,您一定会为之陶醉,松石绿,翠绿色以及湛蓝色,海水的色调变化无穷。但最令我感到高兴的是海鸥。我亲眼看到过火烈鸟和墨鸦的翩翩起舞,还有海豹。”

…..和海狮对我来说是岛上真正的艺术家。看它们嬉戏,与他们一道冲入水中,是件令人陶醉的事情,没有什么比这更令人着迷了。

波利瓦尔十分陶醉,但又不无忧伤地瞭望天空,远处蓝脚鲣鸟为了捉鱼飞向海洋,“我不原意依赖别人的帮助,我非常独立。我希望能像美国的一位作家一样。您知道他的名字吗?那位曾在古巴长期生活的美国作家?”

啊,想起来了,他叫海明威,他是"丧钟为谁而鸣"的作者,海明威的名言也适用于波利瓦尔和加拉帕戈斯群岛,那便是:"世界如此美好,值得人们为它而奋斗。"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转载或引用请标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