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生产过剩:中国无法自拔的漩涡

如果中国的贸易产品继续充斥国际市场的话,那么它将面临着无休止的贸易争端。而问题在于,中国没有办法阻止这一发展,因为它的工业深深陷在长期的生产过剩问题中无法自拔。

default

即使是新兴的汽车制造业也存在生产过剩现象

作为消费者,你我都希望商品价格低廉。但是,假如一个国家出售过多的廉价商品,这就可能构成倾销和不公平竞争。中国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繁荣的加工业生产出来的廉价商品帮助不少国家减缓了通货膨胀的压力,但是,西方国家市场仍然将其视为威胁。

目前当政的中国领导人把刺激国内消费看成是经济增长的催化剂。温家宝在2003年接任总理一职时就宣布,将拉动内需作为中国政府推动经济长期发展的一个基本方针。如今8年已经过去,看起来北京在这方面还是失败了。去年,中国居民消费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跌到33%的低谷。

生产能力远远大于居民消费能力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中国老百姓不消费。恰恰相反,从绝对数字来看,中国是世界上第三大消费市场,居民消费总额已经从2003年的7000亿美元,提高到2010年的2万亿。所以,那些知名品牌纷纷争相把自己的产品送到中国商店的货架上也就不足为奇了。即使是最贫困的中国农村家庭,现在也至少买得起冰箱、空调和彩电。

尽管如此,中国人的消费热情仍然不足以消化那些如潮水般从中国工厂里涌出来的产品。2010年,中国居民的消费总额和工业生产部门所创造出来的产品价值之间仍然有着5000亿美元的差距。就拿彩电为例:中国全国彩电的销售量从2000年的100万台增加到了2010年的4000万台;但同时,彩电的产量却是从2000年的300万台猛增到了2010年的1.18亿台。类似的现象也在许多其它工业领域普遍存在。即使在相对新兴的行业如汽车制造、电子芯片、太阳能等领域,生产能力的增长速度也要快于国内需求的增长。预计到2015年,国内和国外的汽车制造商的生产能力将达到3000万辆,而国内市场则只能消化其中的2300万辆。而就在短短几年之前,中国的汽车生产还存在着供不应求的状况。

这种生产能力和消费能力之间的差距导致大量工厂将减少对其生产设备的利用。2010年的一项问卷调查显示,中国制造业的生产设备利用率仅有70%到75%,也就是说,大约四分之一的生产设备是闲置的。而在一些基本原料领域如钢、铜和各种塑料材料的生产部门,这一闲置率甚至会高达50%。而在印刷电路板、太阳能电池板等新兴产业也是如此。这一状况造成的结果是,工业企业的利润率常常低至3%,而一些企业还在为扭亏为盈而挣扎。

中国的特殊国情造成生产过剩无法通过正常竞争机制来纠正

数字就先列举这么多,下面让我们试着来解释一下这种现象。在一个开放的市场中,生产能力过剩和低利润的问题可以得到自我矫正,因为只有最具有革新能力、最有效率的企业才能在竞争中生存下来。而在中国则不是这样。当然,很多问题严重的企业还是破产了,或是被更大的集团并购,但是这并不足以纠正普遍的生产过剩现象。为什么会这样呢?首先,中国一直是许多跨国企业的生产中转站,所以他们的生产量大于中国市场的需求量也是符合逻辑的,因为还有很多产品是销往世界其他各国的。其次,许多企业为了满足中国市场越来越大的需求量,也大幅提高了自己的生产能力。最后一个原因就是,中国政府也在大力扶持本国企业,以帮助其在市场竞争中保有一席之地。

许多处在工业化过程中的国家出于各种不同原因也都遇到过生产过剩的问题。但是中国的特别之处在于:一方面,它的市场规模巨大,即使居民收入继续增长,它仍然可以享有巨大的相对廉价和勤劳能干的劳动力储备。他们将继续成为吸引外国投资者的巨大磁石--他们既可以利用中国作为出口中转站,又可以随着居民购买力的增加相应提高自己的产品销售额。

另一方面,国家对本土企业的支持造成了失衡局面。是的,北京的确多次表示过要控制生产能力过剩的决心。但是出于对社会不稳定因素的担忧和减少对外国企业依赖性的决心,政府还是继续为中国工厂注入大批的资金,并通过出口补贴政策来帮助他们将产品销往国外。而地方政府则常常会走的更远。一些经济不那么发达的二线省份正在倾其全力地追赶沿海省份。河南、安徽和重庆地方政府采取各种办法来拉动经济增长,包括优惠的贷款,免费租用的土地,还有提供包括员工食堂在内的整套工厂设施。

中国越是想通过投入大资本来摆脱自己在经济上的落后地位,就越是要付出高昂的代价。中国将继续为促使脆弱的经济结构恢复平衡而挣扎,同时又越来越依赖于变化无常的国外市场。更多纳税人的钱将流向那些不能盈利的工业企业,或是让国外的消费者享受大量的廉价产品。这一切将会带来巨大的政治代价,因为中国将会被越来越多的人指责成一个"贪婪的、一切通吃的"市场,它也会遇到越来越大的阻力。

作者:Jonathan Holslag(布鲁塞尔当代中国研究所) 编译:雨涵

责编: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