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生于热心死于热心:中国女博士生命丧德国火车轮下

岁末,2007年12月27日,一名中国女子在德国西部城市亚琛的西站,被一名德国男子在进站的列车前推下站台,当即身亡。德国之声在事发后作了报导。1月10日,匆匆从黑龙江赶来的家属参加了这位叫孙萍的留德博士生骨灰的告别仪式。德国之声记者向中国驻法兰克福总领馆和孙萍女士的丈夫了解了有关情况,特作如下报导。

default

列车进站

事发经过和可能的原因

孙萍女士(38岁)是2007年12月26日到亚琛来探望她的朋友王YH女士(32岁)的。27日上午10点左右,王女士和她的德国男友托马斯到亚琛西站为孙萍女士送行。在没有任何先兆的情况下,托马斯忽然在正进站的火车前把孙女士推下站台,孙女士当即丧命。这个托马斯拔腿就跑。但当天下午他自己到警察局投案,不过,他说那是意外。警方看了火车站的录像,断定他是故意把孙女士推下站台的,经法院批准,正式以谋杀罪逮捕了这个托马斯。

王女士当场吓呆了,受了严重的精神刺激,被后来赶来的救护人员送进了医院。上周四,警方说,王女士已经作出了内容广泛的陈述,但警方没有透露内容。据警方对孙女士的丈夫刘万有先生说,王女士和托马斯当时正在闹着分手,吵得很厉害,而孙女士是特地从克劳斯塔尔赶来劝架的。至于在站台上他们说了些什么,警察没有告诉孙的家属。总的看来,这个德国男子、电脑工程师托马斯是在气急冲动的情况下动手行凶的。刘先生对德国之声记者说,他的妻子跟王女士是在慕尼黑打工时认识的,后来成了好朋友。王女士在多特蒙德读完大学后,一时没有找到工作,就到工作和生活在亚琛的男友托马斯这儿来了。

孙萍女士和她的家庭情况

刘先生记忆犹新:他的妻子孙萍是1999年10月21日离开中国前来德国读书的。这一来就是8年。这8年里,学习化学的孙萍在克劳斯塔尔工大获得了第2个硕士学位,已开始攻读博士学位,她攻的课题是跟纳米技术有关的。

不幸事件发生后,1月8日,孙萍的父母、丈夫和哥哥一起赶到了德国。刘先生介绍道,孙萍的父母生活在内蒙海拉尔,是铁路工人,她有一个哥哥,两个弟弟。刘先生自己的父母也是普通工人。刘先生本人在黑龙江烟草公司工作,也只是个普通职员。

孙、刘二位还没有子女。孙萍毕业于黑龙江大学,刘先生毕业于天津轻工学院,他们毕业后都分配在了哈尔滨。经人介绍相识,结成了伴侣。孙萍来德国8年,刘先生始终在哈尔滨,但他们的感情一直是深深的,不变的。本来要看孙萍学成后是回国还是留在德国。由于孙萍得以留下继续攻读博士学位,刘先生去年10月来到德国,他们俩商定,刘先生将以伴读身份到德国来,他们俩打算今年(2008年)要个孩子。为此,也已为孙女士的父母办了护照,打算让两位老人家先来德国一趟,熟悉一下,以便今后可以到德国来照顾外孙(女)。没想到,护照倒是用上了,却连女儿(妻子)的遗体都没有见到。

热情的同胞们

中国驻法兰克福总领馆负责处理此事的吴领事对德国之声记者说,孙萍的家属都是没什么钱的普通职工,这次4个人来回路费又都是他们自己出的。虽然孙萍并非亚琛的学生,但此事引起了生活在亚琛的中国留学生和华人的强烈关注和同情。亚琛的华人社团还表示要捐款。刘先生说,总领馆的吴领事和纪老师从他们一到德国就陪着他们,亚琛中国学生会主席沈凯也一直陪同着。要没有他们,他们几个人一句德语都不会,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吴领事说,他们陪同孙女士家属去了警察局、检察院,并在检察院介绍下找了一位律师。除了检察院对那个托马斯提出刑事公诉外,还委托律师提出民事诉讼,要求凶手赔偿孙女士与家属的经济损失。同时,也向亚琛市政府提出了给予补助的申请。在亚琛期间,中国总领馆给联系了亚琛工大一个住处,让4名孙女士家属免费居住。

