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瓦砾女”的神话

干劲十足、高高兴兴地清理二战废墟的妇女形象深深地烙在德国人的集体记忆里。但一项新的历史研究认为,德国战后并没有所谓的"瓦砾女的一代"。

Deutschland Nachkriegszeit Berlin Trümmerfrauen beim Enttrümmern

1946年,柏林,照片后来经过上色处理

(德国之声中文网)扎头巾,握榔头,在德国大城市二战后的废墟中清理着碎石瓦砾。她们被称作"瓦砾女"(Trümmerfrau)。每当"瓦砾女"纪念碑落成时,德国政治家们都会做出一些类似的表态,比如,前总理科尔2005年在慕尼黑"瓦砾女"纪念碑落成时就这样说道:"她们是德国人重建意志和求生力量的象征。"他还补充说,这座纪念碑是为了纪念大量自愿参加废墟清理工作的女性。

事实却并非如此-历史学家莱奥妮·特勒博(Leonie Treber)现在得出这样的结论。她说,德国既没有"大量"的"瓦砾女",大部分清理废墟的女性也并非出于自愿,"瓦砾女是一个德国传说。"莱奥妮·特勒博现在将自己的研究成果编辑成书出版,取名为《瓦砾女的神话》。她从2005年以来一直在研究这个被视为"学术空白"的课题并且以此为题在杜伊斯堡-埃森大学攻读了博士学位。

Trümmerfrauen Denkmal Berlin Deutschland Zweiter Weltkrieg

柏林的“瓦砾女”纪念碑

建筑公司是清除废墟的主力

特勒博说,战后的清除废墟工作主要由建筑企业完成,它们有必要的设备,也期待从城市里获得建筑项目。"如果真的主要靠妇女肩挑手扛,那么这些废墟到今天都清理不完。"不过,建筑公司也需要人民的支持。毕竟,战后德国要清除的废墟多达4亿立方米。

特勒博说,"在德国城市清理废墟的过程中,妇女只扮演了次要角色。在柏林,约6万名妇女参加了清理废墟的工作,但这只占柏林妇女的5%。在柏林的英占区,只有0.3%的女性参加了废墟清理工作。

Buchcover Mythos Trümmerfrauen Leonie Treber Klartext

历史学家莱奥妮·特勒博的新书《瓦砾女的神话》

清理废墟被视为苦役

在清理废墟的问题上,不仅妇女们不愿意干,男人们也不喜欢这个活儿,因为在德国人眼里,这并不是一个能够"展现重建意志"的体面的任务。大部分德国人都觉得这是一个"苦役"。而他们这么认为也是有原因的。

在战争期间,纳粹就在联军轰炸后让希特勒青年团、苦力、战俘和集中营里的囚犯参加清理工作。1945年战争结束后,参加清理废墟的人首先是战俘和以前的国家社会主义党成员。但由于人手不够,民众也被呼吁参加。在西方占领区是基于自愿,但在苏联占领区则大多是一项义务。

Deutschland Nachkriegszeit Trümmerfrauen in Hamburg

战后在汉堡清理废墟的女性

特勒博说,柏林当时给参加清理工作的妇女仅次于最高级的食物配给。为了吸引更多妇女参加,人们有意识地展示妇女们高高兴兴地清理废墟的画面。这样的画面深深地烙在德国人的集体记忆中。"讲话、电影和书籍都一再突出这样的形象。"

一开始,这样的媒体宣传只是在东德有市场。瓦砾女被树立为所有妇女的楷模,她们愿意也理应从事一项男性职业。但在西德,努力工作、自信、寻求解放的妇女不符合保守的妇女形象。巴伐利亚社民党政治家丽莎·阿尔布莱希特(Lisa Albrecht)1948年参观了废墟中的柏林后就写道:"看到那些在柏林清理废墟的所谓的瓦砾女,我感到非常震惊。"

Leonie Treber Autorin Buch Mythos Trümmerfrauen

历史学家莱奥妮·特勒博(Leonie Treber)

德国回忆文化的一部分

直到80年代的妇女发展史将女性塑造为重建英雄,并且就母亲育儿期纳入退休金展开讨论后,瓦砾女在西德才重新成为一个话题,并且用它来代表1921年前出生的整个一代妇女。

历史学家特勒博说,"两德统一后,没有人再去抹杀忘我的瓦砾女的形象。因为她们在东西部都是共同记忆文化的一部分。"因此,特勒博的研究并不能得到所有人的理解。她说:"战后确实有干劲十足,坚强的甚至去清理废墟的女性 ,但她们明显只是少数。"