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甄燊港:让全世界知道香港人在反抗

香港政党人民力量副主席甄燊港接受德国之声专访,谈论香港民主的危机与前途。

Occupy Central Aktivisten Hongkong

8月31日香港“占中三子”开启公民抗命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国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于上周日(8月31日)

表决通过了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的决定

引发香港各界强烈抗议

。香港民主走到关键时刻。香港政党人民力量副主席甄燊港于8月27日及9月2日分两次接受了德国之声的专访。

德国之声:您怎么看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这次表决?

甄燊港:坦率地说,我本来就对它一点期待也没有。这不是一个民主国家的议政机构,只不过是一种形式,其投票的结果早已经定了,并且已经通过国务院的白皮书、张德江等官员的讲话说出来。当然,我也幻想全国人大能够多少考虑一下香港的民意,作出一点让步。现在这个结果令人非常失望。从普选的定义来说,选举包括两个方面,第一参选权,第二是投票权。全国人大表决通过的方案,限制候选人人数为二至三名,而且提高门槛,要提名委员会半数通过,等于是党委派两三个人给你选,共产党不喜欢的人永远不能成为候选人。我们坚决不能答应,因为它剥夺了大多数香港人的参选权。

德国之声:中央官员反复强调香港特区行政长官要爱国爱港,这关乎国家安全,否则会被国外敌对势力利用。

甄燊港:我是学政治学的,我的研究发现,古今中外,除了一个例外,没有政党是靠外国势力上台的。这个例外就是中共自己,它靠收外国人的钱在中国夺取了政权,于是不相信民主与法治。英国人统治香港期间,用普通法建立了一套颇为完整、行之有效的法治制度。一个人将外国利益放在本国利益之上,他不可能当选,即便选上了也不能为所欲为,干了坏事还有弹劾制度,或者几年后还可以把他选下来。一个好的制度,不怕选出一个坏人出来。可是现在中央强调的爱国爱港,不是法治条例,没有一个清晰的定义,由他们说了算,完全不能让人接受。

德国之声:人民力量被称为激进的政党,请问你们激进在哪里?

甄燊港:激进这个词让人误解,以为就是冲击政府机关,打烂东西。实际上,我们的激进就是不容易妥协。比如我会拍桌子跟特区长官说,你们拿香港人的钱,应为为纳税人服务,向中央争取民主的空间。可是你们把北京当老板,把自己当钦差大臣,是彻头彻尾的失职。

Occupy Central Aktivisten Hongkong

“占中”支持者点亮手机

德国之声:中央官员指出要循序渐进,而有些舆论也认为普选方案有比没有更好。

甄燊港:关键是你得"进"。过去是1200名提名委员八分之一通过就可以成为候选人,现在要一半以上,反对党的参选权被剥夺,这算什么循序渐进?这是循序渐退!

德国之声:看来占领中环一定会发生了?

甄燊港:是的,我们还在等待统一的部署。现在各路反抗力量都在想办法,人民力量于周一(9月1日)发起了慢驶流动占中行动。我们也不想跟中共针锋相对,也不想扰乱香港秩序,只希望中共打开一道小小的门,以公民提名作为最后的救济手段,但是现在这道门被严严地关上了。

德国之声:占领中环之后会发生什么?此前有人认为这个概念的想象已经用尽。

甄燊港:一年前戴耀廷提出占领中环的概念之后,中共用尽所有办法,恐吓、分裂及收买市民,组织反占中游行。他们要达到一个目的,就是让香港人对占中产生厌烦。同时,政府已经准备好了橡皮子弹,占中的人会被驱散,甚至被拘捕。它不会让政府立即作出改变。可是,我们要让全世界知道,香港人在反抗,我们不会善罢甘休。否则,他们会用自己掌握的巨大舆论资源,欺骗全世界说,香港已经被规训为一个"和谐社会"了。

德国之声:有人说中共在香港做的事,都已经在中国内地反复演练过了,驾轻就熟。中国内地没有民主,香港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

甄燊港:中国内地的民主同等重要。香港的民主也会促进内地社会的进步。但是,我们不能说,只有等内地民主了,香港才能搞民主。如果是那样,香港和内地的政治环境都会越变越坏。

德国之声:以陈云为代表的一些香港人主张不管内地的事,井水不犯河水,甚至不要参加"六四"维园活动。

甄燊港:那是胡说八道。现在我们的生活正在从各个方面遭到侵蚀,怎么能够做到井水不犯河水?"六四"维园晚会作为一个图腾,无论从人道还是政治来说,香港都应该坚持下去。

德国之声:这几年,香港泛民派获得的社会支持不如人们预期的高。跟台湾民主转型时期不一样,在香港建制派更有底层动员能力。您怎么解释这个现象?

甄燊港:要发展民主政治,就不能搞一党独大。我们遇到的不是国民党,也不是蒋经国。中共充分利用其权力资源,依仗政权的力量,耍尽各种流氓手段,来打压只是想要改革、想要往前走的民间力量。我们从来没有喊打倒中国共产党,只是希望它能打开一道门,让人们在黑暗中看到一点光明,但还是十分艰难。

德国之声:您如何看待学民思潮和学联等年轻人反抗?

甄燊港:香港过去一百多年都很平稳,大家能够各干各的事情。年轻人在民主前途受到威胁时出来,他们非常可爱,也有更高的道德高地。面对强大的中国共产党,我们这一代人注定不会成功,真正的希望还在他们身上。

德国之声:请问您怎么看澳门民主的前途?

甄燊港:澳门民主比香港还差。香港是世界上一流的多元社会,有法治和民主的基础。澳门相对单一,其社会生活总是跟赌有关,控制在垄断的寡头手里,而一般民众要学会听老板的话,很容易被中共控制。那边的民主人士很可爱,但是人太少,前途灰暗。我希望他们不要指望今天奋斗,明天就变天。保留着火种,希望就会在。

德国之声:您为什么到汉堡来参加这次汉藏对话会议?

甄燊港:我们对西藏人民、对达赖喇嘛很有感情,我们同情他们的遭遇,支持他们的反抗。更重要的是,香港和西藏,其历史和现实看起来那么不同,但是其实走在同一条道路上。1951年的西藏和平解放十七条协议中,中共承诺西藏高度自治。今天的西藏发生了什么?对于香港来说,西藏只是先走一步,历史正在重复,我们必须警惕。

采访:张平

责编:苗子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