1月11日,刘先生一行将前往克劳斯塔尔,处理孙女士的遗物。

熟人的悼念

攻克两个硕士学位,进一步走向博士,是个漫长的过程,对一位女性来说,尤其不容易,何况还是尖端科学领域。事发后,一些中国网站、论坛里,有些孙女士的同学、好友发表了贴子。在此摘录几段。

“她是我的大学同学。知道这个消息,我快哭死过去。同学们听到这个噩耗,全都哭了。她不过是个穷学生而已,8年来都是靠打工生活,苦死了呀。孙萍一直是一个最热心肠,最能吃苦的人,她永远是身边人的知心大姐。人人都能得到她的帮助!在德国留学8年,几乎每天只睡4个小时,吃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苦!对所学的化学硕士、博士学位,她始终充满热情,对学习充满兴趣,说自己要做化学方面的科学家。亲爱的孙萍,你丢下我们这些深爱着你的同学,就这么走了,我们不甘心呀!谁能帮帮你呀!远在国内,我觉得特别无助!孙萍的爱人就要去德国处理后事了,一切费用自理,语言也不通,资金也不多,德国法律也不懂,去了该怎么办呢?”

“听到这个消息感觉脑袋被电击一样,千万别是她,千万别是她…我认识的孙萍,是我来Clausthal遇到的第一个中国人。因为我人生地不熟,她到车站来接我。1年半里,我们一直是邻居。她经常对我说,要抓紧时间了,快点学习。生活上,她非常的简朴,非常的节约,每周都打扫整个楼的卫生,以减免一些房租,假日里都去老人院打工,赚取一定的生活费用。勤俭节约,努力学习,待人友善,这就是萍姐给我的印象。”

“20天前相聚,感叹时光流逝,更感叹你的依旧,还是那样的朴实,真诚,热心。38岁的你,第一次烫了头发,周围的人包括你自己都惊奇原来你可以这样美丽。问及你自身总是轻描淡写,倒是说起一起求学的年轻人们:太年轻,不懂事。你给人家讲中国人要讲究礼仪,吃东西要让一让……得空还不忘劝洗头的小妹,这么小为什么不学习,要抓紧时间……怎么可以让这样的灾祸降临给这样的你,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你已经不在人世!!!”

德国人的一些反应

有读者来函问,除了德国之声,其它德国媒体怎么不报这件事。其实德国和周围一些国家的媒体是报了,但多半是些小报,小媒体。篇幅短,也由于媒体至今所知实在有限。

在一篇德国网络媒体的报导下,看到一些德国读者的留言,居然跟这位中国读者的说法有些相似。有的读者说,科赫拿慕尼黑两名外国青少年打伤德国老妇人一事大做文章,这件事怎么就不说了呢?一名读者反驳道,这是两回事。象吵架、推人身亡这样的刑事案件,每天都有。另一名读者不同意了,他说:如果推人的是个土耳其男人,被推身亡的是个德国女子,“图片报”肯定会每天跟踪,大报特报。

2007年,德国华人中发生了不少不幸事件。年底又发生了这样的事。中国人在德国读书,生活,本身就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一名学业有成、有着当科学家的雄心和潜力的女士遭遇这样的事,就更是不幸了。从一些中文论坛里留的贴子看,孙萍女士的热心是公认的。但她却偏偏死于热心。尤其对分居8年,眼看终于要团圆,计划着小家未来的刘先生来说,对一个铁路工人家庭眼看要出一位女科学家的父母来说,确实是一件太痛苦的事情。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转载或引用请标明出处和作者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