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媒体看中国

生意兴隆的中国死刑犯器官交易

在中国,死刑犯器官的交易十分红火。买主大多是需要器官移植的日本富人。中国法律规定,买卖死刑犯器官是违法行为,但自2004年以来,已有一百多名日本病人在中国获得器官移植,其中一人甚至开辟了互联网页向病友介绍经验。明镜周刊援引英国独立报的消息写道:

default

香港人权组织成员抗议中国滥用死刑

“尽管违法,但生意仍然兴旺。现在中国的医院经营者明白了肾脏、肝脏和其它内脏能带来大量金钱的道理。据独立报说,一个肾脏价值四万七千欧元,一个肝脏的价格甚至卖到十二万七千欧元。中国许多医院的墙上张贴着写有手机号码和‘肾脏’两字的纸条,这样的广告不仅在一些可疑的私人小诊所可以看到,有名气的医院中也有。

医院何处得到这些极其廉价的移植器官,一般人难以知道,病人也不多问。据独立报获得的信息,大多数器官取自被处决的死囚,然后廉价卖给医院。在中国,这样的器官源泉看来不会枯竭。据估计,中国每年处决八千名人犯,超过了其它任何地方。至于谁去‘采摘’死囚器官,人们只能猜测。

在中国的邻国日本,几乎找不到自愿捐赠器官的人,因为日本人普遍认为,捐赠器官破坏了身体的完整,所以越来越多的病人飞往中国做手术,两国政府至今无法制止不断发展的器官交易和器官旅游。”

在中国,除了犯人,农民恐怕属于地位最低下、最没有权利的阶层。时代周报报道了最近安徽卢集的村民为反对企业主开矿遭到毒打的经过。问题的严重性在于,地方官员和警察与企业主沆瀣一气:

“卢集的农民不要金钱,他们要求获得不受牲畜一样待遇的权利。他们要求惩罚打手及其老板范总经理。他们要求自己的土地和财产不被贪婪的投资商并吞。但在共产党国家,没有人考虑他们的要求。

卢集一名年轻的农民问道:‘中国还有法吗?’他的疑问完全有道理。卢集的农民不敢劝那些遭到毒打的人及其家属到法庭控告伤人罪,或向警方及地方政府诉说。年长的农民愤懑不平地说:‘地方官员总是帮企业主说话。’不仅卢集如此,今天中国农民到处都在抱怨自己的土地被没收却没有任何补偿,山地变成矿山,农田变为工厂,党和企业的老板们可以从中大捞一笔。虽然2004年政府查出了七万零六百件非法没收土地的事件,但它仍然不想给农民更大的土地权。”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